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

恒大后亚泰跟随上市步伐 球队盈利才能健康发展

陈丁睿

文/陈丁睿


19个月前,习惯在中国足坛开创历史的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正式挂牌成为“新三板”公司,在马云和许家印共同敲钟后,广州恒大淘宝为自己贴上了“亚洲足球第一股”的标签。不过,在未来一段时间,如果长春亚泰足球俱乐部上交的上市报告能够通过中国足协和中国证监会的审查,他们就有机会成为第一家A股上市的中超俱乐部。如此一来,广州恒大的“亚洲足球第一股”或许就要加上定语了。

对于公众而言,长春亚泰的上市申请有些突如其来,毕竟,在中国足球的金元浪潮中,这支保级球队并不算显山露水——在今年2月以1981万镑引进伊哈洛之前,长春亚泰的单笔转会最大投入不过425万镑,而在2017赛季到来前,他们的引援花费纪录更是只有210万镑。但就在这样的低调下,长春亚泰的A股上市意向却透露了一个信息:这家俱乐部已经在近3个会计年度实现了净利润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换言之,在中超联赛尚处于“亏钱不眨眼”的时代时,长春亚泰却成了一个异类。

5月末,中国足协发布的《关于限制高价引援的通知》引起热议,其中“对处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征收引援调节费用”也着实引人关注。虽然中国足协还未对“亏损状态”进行详细解释,也并未公布核算的条件,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现阶段绝大多数球队都无法逃避亏损的折磨。根据《2016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公布的数据看,上赛季唯二盈利的中超球队,就是小成本投入的长春亚泰(2256万元)和延边富德(1.45亿元)。当然,由于绝大多数中超球队并不会公开发布财报,这份报告的数据真实性有待考证。从目前情况看,只有连续两年发布年报的广州恒大淘宝,可以成为外界探究中超球队收入和支出概况的模板。

今年4月末,广州恒大淘宝公布了2016年度财报,虽然净资产提升到6.07亿、亏损数也略有下降,但净利润仍然保持在负8.12亿元(2015年,-9.53亿;2014年,-4.83亿元)的水平。在财报的成本一栏,职工薪酬费用无疑是最主要的支出,总计15亿元中的11亿,都是恒大账下的人员开销(包括税款和工作人员薪酬)。相较于如此巨大的支出,广州恒大淘宝的“回血”就稍显逊色——即便他们已经是2016赛季从中超分红最多的球队,收益超过7000万元。

整个2016年,广州恒大的门票收入约为4700万(亚冠早早出局),占营业收入8.51%,远低于2015年的2.1亿元(中超亚冠“双冠王”);广告收入约4亿元,占营业收入71.16%;商品销售收入约1000万,授权使用费约为300万,而依仗于中超联赛进入“80亿时代”,相关比赛出场费或奖金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1亿元。毫无疑问,广州恒大是目前中超联赛最具商业价值的球队之一,但即便如此,许家印们也仍然很难从金元时代的中超赚取填补支出黑洞的收益。巨额亏损,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没错,我们或许能在转会费和工资额度与欧洲五大联赛抗衡,但从联赛和俱乐部的产出能力看,中超与英超仍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不久前,英超官方公布了2016-17赛季各支球队的分红概况,其中包括均摊的国内转播费、海外版权费以及商业开发费,仅仅是这三项,每支球队的保底收入就达到了8000万镑。正因如此,即便是惨遭降级噩运的赫尔城、米德尔斯堡和桑德兰,也仍然能拿到将近1亿英镑的赛季分红。倘若再加上英超联盟特有的对降级球队的经济扶持,他们也并不会由于暂别英超而一蹶不振,入不敷出。正是依仗于如此强大的产出能力,即便在英超战绩平平,诸如西汉姆联、纽卡斯尔联、南安普敦甚至桑德兰,都出现在了2017年世界足坛德勤排行榜上。以跻身前20名的西汉姆联为例,他们之所以能压过国际米兰、里昂、本菲卡等传统强队,就是依仗占比达到60%的转播收入。

专业球场,转播版权——除去那些自成品牌的超级豪门,多数职业俱乐部都要以这两个要素为基础,从而推动整个商业体系的良性循环。对于中超联赛和中国足球而言,一切仍然处于起步阶段。


更多好玩有趣的体坛爆料,就在体坛+官方微博:体坛加

体坛+独家稿件,严禁一切非合作形式的转载行为。体坛+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内容及版权合作请联系

微信:416071724

电话:(010)51696915-8036

广告商务合作:400 8929 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