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教练:施密特哲学融入球队 国安该获更多冠军

陈丁睿 07-12 14:49 体坛+原创

来到北京一周有余,吉姆·麦吉尼斯还没有完全适应7小时的时差,以至于在周一早上准备用餐时,他才意识到现在是爱尔兰当地时间凌晨一点。不经意之间,他已经错过了曾经无比重视的盖尔式足球比赛。作为北京中赫国安的新任心理教练,爱尔兰人刚度过了繁忙的一周,他在酒店住处、俱乐部和工体外场之间,形成了略显单调的、“三点一线”的生活习惯。甚至直到上周六比赛日当天,他才第一次走进工人体育场内场,用自己的脚步丈量着球场的长度和宽度。虽然职位仅是心理教练,但在施密特眼中,前者在心理调节、技战术布置以及球队管理方面都有着独到的见解。

7月11日,已经在《爱尔兰时报》撰写两年文章的麦吉尼斯,再度更新了专栏,与以往不同,他这一篇除了兼顾老本行——盖尔式足球,还特意提到了对北京、“御林军”乃至中国的初印象。毕竟,在跨界考取欧足联B级教练证以及出任苏超凯尔特人顾问和U-20教练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全职担当一支顶级联赛足球成年队的教练职务。

image.jpg

在麦吉尼斯的记忆中,过去10天犹如白驹过隙,但对于从法兰克福机场启程的那一天,他还是记忆犹新。麦吉尼斯说,当他正式落座后,头脑中的琐事不断地萦绕和闪回:“你留下的那些东西,包括家人、朋友,还有在苏超凯尔特人履职的特别经历,都开始频繁出现。而对于未来的不安和惶恐,也不失时机地涌上心头”。

相较于幅员辽阔的中国,苏格兰就是个小乡村”,麦吉尼斯如是写道:“北京的机场真的很大,当教练团队从抵达口走出时,很多媒体和记者都在那里翘首以盼。当然,北京的夏天非常炎热,走出机场后,我们就被拉到了将要下榻的酒店。很可惜,我没有很快找到爱尔兰啤酒,但从紧凑的时间看,我也没什么空闲逍遥自在了。翌日早晨7点,所有教练组成员就接受了俱乐部的体检,罗格·施密特先生在北京的工作正式开始了。”

在麦吉尼斯看来,北京是一座没有明确市中心的城市,就算开车开上40分钟,你也不会有离开中心区的感觉。不过在过去一周,爱尔兰人也没有闲情逸致与同事们逛逛中国首都,绝大多数的时间,他都是与施密特、巴特莱特等人待在工体外场抑或会议室之内。

时间紧,任务急,作为亲身参与者,麦吉尼斯目睹着施密特为中赫国安带来的改变:“你可以感觉到,罗格坚持的足球哲学很快地融入了球队”。在日常训练中,爱尔兰人惊讶于施密特对细节的把控和强调,似乎比赛中发生的一切情况,他都要在训练中加以演练,并找到答案。当然,若想尽快将全新的DNA注入球队,“御林军”的全新教练组势必要克服语言和文化的障碍,放眼这支球队,有巴西、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和西班牙外援,而教练组中,也有德国、爱尔兰、奥地利和英格兰人。但从麦吉尼斯的反馈看,这样多元的队内氛围只是“很有意思”,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困难,“俱乐部配备了3、4名翻译,大家各司其职。所以在球队开会时,总有很多个声音出现。一切都进行得井然有序”。

methode_times_prod_web_bin_a25e959a-5dc4-11e7-ad31-8e588690cd15.jpg

或许是来到球队的时间太短,麦吉尼斯此前一直在担心,这支低谷中的球队究竟能吸收多少全新的理念?毕竟,对阵广州恒大的备战时间只有5天而已。但从击败中超冠军的过程和结果看,麦吉尼斯显然得到了心满意足的答案,他说,“仅仅一周时间,施密特就让国安踢出了他想要的足球。2比0的比分固然可喜,但更让我难忘的还是球队打出的比赛内容”。

除此之外,“御林军”另一个让麦吉尼斯记忆尤深的特质,就是全队深厚的团队主义精神。爱尔兰人在专栏中写道:“即便是没有首发的球员,他们也会为场上的队友送上不遗余力的支持。而到了中场休息时,每一个人都是参与其中,根本没有事不关己的情况发生”。

顺带一提,麦吉尼斯非常喜欢“御林军”的队徽,那上面的绿色、金色以及1992(他作为球员夺得爱尔兰全国冠军),都像是他的盖尔式足球母队——多内加尔GAA在另一个平行时空的投射:“没错,这个队徽上理应排列着更多的星星。”(陈丁睿)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