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化选手失金巴林难超中国 细数“亚洲雇佣兵”模式

孟巍 08-12 08:41 体坛+原创

      体坛+特约记者孟巍报道

      女子3000米障碍决赛,或许是本届田径世锦赛最能称之为冷门的赛事,两位美国白人姑娘,在一群亚非黑人选手里傲然杀出,最终拿到冠军和亚军。就连她们自己都感到难以想象,抱头痛哭庆祝这一非凡的胜利。

      有人胜利到哭泣,有人自然会落寞到哭泣。21岁的巴林选手杰贝特,去年拿下里约奥运会冠军。今年只获得第五名,对她来说,这名次接近于羞辱。

      如果杰贝特夺冠,奖牌榜上巴林就将超出中国,在亚洲成为老大。上届世锦赛(1铜)和里约奥运会(1金1银),巴林都是仅次于中国的亚洲田径二号队伍,这要翻身在上,岂不具备历史性意义?值得一提的是,截止到目前,本届世锦赛中只有中国和巴林两个国家在金牌榜上有所斩获。

WechatIMG295.png

      当然,全国总人口150万都不到的巴林,没有办法依靠本国的田径人才,来和人口基数大了近1000倍的中国抗衡。他们只能靠归化非洲田径人才来实现非常规超车。

      这次巴林拿到女子马拉松冠军的罗斯·切里莫,2015年才从肯尼亚归化到巴林,获得第六名的里约奥运女子马拉松亚军基尔瓦,和切里莫的情况相同。在女子400米发挥惊人,最终拿到亚军的纳塞尔,则是尼日利亚人,2014年归化到巴林。而出生肯尼亚的杰贝特,2013年归化。巴林不会去归化诸如迪巴巴姐妹这种级别的超级选手,他们要么找徘徊在国家队边缘的人物,比如切里莫,基尔瓦,要么在有潜力的青少年中去寻找,比如今年才19岁的纳塞尔和20岁的杰贝特。

      在男子方面,也有一位归化选手为西亚国家拿到了奖牌,他就是400米铜牌得主哈罗恩。20岁左右的他来自苏丹,据说连具体的出生年月日都没弄清楚,但没关系能跑就行。2015年成为卡塔尔公民之后,哈罗恩立刻回报给新祖国一个室内世锦赛400米亚军。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巴林、卡塔尔和阿联酋,在归化非洲田径选手方面,都是“做得很绝”的国家。但对此也看不惯的国际田联都没有出台法规禁止这样的交易。    

      世界上够得上“人口大国”四个字的,也只有中国和印度了。而中国如今也在冰球上大搞特殊政策,放行一些美加华裔选手为中国冰球、特别是男子冰球队增加实力时。说到冰球,韩国女子冰球的操作方式和中国类似,但男子冰球,则直接去找和韩国毫无血缘关系的纯美加选手,在女子高山滑雪、雪橇等项目上,也归化了纯俄罗斯和德国选手。

777e6d6c45da49e881c5bdcdea0e0d22.jpg

      日本这块做得“比较灵活”,有直接把外国选手拿来用的招数,但要说更普遍的情况还得是混血,当然混的是欧美非这些容易出运动奇才的地区。现在男子短跑打出一定国际名声的萨尼布朗(混加纳)和剑桥飞鸟(混牙买加)就是此例。不过日本史上最强的混血田径选手还是拿到过04年雅典奥运会和11年世锦赛冠军的室伏广治。父亲是日本链球选手,母亲是罗马尼亚标枪选手,合力培养出室伏广治这样一位亚洲田坛的标杆性人物。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