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大革命》连载第8章第8节:平局翻倍法

08-16 09:00 体坛+原创
徐鑫炜《体坛周报》国际部副主任

第8章 仙人抚我顶

第8节 平局翻倍法

从1998年世界杯扩军至32队起,世界杯淘汰赛阶段15场比赛(不计季军战)90分钟常规时间内分别出现了4场(1998年)、5场(2002年)、6场(2006年)、4场(2010年)平局。每届至少4场,占比26.67%,超过1/4;平均每届4.75场,占比31.67%,接近1/3。

以这样的比例,下均注多半无利可图,因为通常来说,实力接近的比赛平局赔率通常在3到3.5之间,即便平局场次占比达到1/3,也就是保本而已。然而,若是针对平局使用翻倍法,却能收获别样的惊喜。

上下盘翻倍法最大的问题就是平均水位必然低于2,随着投注循环场次增多,无法保本的可能性会逐渐增大。然而,平局翻倍法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把平局赔率统一视作3,现实中的赔率值基本都会高于理论假设,于是与上下盘翻倍法越翻越难保本相对应的,便是平局翻倍法越翻越有希望大赚特赚,比如在翻到四五场的时候命中赔率超过5的平局,怎一个爽字了得。

比起上下盘翻倍法,平局翻倍法最根本的优越性,还是在于投注循环中的翻倍比例较低,不至于翻几次就无以为继。

假设一组翻倍法针对的平均赔率为a(上下盘翻倍法中a为2、平局翻倍法中a为3),投注循环第1场投注额为1。翻倍法的目的,是在投注循环中只要有任意一场命中,该循环理论盈利额为恒定值(上下盘翻倍法中为1,平局翻倍法中为2),第1场若命中盈利额为a-1,设第2场投注额为b,若命中则该投注循环盈利额为ab-(1+b),理应也等于a-1,列方程为ab-(1+b)=a-1,解得b=a/(a-1),而a=b/(b-1)。现在的问题是,以a/(a-1)为翻倍比例,投注循环继续延续下去,任意一场命中时的总盈利额都依然是a-1吗?

设投注循环在第c场时命中,该场投注额为b^(c-1),累计投注额为1+b+b^2+…+b^(c-1),派彩为a·b^(c-1),根据等差递减数列求和公式,可以得出以下推导过程:

盈利额=a·b^(c-1)-[1+b+b^2+…+b^(c-1)]

=a·b^(c-1)-{[b^(c-1)+b^(c-2)+…b^2+b+1+b^(-1)+b^(-2)…]-[b^(-1)+b^(-2)+…]}

=a·b^(c-1)-[b^(c-1)/(1-1/b)-b^(-1)/(1-1/b)]

=a·b^(c-1)-(b^c-1)/(b-1)

=[b/(b-1)]·b^(c-1)-(b^c-1)/(b-1)

=(b^c-b^c+1)/(b-1)

=1/(b-1)

=1/[a/(a-1)-1]

=a-1

果然,该投注循环任意一场命中,盈利额都恒定为a-1。平局翻倍法中a=3,可解得b=1.5,也就是说投注循环中以1.5倍的比例翻倍,同样的本金、同样的起始投注额,能比上下盘翻倍法多撑很久。假设两个翻倍法体系第1场投注额均为1024元,上下盘翻倍法第10场投注额为524288元,而平局翻倍法第10场投注额不过39366元,不到前者的7.5%;上下盘翻倍法10场累计投注1047552元,已超过百万,而平局翻倍法10场累计投注116050元,才刚过10万。

当然,平局翻倍法虽然比上下盘翻倍法能维持得更长久,但这是因为比赛打出平局的概率要比出上盘或是下盘低得多,赔率a高了,投注倍数b自然就低了,其实风险依然存在,只不过是换了一个体现的形式而已。如果说上下盘翻倍法的投注循环设置为4场比较合适,平局翻倍法设置成六七场也不为过。

针对世界杯淘汰赛平局这一特殊投注对象,任超建议将投注循环设置为6场。此前4届世界杯淘汰赛(不计季军战),最多只有连续4场90分钟分胜负,一共出现过3次,分别是1998年世界杯4场1/8决赛、2010年世界杯4场1/8决赛、2010年世界杯2场1/4决赛和2场半决赛。也就是说,将投注循环设置为5场,便可应付此前4届世界杯,放宽到6场就更保险。再放宽则意义不大,就像2006年世界杯的10场双数一样,一旦某个不算太冷僻的结果较长时间未能打出,总会有人开始追着下,此时不排除庄家出手,故意让这个结果继续无缘打出的可能性。

至于淘汰赛只计三四名决赛之外的15场,则是因为季军战实在已经太久没有打出过平局,让两拨已经失去夺冠希望的伤心人鏖战120分钟,想想都是犯罪。对于任超的这条建议,贾秋明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早在两年前欧洲杯的时候,他便和于亚东讨论过世界杯季军战规律。

上下盘翻倍法中的一个尴尬问题,便是最后几场怎么办,如果剩余场次不够凑成一个投注循环,下还是不下?平局翻倍法同样面临这个问题,而且由于投注循环更长,这个问题理论上来说会更棘手。不过,任超发现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来,每届世界杯最后3场淘汰赛(2场半决赛和1场决赛)几乎都会诞生至少1场平局。2010年决赛西班牙0比0荷兰,2006年半决赛意大利0比0德国、决赛意大利0比0法国,1998年半决赛巴西1比1荷兰,1994年决赛巴西0比0意大利,1990年半决赛阿根廷1比1意大利、西德1比1英格兰。2002年是唯一例外,任超对此的解释是,荷兰作死在预选赛,法国、阿根廷作死在小组赛,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被东道主韩国黑掉,英格兰过早遭遇巴西,导致4强中只剩巴西、德国两支传统强队,而另外两队水平实在不够看,实力过于悬殊之下,半决赛没打出平局也就不足为奇。除了这届世界杯,哪还能找出如此没看头的4强组合?

既然最后3场淘汰赛必出平局,翻倍法便可至少进行到第1场半决赛。若是该场打出平局,最后两场按投注循环中第1场的投注额度下均注即可,即便都没打出平局,损失也很有限。

平局翻倍法下的6场投注循环,每场投注额的比例依次为32、48、72、108、162、243,总和为665,100倍便是66500,与贾秋明在世界杯小组赛阶段的盈利额68100元十分接近。于是他决定,投注循环中的6场比赛投注额分别为3200元、4800元、7200元、10800元、16200元、24300元,总额为66500元。

贾秋明感叹,还好任超是让他从淘汰赛开始用翻倍法下平局,若是从小组赛开始,早就得赔个精光。本届世界杯前12场比赛全部分出胜负,直到第13场伊朗0比0尼日利亚开始,平局分布才算正常,再未有过连续6场分出胜负。而伊朗逼平尼日利亚一役,也是下盘彻底翻身的开端。

小组赛可以均注下盘,却不适合使用平局翻倍法,任超的解释是世界杯扩军到32队,其中势必有半数球队实力较弱,面对传统豪门甚至是二流强队时都会受让超过一球,此时强队存在赢球输盘的可能性,于是往往下盘出了不少,平局却没见到一场。而到了淘汰赛阶段,存活球队的实力有了一定保证,即便是弱队,走到这个阶段也会被博彩公司高看一眼,比如2008年欧洲杯小组赛首轮,俄罗斯对阵西班牙时受让半一超高水,可是等到半决赛两队再次相遇时,俄罗斯便只受让平半超高水,两场的盘口相差了半球,不变的是俄罗斯两次都惨败输盘。既然淘汰赛阶段盘口相对小组赛明显偏浅,赢球输盘的空间受到挤压,平局比例增高,也就不足为奇了。


点击下方关键词“赌球大革命”,阅读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