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伦敦田径世锦赛史上最差?不都赖运动员不行

田兵 08-14 15:54

伦敦田径世锦赛临近尾声时,无比热闹的媒体工作间,议论炸了锅。许多外国老记者们异口同声:这届世锦赛办得史上最差,没有之一。

笔者不敢贸然下什么结论,但有许多匪夷所思的事件、细节、感受,不吐不快。

首先是“马克瓦拉中毒事件”。马克瓦拉是一位博茨瓦纳的短跑好手,原本是200米和400米奖牌的有力争夺者。谁料在他跑完了400米半决赛并顺利跻身决赛之后,突然被组委会“封杀”,理由是他所在的官方酒店惊爆食物中毒事件,多位运动员受染,其中包括反应并不强烈的马克瓦拉,他们都需要隔离检查48小时。恰好,马克瓦拉错失400米决赛和200米预赛。

反抗无济于事,马克瓦拉拎着钉鞋试图闯进400米决赛场,却被无情拒绝。

这时,关于马克瓦拉的“阴谋论”开始笼罩伦敦碗。美国400米天王迈克尔·约翰逊就分析:国际田联试图打造“后博尔特时代”的超级巨星,他们选定了南非名将范尼凯克。为了助力范尼凯克在本届世锦赛上双金加冕,官方“清除”了范尼凯克最强的竞争对手——马克瓦拉,假借食物中毒这一蹩脚的理由。

这也许是“阴谋论”,我们当然希望这不是真的,但马克瓦拉说了这么一句:如果是英国长跑之王法拉赫或是牙买加“闪电侠”博尔特遇到这种情况(食物中毒),组委会能将他拒之门外吗?

马克瓦拉并未认怂,他拼命申诉,终于重获参赛自由,但此刻400米决赛早已结束(范尼凯克轻松折桂),而200米预赛也已告终。迫于压力的组委会做出一个奇葩安排:在200米半决赛前俩小时,“破天荒”地给马克瓦拉单开了一组预赛,只有他一人参赛,只要成绩快于20.53秒的晋级线,他就入围。

这一天,大雨滂沱,寒风四起。马克瓦拉的独角戏“唱”得漂亮,他轻松闯进半决赛,但不得不在俩小时后再跑半决赛。幸好,他很争气,顺利挺进决赛。但这对运动员的消耗是巨大的,所以第二天的200米决赛,他实在是扛不住了,无缘三甲。

马克瓦拉事后说:我的心伤透了。

另一件让人伤心的事,关乎美国“加速度”加特林。这位出道十余载的飞人,此番在100米决战中力压博尔特等名将,摘得桂冠。但他不仅没有得到金牌的礼遇,反倒险些被“众口铄金”。

从预赛、半决赛到决赛,乃至到了接力大战,只要加特林一出场,全场数万观众集体嘘声,极度刺耳。如果说这是当地观众素质差,那么贵为英国勋爵的国际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也毫不客气,他公言:加特林原本就该被轰出去。

“傲慢与偏见”的英国人揪着加特林曾两次因兴奋剂被禁赛的历史不放,却忽略了自家长跑皇帝法拉赫等明星一直“用药豁免”以及自家一大堆栽进“尿罐子”的田径名将……

就算你真的有偏见,但别忘了,这是世界赛场,不是英国自家的比赛。办世界比赛,却没有世界的心胸。戴着有色眼镜玩“较真”,活似一个缺教养的孩子。

至于比赛的其他方面,各种意想不到的“小事”,让人大跌眼镜。这可是举办过三届夏季奥运会的伦敦呀,现代田径的发起之地,却把世锦赛办得无厘头。

男子4X100米接力决赛检录后,运动员在入场前先把外衣脱掉,身上只有比赛背心和短裤。漫长的等待后入场,运动员真的踏上赛道时,已经在风里“冻了”20多分钟(伦敦晚间气温很低)。博尔特最终冲刺时的肌肉痉挛,与“被冻”有直接的关系。相反,英国接力队似乎早有准备,看起来并未受寒冷的影响,活蹦乱跳地拿到冠军,于是外媒有分析说这是东道主的“小伎俩”。

至于本届世锦赛场馆内外的软硬件细节,好多更是不敢恭维。仅举两例,其一是“伦敦碗”里的颁奖仪式,竟然省略了升旗环节,奏国歌时是礼兵手举国旗,假装升起;其二是下雨那天,场馆各个通道都成了“水帘洞”。为了御寒,组委会打开了暖气,不知哪位记者把湿了的鞋与袜子放在暖气上烤,结果媒体间好几天都“飘香四溢”……

田径比赛有这样的规律——如果办得好,成绩也会相应地好。比如2009年柏林世锦赛,是近几年公认办得相当好的一届大赛,结果那届比赛铸就了好多经典,比如博尔特100米9秒58和200米19秒19这两个傲人的世界纪录。

所以,伦敦世锦赛成绩大面积滑坡,不都赖运动员不行。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