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人机大战人类又输了 但AI的目标不只是体育

08-17 21:32
体育产业生态圈有温度的体育产业自媒体。微信号:Eco_Sports

本文作者:Alvis雷

1996年,是世界上首台计算机诞生后的第50年,在美国费城举办的一场庆典活动中,昔日的国际象棋之王卡斯帕罗夫在6局比赛中以4:2的比分战胜了IBM计算机“深蓝”,当世人都认为赢一台电脑不足为奇的时候,没想到这却是记录在册的人机大战史上人类最后一场、也是唯一一场胜利。

a2.png

一年之后,也就是当计算机进入到后50年,依然是同样的对手、同样的比赛,进步神速的“深蓝”3.5:2.5战胜了昔日棋王,让人们意识到AI的力量已经不容小觑。相比于国际象棋,中华围棋之道错综复杂、变化万千,尽管AI在1997年已经“破解”国际象棋,但当时大家普遍认为,想要攻破围棋这一智慧高地,或许还要再来个50年吧。

然而,科技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

2015年,一款名叫Alpha Go的AI以5:0横扫了当时欧洲围棋冠军樊麾,但许多人觉得他并不能代表围棋界的最高水平。

一年之后的2016年,也是计算机诞生的70岁生日,Alpha Go在韩国首尔以4:1战胜了在近十年中获得围棋冠军头衔最多的李世石,但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国棋手柯洁还是认为AI并非不可战胜。

又一年过去,人机大战来到了中国嘉兴乌镇,由于之前人类棋手已经两次负于AI,让世人做足了心理准备,所以最终柯洁0:3落败的结果也没有引起过多的惊讶。

a3.png

在计算机诞生的后50年,随着国际象棋、围棋的智慧高地已经被AI荡平,科技公司们开始将目光转向了电子竞技,相比于静态的围棋,电竞游戏每操作一步都会衍生出无穷的动态局势变化,无疑内容和可能性将会更加多端。

不过,人类依旧没能破咒,在电子竞技的DotA2项目中,人类选手Dendi在TI7的表演赛环节上对决Open AI时被对手两度击败。

事实上,这两次的胜利绝非运气,在第一局对阵中,AI仅用了10分钟便击败了Dendi这位DotA2传奇选手,第二局比赛更是在刚开场不久就取得了巨大优势,Dendi被迫选择投降并放弃了第三次挑战机会。当主持人问及Dendi的感受时,他表示对手太可怕了,不但细节操作上0失误,同时还居然会通过“故意失误”来给自己设置陷阱。

a5.png

通过这场胜利,我们看到在电竞游戏领域,AI的发展已经早已不是昔日那个“新手训练营里的电脑”了。不过,从专业角度来看,TI7上的这场人机大战中AI获胜,其实并不能代表AI已经完全可以取代职业选手。

众所周知,DotA2是一项5V5的游戏,而这场人机大战使用的是1V1模式,相对而言情况和局势较为简单,也没有团队之间的配合,更没有明确的“视野”概念来分配敌我可获知的信息量,Facebook人工智能组研究员田渊栋也表示“1V1相对容易,但实现真正比赛时的5V5才是难点”。同时,人类选手Dendi并非对局时所用英雄“影魔”的最强玩家,还在比赛中不断和主持人互动,注意力被分散也是在所难免。

当然,尽管现在OpenAI的发展仍然非常有限,但我们还是在它的身上看到了未来的潜力,战胜Dendi的目的更多是为了在未来能够更好的辅助人类。

和传统体育一样,人类和汽车比速度,和起重机比力量是没有意义的,所以真正的侧重点应该放在比谁有更多更好的策略。棋类是一个纯净的项目,因为在下棋的过程中双方之间只会发生策略博弈;对于电竞来说,变量更多,那么APM(每分钟操作执行次数,简单的来说是手速)就是所需要控制的点。

在这次的TI上,Open AI的APM维持在一个正常人类水平,在不断的自我学习中学会了预判对手操作,并展现出了许多的新策略,那么这样的AI就具备了未来辅助人类去开发更多新战术的基础,起到了一个公平陪练的作用,若稍高一点,理解为“负重训练”或许也可行。但反过来说,如果Open AI展现出了远超人类的APM,那么即便开发出来了新策略也没有意义,成果的最终落足点还是要在人类。

a1.png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围棋也好电竞也罢,都只是AI的测试品。Open AI的本质是一个普遍性的学习系统,在人机大战之前AI对游戏的了解是0,他们通过20个小时的内部自我对局练习,到达了足以对抗职业选手的程度。

在这家公司的CTO布罗克曼看来,相比于DOTA2电子游戏,现实其实就像是一个更大的游戏,有着更加复杂的规则要去学习,现在通过人机大战的方式只是对AI学习能力和结果的一次测试而已,未来将会学习更多、更复杂、更重要的现实世界的工作和任务,比如成为一名外科医生,一切都会更通用、对人类社会更有益的方面发展。

我们再从商业层面来看,AI行业公司无非只有两个目的:

1、开发AI并完善它,使其成为业内顶尖并造福人类;

2、拿AI卖钱,让自己活得更好。

尽管Open AI声称自己是一家非盈利性公司,但人机大战这一事件本身有着在刚刚的第二条上巨大的营销潜力。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请你快速说出第一反应的AI行业公司,相信大多数人会脱口而出“阿尔法狗(Alpha Go)”。

事实上,Alpha Go背后的Google Deep Mind不是最早的行业公司,或许也不是产品做得最好的那家,但它举办的两场围棋人机大战,光“人类能否守住最后的智慧”的标语就有着十足的噱头,而且仅国内就得到了数十家直播平台争相播出、上千万人次观看,这样的影响力辐射作用堪称可怕。

a6.png

很明显,在这个“酒香也怕宅子深”的时代,举办人机大战就是对AI行业公司现阶段最完美的PR形式。即便世界上或许有另一个“Beta Go”能力更强,但最终两者成型以后的销量和合作空间,想要超越广告已经深入人心的AlphaGo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当然,这种PR形式的收益也是双向性的。在江苏卫视《最强大脑》第四季的电视节目中,栏目组选择和百度合作,让百度的AI技术和国内外顶尖脑力竞技选手展开对决,这一新对抗模式的引入对观众而言又增加了新鲜感和看点,输赢或许不是最重要的,但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不仅帮百度做了完美的PR,节目本身也多周霸占收视榜首,收获双赢。

最后,我们再回到TI7这场人机大战本身,尽管表面上看没有任何一方在“演”,但Dendi的落败以及现场一度高喊“请放过我”的效果,无疑让所有人都记住了Open AI这个名字,这是一次典型营销胜利。假设在未来人机大战或AI对AI成为了一种常见的电竞比赛形式,那么办赛方是不是请“有前科”的Open AI来的效果更好呢?抓住这一心理,背后是不是也有新的商机呢?

所以,人机大战比什么不关键,因为这都只是AI的测试形式而已;谁输谁赢也无需过分惊讶,因为不管输赢,AI存在的目的都将是造福人类,至于结果,那也许只是有人希望提早布局未来的市场罢了。

而你更需要担心的,是AI是否会在未来彻底取代你的工作。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