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大革命》连载第8章第6节:大赛均注下盘

08-14 09:00 体坛+原创
徐鑫炜《体坛周报》国际部副主任

第8章 仙人抚我顶

第6节 大赛均注下盘

北京时间2014年6月13日凌晨4点。

世界杯揭幕战在圣保罗打响,东道主巴西迎战克罗地亚,贾秋明投注了12000元克罗地亚受让球半1.875水。有了任超神功灌体,学到两招世界杯投注策略之后,贾秋明好说歹说,总算让夏梦雨特批了6万元作为世界杯专项博彩基金,等于是把这些年赌球的钱连本带利全投了进去。

任超教贾秋明的第一招,核心思想是世界杯、欧洲杯专买下盘。从1930年到1990年共14届世界杯,除去1950年没有决赛,13场决赛中只有3场90分钟内战平,而从1994年到2010年的5届世界杯,竟有3次决赛战平,2次打到点球决胜。不只是决赛,淘汰赛中平局的比例也是飞速往上涨,早年间点球大战是稀罕物事,如今人们已是司空见惯。为何平局暴增?因为只要不是平手盘,平局就意味着出下盘,而大赛中投注上盘者永远是多数!

世界杯球迷和赌民群体中有一大半是凑热闹型选手,他们对盘口、赔率知之甚少,投注往往是跟风强队,而强队往往是上盘一方。进入90年代后,足球博彩逐步席卷全世界,投注量与日俱增,上盘和强队吸纳到的投注额越来越多,庄家在世界杯上出手的频率也就越来越高,于是世界杯、欧洲杯这种大赛的比赛结果预测往往便有迹可循,而不是像平日联赛那般,庄家和赌民全都在盲人摸象,庄家盈利多靠抽水,赌民赢钱全靠运气。

2010年世界杯,强队不给力的表现让中国诞生了一个爆红的网络词汇:上天台。上届冠军意大利2平1负小组垫底,上届亚军法国1平2负同样小组垫底,永恒大热英格兰1胜2平涉险出线,小组赛阶段爆出冷门无数,可怜的赌民们还能怎么办?只能是排队上天台。

当时这个词开始流行时,将于决赛前领取大学毕业证书和学位证明的贾秋明,不禁想起了大一大二时同学间流行的说辞。若是某一门课考试太难,两名同学见面打招呼时的对话往往就是:“主楼天台还有位子吗?”“都排满啦!”京华大学早年间几乎年年都有学生跳主楼,曾有亲历者回忆,自己正站在厕所窗边抽烟,只见眼前黑影一闪,事后方知竟是有人跳楼。还有一次,有位同学在食堂大谈特谈当天有人跳楼,口若悬河之际,邻桌有人质疑他并非亲眼所见,这位仁兄满脸委屈:“跳楼那位把我自行车都砸坏啦!”

既然投注上盘和强队难免上天台,那就反其道而行之,投注下盘呗。任超向贾秋明传道之前,问了他一句知不知道翻倍法,目的倒不是要让他用翻倍法投注下盘,而是要让他对比翻倍法和下均注的优劣。

如果有一组比赛,已知投注胜率高于50%,任超认为翻倍法最多只应设置翻4场,即分别投注本金的1/15、2/15、4/15、8/15,若是投注过程中当真不幸遇到4连败,那就毅然决然断臂割肉,接着玩总能赚回来。若是设置翻5场,即便是在不考虑水位的情况下,每个投注循环的盈利额也只有本金的1/31,在任超看来利润太过微薄,已经到了不值一搏的地步。

何况若真是遭遇了4连败,多防1场的意义其实已不大,很可能继续连败下去,比如2006世界杯有人用翻倍法追单双数,结果从小组赛第2轮D组墨西哥0比0安哥拉开始,竟然连出10场双数,管你翻4场还是翻5场统统死翘翘。所以,任超建议如果翻倍法某个投注循环被打穿,先别急着从头再来开始新的投注循环,而是等到输盘循环彻底结束。比如追单数,那就等双数循环结束,比如追下盘,那就等上盘循环结束。

既然翻倍法只翻4场,任超认为下均注也只用防备连续4场输盘,也就是每场均注投注本金的1/5。确定了两个投注系统之后,接下来便可以进行比较了。

在不考虑水位的情况下,假设有100场比赛,其中a场赢盘,再设本金为1。如果翻倍法系统无一投注循环被打穿,那么可以达到盈利最大值,共有a个投注循环盈利,每个循环盈利1/15,共计盈利a/15。均注系统下,则是a场盈利、100-a场亏损,由于每场投注额为1/5,共计盈利(2a-100)/5。均注系统盈利-翻倍法系统盈利=(2a-100)/5-a/15=(5a-300)/15=(a-60)/3,当a>60即胜率高于60%时,均注系统盈利更多;当a<60即胜率低于60%时,翻倍法系统盈利更多;当a=60即胜率恰为60%时,两个系统效果相当。

世界杯下盘胜率必然超过50%,然而多半无法达到60%,否则下盘有利可图就太过明显,庄家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此看来,似乎翻倍法系统效果更好。然而这毕竟只是理论讨论,若是在实际操作中,翻倍法便要面临三大问题。

首先自然是水位。之前的讨论中都是假设不考虑水位,而一旦引入水位,翻倍系统下部分投注循环即便最终赢盘或许都要亏损。以翻4场为例,若最后一场水位为1.875,则回收资金为1.875×8/15=1,刚好回本,也就是说若是翻到了第4场且该场水位低于1.875,那就要亏本啊。更极端地说,若是翻到了第3场且该场水位低于1.75,那么回收资金<1.75×4/15=7/15=1/15+2/15+4/15,也就是说只翻3场都有可能回不了本。若是相应增加投注循环中后几场的投注额度,比如将4场的投注比例改为1、2、5、12,虽然低水亏本的可能性基本消除,但也相应付出了代价,第1场投注额只有本金的1/20,盈利预期势必下降。

其次是如何收尾的问题。如果比赛场次无限多,翻倍法自然可以一直翻下去,然而在比赛场次有限的前提下,最后几场是否还继续翻倍就很尴尬。任超推荐的翻倍系统投注循环是4场,若是第1场半决赛如愿打出下盘,那么最后3场是否还要继续用翻倍法?如果用,3场连续上盘是系统可以覆盖的风险,可若风险成真,就要面对投注循环第4场无球可下的尴尬。如果不用,最后3场中如果有下盘,甚至3场全是下盘,岂不是就大亏特亏了?均注系统就不用面对这种尴尬,管你还剩3场还是30场,每场均注投注下盘即可。

最后是小组赛末轮两场同时开赛。如果是对普通赌民来说,这个问题基本无法解决,只能是跳过小组赛末轮不玩。然而一届世界杯总共不过64场比赛,小组赛末轮就有16场,占比25%,放弃了实在可惜。贾秋明情况稍好,因为夏梦雨发明了同时翻倍法,正好应对两场同时开赛的局面,不过采用同时翻倍法同样会面临细节问题。

如果第2轮小组赛倒数第4场打出下盘终结投注循环,之后3场连续打出上盘,那么投注循环理应还有最后1场,投注本金的8/15。然而接下来便是同时开赛的B组末轮两场小组赛(B组末轮比A组先开赛),按照同时翻倍法理论需要投注本金的24/15,相当于一个投注循环容纳了5场比赛。若是之前盈利足够还好说,若是还没有赢到本金的16/15,可从哪儿找钱来使出同时翻倍法大招?


点击下方关键词“赌球大革命”,阅读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