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二次转会遭遇严寒 引援金额只占去年十分之一

王晓瑞 07-14 09:01

体坛周报记者王晓瑞报道

即使距离7月14日24点的二次转会窗关闭时间,还有接近一天,似乎理论上仍有重磅引援出现。但不可否认的是,中超今夏的转会将是近些年最冷清的,无论从引援人数还是金额来讲。截至13日晚,16家俱乐部的二次转会引援金额,约为1383万欧元,这一数字仅是上赛季同期的10.72%(1.29亿欧元)。

“回马枪”频现

在今夏的二次转会之中,颇具人气看点的几笔转会,毫无疑问包括广州恒大从达伽马队购回昔日王牌穆里奇。然而,作为2010年中超及中甲二次转会市场上的标王(当时以240万欧元加盟还在中甲的恒大),此番是以自由身形式回归。实际上,这也是基于目前中超新政背景下的一种新战略:用熟不用生、低价购入那些曾在中超大红大紫的实力派。无独有偶,恒大的同城对手富力也在关窗前两天,以同样的方式引进前舜天中卫奥特森。

除此之外,另一种“回马枪”引援方式,则是将之前暂时放弃的球员重新纳入一线队。比如塞恩斯布里重返苏宁,以及恒大和华夏分别为金英权和热尔维尼奥注册。而在现有中超新政的影响下,俱乐部玩起了情怀,或许容易赢得球迷的心。

但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在过去几年的夏季转会,纵然也有自由身形式引援,但不乏大牌球星。比如卡努特、德罗巴和罗比尼奥等。可如今,这种性价比超高的“零转会”已难出现,也从另一层面印证今夏市场的冷清。

韩帮大面积逃离

今夏二次转会的另一特点,在于诸多韩国籍外援的逃离。曾几何时,亚洲外援的引进,是中超转会市场上的一道靓丽风景线。特别是恒大队2012年夏天购入金英权(当时以200万欧元加盟),一度被誉为韩国球员登陆中超的典范。此后,张贤秀、金周荣、金基熙、洪正好等一批韩国国家队中后卫相继到来,且多数人都随队征战亚冠。但伴随着中超于今年改为三外援政策,他们已很难有球可踢。

例如张贤秀,效力富力期间的表现有目共睹,但进入2017年,因为亚外名额被取消,他仅在中超和足协杯各出场一次。长期不能参加比赛,也影响到其在世预赛的表现。无奈之下,张贤秀只能重返旧主东京FC。而像洪正好和金亨镒,也因为所属球队另有其他亚外人选,于夏季转会期被放弃。同时这一股离华潮,也波及到韩国前场球员。最典型者便是金承大,虽然今年他在中超也有入球进账,但最终被遣返回老东家浦项制铁。

目前,在金亨镒、张贤秀、金承大、尹比加兰离队且洪正好寻求转会之时,剩余的韩援仍有7人。但金基熙、郑佑荣、金英权、黄锡镐和金周荣5人,主力位置并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权敬源的情况稍好,可同样要和莫德斯特或帕托一起竞争。至于延边新援黄一琇,虽有新科韩国国脚的头衔,但毕竟是中超新手,前景难料。

一夏回到解放前

过去几年,被资本炒热的中超转会市场,动辄几千万欧元的大单。可时至今日,各队二次转会的总投入额还不到1500万欧。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数字同2011年夏季转会净投入比较接近,当时约为1345万欧。

当然再往前计算,这个总投入额更低,甚至还不到500万欧。实际上,中超流行二次引援购入大牌,也正是从2011赛季兴起的。当年,广州恒大以1000万美金(约为820万欧元),推动了整个联赛的千万级引援。随后,这一数字便不断上涨,直到去年夏天,浩克以5580万欧元加盟上港。今年,在中超新政颁布后,各队在投入方面谨小慎微。像苏宁买入穆坎乔的价格(550万欧),恰好压线;而权健搞定莫德斯特的方式更为特殊:租借2年,费用为600万欧元,合同中附带2900万欧元的买断条款。

不可否认的是,新政令各队引援趋于理性,也影响到新援质量。目前来看,除了莫德斯特名气哨响,其余新援均难同以前的浩克、保利尼奥、德罗巴等人相比。甚至在延边队,还有试训外援一说。而像征战联合会杯的众喀麦隆国脚,因为价格相对便宜,且在最近的联合会杯赛上有过表现,自然颇受青睐。巴索戈之后,穆坎乔投奔苏宁,鲍马尔、贝卡门加加盟辽宁。

至于内援市场,更是冷静得离谱。今夏,仅有裴帅转投天津权健比较轰动。剩余几笔转会单,多是U23球员的进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