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勤伯:我是一个永恒悲观的巴萨迷 但我相信奇迹

08-18 13:09 体坛+原创
王勤伯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问:

你好,我也是巴塞罗那球迷,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你,巴托梅乌就因为恩里克的三冠王连任主席了吗?这是我最大的疑惑,因为如果是这样会员就太傻太天真了。巴萨的会员会不会后悔没有选拉波尔塔这么好的主席?

答:

我不是西甲专家,以下对你的答复,完全来自个人角度。

我在加斯帕特时代成为巴萨迷,对这支球队一直持有悲观情绪。

我喜欢巴萨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最近40年南美足坛最耀眼的明星大都效力过巴萨,从马拉多纳到梅西,二是我欣赏加泰罗尼亚人在建立独立文化身份过程中的包容性、耐心和创造力。

在巴塞罗那的两个派别里面,克鲁伊夫主义者多数时间在野,拉波尔塔担任主席的时间实际很短暂。拉波尔塔首次当选主席之前,是一个形象英俊干练的律师。担任主席期间,他也展示了非凡的能力。但在贪腐等问题上留下太多话柄,身体发福,失去了首次当选之前那种“新人”形象。

克鲁伊夫主义者要想卷土重来,必须等待下一个合适人物出现。或者,等瓜迪奥拉自己竞选主席。

巴萨有今天,完全依赖克鲁伊夫主义的遗产,从青训到技战术理念。后瓜迪奥拉时代的战绩,无论比拉诺瓦的高分联赛冠军,还是恩里克的三冠王,都在透支克鲁伊夫主义的遗产。

克鲁伊夫主义的核心是反官僚,球队优先。巴托梅乌等人也会大谈特谈俱乐部文化,拉马西亚传统,诸如此类。但他们不仅官僚,而且业余,他们认为只要拉马西亚在那里,就会有人才源源不断流出,认为只要梅西、布教授、皮克等几个人还在,围绕他们买点砖瓦就可以继续是一支胜利之师。

官僚从天才手中篡夺文化领导权,在足球世界内外都是这样的路子。最后官僚玩不动了,大家指责文化失去价值。所以,这个世界上谁吹牛逼谈自己的模式、管理手段,我都觉得他迟早会被证明是个脑残,没有创意,没有活力,光有模式管屁用?

但世界上大多数人对此是缺乏警惕的,更何况巴萨会员。当哈维离去、伊涅斯塔老迈、布教授不再青春洋溢,拉马西亚再也不出产超一流才俊,反克鲁伊夫主义者才突然显得捉襟见肘。

我作为信奉克鲁伊夫主义的巴萨迷,悲观倒不是担心自己派别的人当选主席很困难,而是因为我清楚一点:克鲁伊夫主义并不是一个体系,就像拉马西亚不是一种工业,它需要“人”,一个人是不行的,需要同时出现好几个人,很多个人。瓜迪奥拉时代的巴萨就是这样一种奇迹般的同时性,哈维、伊涅斯塔、布斯科茨、皮克、梅西,一群人碰巧同框。下一次“奇迹般的同时性”是什么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相信奇迹会发生,而且会在我的悲观里发生。只是直觉告诉我,本赛季巴萨很难指望奇迹。

当然,就像上文所说,我完全是站在个人的角度回答你的问题。越是自己喜欢的球队,越可能发生判断失误。记得2011年欧冠半决赛不?当时《马卡》报向全世界十几名体育记者征集看法,我的回答是:“我不看好巴萨,我想念亚亚·图雷,没有他站场,我对这种重量级对抗不放心。”

你看,这错得有多离谱……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