奥运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不满伊娃 俄罗斯兴奋剂风波依旧

郭宣体坛+特约记者,俄罗斯体育专家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洛桑举行专题讨论会。通常情况下,这只是一个学术方面的会议,然而,由于俄罗斯兴奋剂风波问题,其成为了一个举世关注的体育世界动向性会议。期间,俄罗斯的体育官僚们一直在忍耐,而且,如果他们忍耐成功,那么,11月份,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就可能恢复工作。一旦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成功复位,其实就是意味着俄罗斯兴奋剂风波彻底过去了:残奥会运动员可以参赛,田径回归,当然,俄罗斯也不可能再失去2018冬奥会。

  然而,事情好像并不是一帆风顺,近三天来洛桑传出的每一个消息,都能让俄罗斯体育界崩紧神经,俄罗斯著名体育评论员安德烈·伏多文就此提出了自己的解读。

  “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监察委员会由伊辛巴耶娃领导,我们不喜欢。”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宣称。

  为什么不喜欢,没人做出解释:就是不喜欢,这就是全部。伊辛巴耶娃没有兴奋剂丑闻,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用于获得原谅的“路线图”也没有对其监察委员会主席有任何规定。于是,现在没人知道如何做了。

  “麦克拉伦报告中所列事实的可信性,没有引起怀疑!”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克雷格·里迪表示。

  但是,国际奥委会和各国际体育联合会有疑问。否则,早有上千名运动员被禁赛了:麦克拉伦教授在自己的报告上列举了上千名运动员的违禁事实。

  “我们请求奥委会和俄罗斯公开宣布,他们已经尽了全力去承认尤利娅·斯捷潘诺夫等线人在为纯净体育而战中的贡献!”国际反兴奋剂机构协会主席宣布。

  国际反兴奋剂机构协会是一个致力于加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影响力的组织,希望其能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并希望其能获得处罚权。尤利娅·斯捷潘诺娃,就是那个最初用了兴奋剂、之后又做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线人并据此发起了针对俄罗斯田协攻击的那位女运动员,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特许他参加了2016奥运会。

  “我们开发了移动手机应用,可以让线人们更多的举报兴奋剂违规行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总经理表示。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真的做了一个互联网应用系统《Speak Up!》,通过这个系统,该机构的线人及情报提供者甚至可以在不在线的情况下举报兴奋剂违规情报。而且,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还明确指出了“线人”及“情报提供者”之间有什么区别:线人只是提供单个的情报,而情报提供者则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保持稳定的合作。

  “如果有人想给您带来危害,那么,这种危害,有可能是在十年之后他已经达到自己目标之后才出现。因此,不要相信某些人确保您安全的保证。而我的任务,就是保密。找到线人并保护他。”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负责情报收集的官员表示。

  这就是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为负责自己情报提供者的安全。

  “很多人讲,不相信罗德琴科夫,说他是犯罪人员。但事情不是这样的。首先,如果他没说实话,他就会失去签证。第二,我们的调查反应了他的指证。”麦克拉伦教授解释为什么罗德琴科夫的证词是真实的。

  于此同时,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并没有解释,为什么罗德琴科夫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兴奋剂行为受到惩处。

  “禁止运动员用哮喘药?允许因医学原因使用违禁药,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不想禁止任何人用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克雷格·里迪表示。

  这也就是说,因为哮喘或是其他什么原因,使用了禁药的运动员,不会受到监控,也没人准备监控。现在,注意力就是在俄罗斯这。

  现在,不得不再等了。俄罗斯体育解禁的下个机会,应当是五月份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创始人委会会会议了。 

更多好玩有趣的体坛爆料,就在体坛+官方微博:体坛加体坛+官方微信公众号:体坛p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