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宾:跳水队世锦赛丢金不可怕 没忧患意识才可怕

张宾 07-17 11:13

特约记者张宾报道

梦之队喊了这么多年的来了,这一次真的来了。

布达佩斯世锦赛首日,中国跳水队在三个项目决赛中丢掉两枚金牌。男子双人三米板继世界杯、奥运会后,又一次在国际大赛中与冠军失之交臂。

梦之队领队周继红个人非常不喜欢丢金这个字眼。若干年前,她曾经当着众多记者的面纠正过采访她的记者。后来,或许习以为常,她不再抠字眼了。

曹缘03.jpg

丢金意味着梦之队拿金牌是理所当然的。与统治力超级强大的国乒一样,跳水队拿金牌司空见惯,不再是新闻了,丢金牌才称得上新闻。可是,大约在六年前,周继红就很有忧患意识,经常在采访中谈到竞争对手的强大。从她的话语中能够感受到她的谨小慎微。之后数次大赛的结果也证明周继红的担忧可能被扩大化了。

国乒有绝对的统治力,甚至为了让对手跟着一起玩,苦心积虑地推出了养狼计划。但在周继红眼中,跳水这个项目压根不存在养狼一说,因为早已群狼环饲。

这并不是杞人忧天。无论是男子项目,还是女子项目,中国梦之队在过去很多年都在仰仗老将。何冲如果不是为了给弟弟何超腾出位置,他和秦凯这样的老臣仍旧是里约奥运会的核心。吴敏霞能够坚持这么多年,除了个人的努力付出,年轻一代无法抢班夺权也是关键因素。何姿一出道就被看做是“郭晶晶的接班人”,可直到退役,总感觉她差点什么。

新人无法取代名将的核心地位,在跳板上表现得尤为明显。2008年,何冲、秦凯在男子三米板这个项目上双星闪耀。在他们迈进30岁门槛时,没有太多年轻人顶上来,曹缘由跳台改为跳板登上了里约奥运会冠军领奖台。多年以来,梦之队人才济济,跳台转跳板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按理说,跳台人材迭代更为频繁,新人的确层出不穷,但像陈若琳这种霸主地位的女子选手还没有出现。男子跳台出现了陈艾森这个领军者,但再也没有当年周吕鑫、林跃、火亮、应宏等群星璀璨的局面。

梦之队人材方面遇到困境是不争的事实。练这个项目的孩子呈现出萎缩趋势,选材面越来越窄。以中国跳水的教练人材储备以及科学的训练方法,如果选材面很广的话,天才会批量涌现。

伦敦奥运会和里约奥运会,梦之队仍可以派出以老带新的阵容。到了这届世锦赛,换血势在必行,17人阵容中仅7人参加了里约奥运会。参加了两届奥运会的曹缘和邱波却有着不一样的际遇——21岁的曹缘肩负着捍卫3米板的重任,而曾经的“满分先生”邱波却只能在混双这样边缘项目打酱油。

竞争对手方面,越来越多的国外选手开始冲击更高难度。现在男子双人三米板,109C已经成为标配,德国组合甚至开始尝试难度系数3.95156B。男子跳台,难度大战会更加激烈。

内忧外患之下,梦之队迎来了布达佩斯世锦赛。练兵是中国跳水队这次世锦赛的最主要目标,很多组合都是全新的,需要大赛检验。另外,男子三米板等项目,曹缘、谢思埸等人在冬训中都在冲击新难度。

世锦赛第一个比赛日,跳水队的成绩并不令人意外。曹缘与谢思埸搭档仅半年时间,且谢思埸脚踝还有伤,获得银牌这个结果可以接受。女子1米板为非奥运项目,成绩并非重要考量指标。

从结果上看,的确来了。这一方面是因为越来越强大,另一方面梦之队再用更多时间磨刀,并没有将布达佩斯世锦赛当成是兵家必争之地。

着眼东京奥运会,才是梦之队的战略重点。布达佩斯世锦赛,梦之队的成绩可能往届那么耀眼,这就是成长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有忧患意识并为之付出代价,并非不可接受,没有忧患意识才是最可怕的。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