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良志:深夜买醉,是中国职业足坛的毒瘤

08-16 18:22 体坛+原创
肖良志《体坛周报》资深足球记者

  天津权健的熊孩子张修维深夜买醉,醉出大事,把自己变成了狗熊。一个处于上升期的年轻人,自己为自己做了一个劫,让自己了走上了可能万劫不复的境地。

  你以为你喝的是酒,实际上喝的是毒药。你吐着满嘴的酒精,高喊“哥不是传说”,实际上醉驾之后,哥,真成了一个传说。

  醉眼朦胧中,张修维可能以为自己呼出的酒精,能够变成保时捷的动力。于是,他把保时捷变成了游乐园的碰碰车,“Duang,Duang”地撞了六次,马路边上的六辆车没招谁没惹谁,变成了张修维的牺牲品。

  这看似是一个独孤饮酒的个例,对于一些职业球员来说,实则是一种常态。最近这些年来,职业球员买醉的事情之所以很少被曝光,主要原因是足球记者群体的战斗力急剧下降,没有了当年的“狗仔蹲守精神”。所以,只有球员买醉出了大事之后,才会被关注。比如说崔鹏当年带着两名女士翻车事件,某球员的“嫖娼事件”,以及现在的张修维醉酒肇事等。

  深夜买醉,一直是中国职业足坛的毒瘤,因为见不得人,只是躲在背后苟且行事而已。

  有人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其实,能不能犯事,还是要看运气。当然,最好的运气,就是用职业球员的操守严格约束自己,唯有如此,才经得住考验。否则,点火就着的酒精,总有让你后院失火的时候。只要摊上,所有付出都可能付之东流,自己的命运可能会就此改写。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承担着很多社会功能,需要传递更多足球正能量,把踢球的人叫做“职业球员”。所谓职业,就是要有根植于内心的约束力,让自己具有改变社会的力量。放眼全球,都把抽烟、喝酒看做是职业球员的天敌,所以大家才严防死守。一旦犯了,就是触怒“天条”,几乎不可饶恕。

  正是因为如此,国外的职业球员运动寿命更长。反观我们,很多人过早退役,一是因为过去“以大打小”现象严重,实际年龄让他们无法继续职业生涯;二是长期作为烟鬼和酒鬼,过早掏空了自己的身体,想要多踢几年,思维跟得上,孱弱的身体却早已跟不上。

  所以,远离烟酒,成为职业球员最起码的原则。

  非常遗憾的是,在中国当下的社会环境里,还无法靠“自觉”来约束自己,很多时候,必须依靠严厉的规章制度和强力的监督监管,才能达到目的。说白了,这是一个靠自觉就会泛滥的时代,必须严加管制,才能体现出一种良好的秩序。职业球员也是如此,面对社会的诱惑和心中无穷的欲望,只要稍稍放松,很多人就会放纵自己,把自己当成了文人墨客,对酒当歌,一醉方休。

  过去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是。当年,俱乐部或者国字号队伍实施军营管理的时代,球员们想尽了一切办法,翻越墙头出去买醉。即使教练坐在电梯门口值守,他们依然能够通过自己做的软梯从窗户飘然而去。

  有些球员为了躲避教练,把罐装的啤酒装进裤子,用鞋带系住裤腿带到房间。当遇到教练的时候,害怕啤酒罐碰出叮当的声音,不敢出电梯,就和教练在电梯里上上下下,直到引起教练怀疑。

  2013赛季的时候,一名曾经在多支国字号当过教练的教练,在梅县带年轻球员出去买醉,引起俱乐部严重不满。每逢赛后,就会成为一些球员大显身手的机会。

  无酒不成席,其实一直在。

  烟,同样成为职业球员的爱好。同样,不是个例,曾经非常普遍。2007年5月份,国家队前往美国拉练,主帅朱广沪对于球员抽烟非常愤怒,“突袭”了球员的房间,结果搜出了两大袋子各种豪华牌的香烟。里克林克担任93/94国青队主帅的时候,一天,训练场上,他走过一名中场球员的身边,闻到了一股烟味,于是撂下狠话,只要他是主帅,国青队就永不录用。

  荷兰人的执教能力不怎么样,但是对这件事的处理让人称道,他说到做到,即使有人说情,那名球员果真不再被征调,错过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亚青赛。

  国字号尚且如此,职业队中可见一斑。

  希望借助张修维买醉事件,开展一次全行业的大扫除,让深夜买醉远离职业球员,黑暗中不再晃荡着一些酒鬼和烟鬼。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