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吧!爸爸》演中国女足版本 最美小花父爱如山

中国之队 06-18 18:30

父亲,这个词沉甸甸又暖融融。他们用一生目送我们在生命里远去,我们又用一生祈盼他们在岁月中归来。王朔曾在《致女儿书》中深情地写道:“你在宇宙洪流中,受到我们的邀请,欣然下车,来到人间。”今天这个温暖的日子,让我们来听一位女足队员和父亲的故事,听一听《摔跤吧!爸爸》中国女足版,听一听这“宇宙洪流”在绿茵场上的回响。

1.jpg

女足小美女熊熙和父亲

踢球吧!爸爸

如果你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你会送她去踢球吗?51岁的熊伟新用实际行动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2015年代表中国U16女足国少队参加亚少赛时,外表清丽可人的熊熙就曾引起人们的关注。今年全运会预赛,熊熙代表广东U18女足出战,凭借一脚世界波绝杀和清纯的外表,迅速成为新晋“网红”。而熊伟新,正是熊熙的爸爸。一个像熊伟新这样对女足如此痴迷的爸爸并不常见,这对父女的故事,堪称是《摔跤吧!爸爸》的中国女足版。

启蒙

熊爸:“1991女足世界杯的情结,让我决心培养女儿踢球”

熊熙:“因为爸爸喜欢足球,非得让我参加男生的项目”

熊伟新的女足情结始于1991年。彼时,第一届女足世界杯在广州举行。喜欢摄影的熊伟新搞到了一张摄影记者证,现场拍摄了世界杯的决赛。那个年代用的还是胶片相机,熊伟新把所有的胶卷都打光了。培养一名女足运动员的想法,也从那时起,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

熊伟新有三个女儿,分别出生于三个不同的女足世界杯年:1991年、1999年和2003年。最初,熊伟新是把足球梦寄托在大女儿身上。有一次幼儿园组织踢球,熊伟新兴冲冲给大女儿买齐了一身装备,但后者却因为踢球时膝盖摔破了皮,早早挂靴。三女儿是个学霸,和老爸一样热衷户外,却不喜欢足球。唯有出生于1999年、身体条件最差的二女儿熊熙,走上了足球这条道路。

关于熊熙是怎样开始踢球的故事,父女两人的描述并无二致。熊伟新是一支业余球队的门将,每周都会踢球。小熊熙在一旁看着,自己也玩上两脚。熊伟新的队友大多都是退役球员,他们看中了熊熙的球感,建议熊伟新可以培养她。

熊熙就这样被送到了广州足球名宿赵达裕所开设的足球兴趣班。班里30多个孩子,她是唯一的女孩。熊伟新每天跑去看训练,并认定女儿有踢球的天赋,索性让她转学到了广州的足球传统名校、后乐园街小学。这个决定当时在熊家炸开了锅——要知道,熊伟新一家原本住在越秀区,在广州属于最好学区之一。“当时家人、别的家长和其他朋友都说我疯了,为了让女儿踢球,搬离这么好的学区。”多年以后说起这段往事,熊伟新还颇为“得意”。

2.jpg

父亲和小熊熙

好在,熊熙的足球道路也因此得以展开。用熊伟新的话来说,当时在广州,后乐园街小学的校队基本是不可一世。作为男足校队里唯一的女生,又司职前场,熊熙频频攻破对方男足的大门,“在广州颇有名气”。

熊伟新毫不避讳,他是把自己的“女足情结”,寄托在了熊熙的身上。当被问及熊熙最初是否抗拒踢球时,熊伟新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一点都没有抗拒,她对足球兴趣很大。”但熊熙的说法却不同:“小时候刚开始踢球的时候,我就一直认为,只是爸爸喜欢足球,所以让我也同样参与这个项目。当时我还特别不情愿,觉得男孩子的项目,爸爸非要让我参加,所以特别反感训练。”

成长

熊爸: “她以前每堂训练我都看,但现在没有沟通了”

熊熙:“我偶尔理解老爸,他只是想了解我的生活”

多年以后,当熊熙在电影《摔跤吧!爸爸》中看到阿米尔·汗饰演的父亲时,感觉就像见到了自己的爸爸。

3.jpg

《摔跤吧!爸爸》曾感动万千观众

“小时候,我爸就对我特别严厉。早晨六点不到,我就要赶去学校训练,然后接着上课,下午放学跟男足训练。我一个女孩子,跟男足一起踢球,搞得我也跟男孩子一样的。”转学后,熊熙每天都要倒两趟公交才能到学校。头两天,奶奶不放心三年级的孙女,陪着她一起上学,还被熊伟新骂了一顿。

但另一方面,每天早晨,熊伟新都会从自家屋内,看着窗外的熊熙拖着行李式小书包的箱子,离开小区,穿过小巷,往公交站的走去,直到渐渐消失。“她每天出门很早,街道很安静,我在28楼都能听到她拉小箱子的声音,咯噔咯噔地越来越小……”熊伟新说着说着,有些哽咽,补了一句,“其实还是挺担心的”。

在电影中,阿米尔·汗给自己两个女儿剪短头发的画面,也让熊熙感同身受。“小时候,每次爸爸都会把我骗去理发店,给我理特别短的头发,就跟小男孩一样。别的小女孩都扎特别好看的辫子、穿裙子,可我每次出去就会被陌生人叫成小弟弟。每次我都特别难过,还会哭,但下一次的我还是会被他骗去。”直到初二,熊熙才第一次留起了长发。

“熊熙小时候,都不敢告诉别人,她是一个女孩子。”熊伟新倒也坦然承认这段历史。每当有人夸熊熙漂亮,他都会拿出熊熙小时候那段“男仔头”的历史来说事。别人不信,他还会去翻照片;而当别人看了照片,他又得意于对方“根本不敢相信熊熙现在变得这么漂亮”。

4.jpg

短发时的熊熙

在踢球方面,熊伟新跟熊熙强调最多的,是不要受伤:“我认为一个运动员的职业生涯不是到18岁,而是要坚持到30岁、35岁。你早早就落下满身伤病,一点好处都没有。”他自己搜索很多国外网站,学习一些运动康复学的知识,然后教熊熙该怎么做。

熊熙迄今为止没有出现过什么重大伤病,这是熊伟新最引以为豪的。有时熊熙受点伤,他也不心疼:“反而是她踢的不好时,我会心里很不舒服。” 有一次,熊熙踢球时被人从后面踢了一下,落地的时候左手着地。回到家,熊伟新也没怎么放心上,就让熊熙敷冰一下,说第二天晚上就会没事。结果熊熙当晚左手痛得不行,送去医院一查,才发现是骨裂。

在熊熙进入省队之前,熊伟新几乎每天都会跑去看女儿训练、比赛。他想不通,为什么从来都见不到其他的家长。但这两年,熊伟新也不怎么去现场看女儿踢球了。他觉得熊熙进入了叛逆期,有些失落:“以前,她大事小事都找我聊;现在,她找她妈妈比找我多,几乎跟我没有什么沟通了。”

熊伟新依然时刻掌握着熊熙的动态,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熊熙微博所有的粉丝,关注她的、给她留言的,熊伟新都会去调查。如果有记者要求采访,也会受到同样的“待遇”。熊伟新还加了熊熙很多队友的微信,试图从对方的朋友圈里,了解女儿的动态。熊伟新明白,“熊熙很反感我这点。”

“我偶尔会很反感,但也偶尔能理解他。”熊熙本人倒是能对父亲的这种做法一笑置之了,“因为我一直都在球队里生活,不在爸妈身边,他们想关心我、了解我,特别想知道我现在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从这一点上,我很能理解他。可是偶尔反感呢,就感觉我爸偶尔方法不对。”

梦想

熊爸:“熊熙这十年来的每一步,都在我规划内”

熊熙:“想延续爸爸的梦想,也成了我的梦想”

在熊伟新看来,熊熙如今的走红是顺理成章的:“她这十年来,每走一步,其实都在我的规划内。”

在地方队,熊熙这一路的足球生涯算是比较顺风顺水。但到了国字号层面,由于身材过于瘦弱,熊熙的竞争力并不强。2014年青奥会,熊熙原本也报上了大名单。但因为赛前拉伤,她只能坐在看台上。后来,中国队以横扫之势夺得青奥会冠军,熊熙却不得不提前坐飞机回家,哭得一塌糊涂。当时,熊伟新正在海南玩冲浪。他心里和女儿一样难过,却不知该如何表达。

2015年亚少赛,熊伟新原本没打算去现场。他知道,以熊熙的实力,很难获得出场机会。但收到时任国少女足主帅高红之邀,熊伟新中断了四川的旅行,赶到武汉,去帮国少队拍照。小组赛第三场对阵伊朗,中国女足在已经提前出线的情况下,派出了大量替补,每一名球员都得到了上场机会——其中也包括熊熙。那是熊熙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身披国字号战袍,也是她迄今为止最紧张的一场比赛。“当时我在场边拍照,急的都要跳起来了。”熊伟新说。

那一届亚少赛,中国女足国少队在武汉所下榻的酒店,正是熊伟新1999年出差时,收看女足世界杯时所住的酒店。那一年,熊熙出生;而当时获得世界亚军的中国女足门将高红,在多年以后,成了熊熙的教练——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timg.jpg

熊熙在比赛中

熊熙走红之后,有关她的采访和商业邀约,熊伟新大多都很配合。“原本我是不想让熊熙接受过多的曝光和釆访的,但她们队队医说的一句话特别触动了我。他说,‘你们这群女足运动员,这么努力,成绩也不错,但是别说喜欢了,甚至都没有人知道你们的存在。’”

在熊伟新看来,女足是需要这样的推广和关注的。有小男生在熊熙微博下留言“花痴”,熊伟新也很理解。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自己当年也曾很喜欢当年中国女足的第一美女韦海英,所以他能理解这些男球迷的心情。熊熙多少也认同父亲的观点,把接受采访和参加活动,都当成是对女足的推广。

踢了近十年足球,熊熙也从最开始的抵触,慢慢变得喜欢上了足球。父亲的“女足情结”,不再是压在她心头的负担。“我现在就有一种特别的使命感,想要替爸爸完成他年轻时候的梦想。我想要好好延续他的梦想,而且这也变成了我的梦想……”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