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5年重返克利夫兰!杰·克劳德难解的风中“骑”缘

罗珂 08-28 08:32

记者罗珂报道

埃里克·汤普森,杰·克劳德的表哥,两个人都是维拉里卡高中的学生。他们会一起开车去上学,但父母们每个星期给的加油费,只够从家里到学校来回。

对于正值青春期的毛头小子,这个世界有太多诱惑:比如去买美味的汉堡披萨,比如去和美女约会,更多时间,两个人会开车去35英里外的球场打球。但是,打零工一小时只能赚7美元,他们总是入不敷出。所以,那辆1978年产的奥兹莫比尔汽车时不时会因为没油而停在马路边。

“差不多每个星期都会出现那样的情况。到时候克劳德和我就会坐在旁边,等着过路的人帮我们。”汤普森回忆道。这种事发生多了,经常从那里经过的人已经记住了兄弟俩,记住了那辆总是停在路边的绿色汽车。他们乐于帮助两个年轻人,但并不知道其中一位未来会成为优秀的NBA球员。

2012年,已经成为马奎特大学招牌球星的克劳德,在入围大东区最佳球员评选名单时,终于意识到,进入NBA并不再是那个遥不可及的梦。兴奋之余,他想起了当年和表哥坐在路边等待救援的场景,立刻给汤普森打了个电话:“埃里克,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没钱给汽车加油了。”

随便加油不差钱,克劳德的质朴梦想始于克利夫兰骑士队,但很快就结束了。整整5年之后,他和骑士的缘分又开始了。

克劳德的父亲科里曾短暂在NBA效力,不过在NCAA,他拥有一件23号退役球衣。

可以说,克劳德的篮球生涯,是从一件23号球衣开始的。

1990年7月6日,克劳德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他的父亲科里·克劳德,当时身披23号球衣的肯塔基卫斯理学院篮球队一员。那年,科里带领球队赢得了NCAA二级联赛的冠军;第二年,他又当选NABC二级联赛的最佳球员。虽然1991年NBA选秀大会名落孙山,科里还是赢得了犹他爵士队的青睐。所以父亲的爵士队球衣和耐克球鞋,成了克劳德儿时最喜欢的玩具。

不过仅仅打了一个赛季,科里就离开了NBA(1994-95赛季他重返联盟短暂效力马刺队),去欧洲联赛打球。所以,小克劳德绝大多数时间和母亲海伦一起生活。他和兄弟们玩得最多的游戏,就是组队和邻居家孩子打篮球比赛。那个充满泥土和石块,名为山谷球场的地方,就是克劳德们经常打球的地方。

“在那里打篮球,进去时干干净净,出来时浑身脏兮兮的。”汤普森回忆道,“条件非常艰苦,而且你还不得不和年纪更大的孩子们比赛。但是,克劳德是唯一从来不怕和大孩子对抗的家伙。”

克劳德继承了父亲的篮球天赋,他身体强壮、运动能力优异,而且有一双比同龄人大得多的大手。只是,他的身高并不出众,体重更是一直超标。父亲不在身边,母亲忙于工作,没人管的克劳德总是靠快餐、面包、甜点果腹,还经常喝碳酸饮料,这显然不利于保持体型。中学篮球队训练的时候,克劳德总是冲刺跑的最后一名,没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训练项目,队友们都得跟着他一起受罚……

“其实他总是精力十足,但无论多么努力,都无法赶上别人。”克劳德的中学教练贾森·罗宾逊说。

除了篮球,克劳德还喜欢打橄榄球。高二的一场橄榄球比赛,克劳德所在的球队最后时刻还落后一分。得到球后的克劳德拼命向前冲,但却摔倒在地,让球队失去了最后的翻盘机会。比赛结束后,克劳德懊恼不已,他深刻感受到体重过大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高三时,克劳德终于拨通了科里的电话:“爸爸,你能帮我减肥吗?”

于是,科里和海伦取得了联系——他们在克劳德8岁时就已经分手了——让她一定要扔掉家里所有的垃圾食品。科里还给罗宾逊教练打了电话,让他严禁克劳德在比赛开始前吃炸鸡腿。克劳德的暑假取消了,改成了夏季特训。AAU联赛上,克劳德主动和年纪更大的球员打球,训练,“他们主要练的就是身体对抗。”

在大学,克劳德被安排防守2.11米的德拉蒙德,当季的篮板王。那一战他独得29分12篮板,德拉蒙德只得7分4篮板。

体重降下来,克劳德的运动能力变得更好了。同学们惊异地发现,那个小胖墩变成了一个不可阻挡的肌肉男。高中快毕业时,很多大学对克劳德表现出了兴趣。但是,克劳德的成绩距离NCAA标准还有不小差距。一度,克劳德已经准备去学门手艺,毕业后去开铲车或者管理仓库。为了不让明珠投暗,罗宾逊教练精心剪辑了三盘比赛录像带,寄到了25所大学。最终,积极回应的南佐治亚理工学院得到了克劳德。第一个赛季,克劳德就成了州专科学校的最佳球员。但他的对手西弗吉尼亚大学主帅鲍勃·哈金斯却说,“如果你一直留在那里,你的大学生涯就完蛋了。”因为南佐治亚理工学院的资质有问题,克劳德的学历并不会被其他学校认可。幸好,得州霍华德学院乐意接收他。

不过,当时执教霍华德学院篮球队的教练马克·亚当斯,一开始和克劳德的相处并不融洽。“我们之间存在信任问题。”亚当斯希望克劳德能够攻守兼备,像个疯子那样拼命防守,制造对手进攻犯规——没错,就是克劳德在NBA立足的打法。接受教练建议的克劳德,不仅带队赢得预科学校锦标赛冠军,还被评选为最佳球员。于是,俄克拉荷马大学、贝勒大学、得州理工学院都抛出了橄榄枝,但马奎特大学教练巴兹·威廉姆斯才是克劳德的伯乐。

第一次到现场看克劳德打球,威廉姆斯教练就扑了个空——克劳德仅仅打了7分钟就被罚出了场!为此,亚当斯教练还特别向威廉姆斯教练表达歉意,但后者却表示“不虚此行”,他虽然没能看到克劳德的场上表现,却被这名球员坐在替补席上仍乐此不疲地为队友加油鼓劲的态度所打动。于是,他毫不犹豫向克劳德提供了奖学金。

得到名校的赏识,克劳德自然非常开心,但他表示还得征求父亲的意见。于是,威廉姆斯教练专程飞到佛罗里达和科里见面。作为父亲,科里的要求非常简单:“我和自己约定过,要在他21岁前帮助他进步。所以,我要你务必严格要求他,鞭策他。”

于是,克劳德在还没有参观过校园的情况下,就成了马奎特大学的一员。在大东区,在NCAA,聚集了全美最优秀的大学球员,当然也是昔日最优秀的高中球员。从底层走上来的克劳德不属于这个团体,但他丝毫不介意这点。

“他是男孩中的男人。”马奎特大学前助理教练托尼·本福德这样评价克劳德,“每次他走上场,你能看到对手眼中的一丝恐惧。”曾在马奎特大学打球的前锋贾米尔·威尔森则表示,“他在场上所做的事情,展示出了比大多数球员更强的战斗意志。”

威廉姆斯教练真的很严格,他将克劳德打造成了NCAA最著名的“一人轮换”球员——从小个控卫到高个中锋,克劳德都能防住。2011-12赛季,马奎特大学对阵康涅狄格大学,身高1.98米的克劳德被安排防守2.11米的德拉蒙德,那个赛季的篮板王。最终,克劳德独得29分12篮板,德拉蒙德只得7分4篮板。“他在防守端死死顶着德拉蒙德。”本福德回忆道,“他一直在战斗,坚持着和德拉蒙德在禁区里打肉搏战。”

就这样,进入大四赛季的克劳德,成为队里最出色的球员,成为NCAA最不好惹的对手之一。“我一直都保持着这样的心态。就是你和我打过一场比赛后,就会牢牢记得我是个怎样的人。”克劳德说。

骑士用2010年送走勒布朗时得到的选秀权摘下克劳德,但转手又将他换到了小牛队。

2012年NBA选秀大会,骑士用34号签选中了克劳德。

这个选秀权来得很有意思。2010年7月,勒布朗将天赋带到了南海岸,作为补偿,热火队将4个未来选秀权送给骑士队,其中就包括这个2012年二轮签。而被选中的时候,克劳德正和20多名家人朋友聚在迈阿密的一家餐馆里收看选秀现场直播。但庆祝尚未完成,克劳德就迎来职业生涯第一次被交易:小牛用阿祖布克和泰勒·泽勒,从骑士换来贾里德·坎宁安、伯纳德·詹姆斯和克劳德。

事后,小牛老板库班承认,这笔交易是自己拍板定下的。“我是特别希望得到他的那个人。虽然他的身高不高,但表现得非常努力。”

不过,这并非一桩美满婚姻。新秀赛季,克劳德场均还能得到17.3分钟出场时间,首发16次,场均得到5.0分2.4篮板1.2助攻;但接下来,他的表现机会不增反减,甚至数次被下放到发展联盟。克劳德对此很不满意,他认为库班并没有兑现此前的承诺。“他向我保证,在肖恩·马里昂赛季末(2014年)离开后,我能够得到更多出场时间;可在休赛期,小牛一口气签下阿米奴、帕森斯和理查德·杰弗森。虽然在商言商,但对我来说这实在难以接受。不过即便被排除在轮换阵容外的那些日子,即便我满心愤怒,但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努力。”

2014-15赛季的前两个月,克劳德的场均出战时间已经降到10.3分钟。于是,他对经纪人格伦·施瓦茨曼表示,希望能够运作一笔交易让自己离开达拉斯。火箭当时对克劳德有意,但小牛却不同意把手下球员送到同区竞争对手,这让克劳德感到愈发忧虑。

直到2014年12月18日,坐在家里的克劳德,从电视上听到了自己作为全明星隆多交易的一部分,被送到了凯尔特人。“嘿,宝贝!我们要去波士顿了。”克劳德兴奋地和女朋友达娜·兰伯特说。

几天后,克劳德就搬进了波士顿牛津地区的一栋别墅里。他特别买了一棵圣诞树,希望能尽快找到家的感觉;而在场上,他更渴望找到感觉。“最初的几场比赛,我投过三不沾,错失了无人防守的上篮,在替补席上坐了很长时间,”克劳德说,“在达拉斯的时候,我就像个生锈了的机器。我必须让自己尽快找回以前的比赛感觉。”

但更让克劳德郁闷的,是新球队的战绩不断滑落。他加盟后的前8场比赛,凯尔特人输了7场,战绩变为惨不忍睹的11胜21负。听到关于凯尔特人希望放弃本赛季谋求高位签的流言,他很生气;看到比赛结束队友仍有说有笑,他很恼火。在达拉斯他为出场时间少而烦恼,但小牛追求胜利的球队文化无可挑剔。但在波士顿,克劳德看不到这样的文化。

于是在一次球队训练后,克劳德主动找到了主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球队是不是要放弃这个赛季?究竟是不是要摆烂?”

“教练回答道,‘杰,关于我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从不会为了输球而带队。’这就是我想听到的一切。”克劳德回忆道。

在凯尔特人,克劳德很快就成为轮换阵容里不可或缺的一员。而在得到小托马斯后,球队成绩也稳步提升,最终竟然以东部第七的身份打进了季后赛。而他们的首轮对手,恰好是迎回勒布朗·詹姆斯的骑士队。

2015年季后赛首轮对骑士的血战,让克劳德赢得了凯尔特人球迷的心。

东部第二对东部第七,这本来是没什么悬念的对决。4比0的大比分丝毫不出人意料,但比赛进程之激烈远远超过预期。尤其到了第四场,当骑士全明星大前锋凯文·拉夫被奥利尼克弄伤提前离场后,局势已经不可控制。

比赛打到第二节,骑士已经领先近20分,比赛基本失去悬念。但骑士替补中锋,也是凯尔特人旧将肯德里克·帕金斯,却在一次掩护中将防守勒布朗的克劳德狠狠撞翻在地。不肯吃亏的克劳德爬起来就去找帕金斯理论,两人纠缠在一起。第三节,J.R.史密斯又在篮下卡位时狠狠一肘将克劳德打翻在地,并导致后者左膝十字韧带扭伤……

凯尔特人输了,但克劳德没输。绿衫军球迷意识到,这个刚刚加盟半个赛季的年轻人,已经是球队的重要拼图了。为队友为球迷全力以赴,不惧怕任何强敌,这正是凯尔特人球员多年来保持的风骨,也是克劳德的比赛态度。而克劳德对凯尔特人同样心存感激,他希望能够长久留在这里。所以2015年休赛期,虽然成为受限制自由球员,但克劳德从来没有动过试水市场的念头。

“他是个非常忠诚的家伙,波士顿就是他希望待的地方。”经纪人施瓦茨曼说。于是,双方很快达成了一份5年3500万的长约。事实证明,这是一份太过超值的合同。2015-16赛季,成为主力小前锋的克劳德场均贡献14.2分5.1篮板1.8助攻1.7抢断,帮助球队取得48胜34负的成绩,以东部第五名身份进入季后赛。上赛季,克劳德场均贡献13.9分5.8篮板2.2助攻1.0助攻,场均投进2.2个三分球,命中率达到29.8%,是凯尔特人勇夺东部常规赛冠军的重要功臣。

如今,克劳德已经不再是那个胖乎乎的少年,他的手环上、绑辫子的头绳上、鞋子上,都印有女儿杰达的名字。当然,还有一个文身也和女儿有关。每场比赛前他都会给女友和妈妈发信息,希望她们带女儿到现场看比赛。克劳德说,他最希望的就是在比赛开始前看到自己的女儿,为她而战能让自己充满力量。

女友兰伯特说:“他特别喜欢带着女儿一起看《奶爸别动队》的电影。还会在休息时间和女儿一起跳舞。”克劳德的妈妈海伦说:“小姑娘给他带来了太多欢乐时光,他喜欢女儿的一切。”带孙女去幼儿园时,海伦会告诉那些小朋友,杰达的爸爸是职业篮球运动员。杰达也喜欢像爸爸那样展示肌肉,把小篮球投进儿童篮筐,并且穿着童版凯尔特人99号球衣满屋子乱走……

不过从现在起,杰达要换穿骑士的童版球衣了。

“你知道克劳德是我们在2012年选秀大会上选中的吗?”骑士在官方Instagram上这样介绍新援。

整整5年过去了,这个铁血战士终于来到了克利夫兰。“克劳德是这个交易里被低估的一部分,他能够在骑士对勇士的比赛中,提供非常优秀的防守。”前NBA球员布兰登·海伍德评价道。这个观点得到了勇士全明星大前锋德雷蒙德·格林的认同:“我觉得这笔交易里克劳德被低估了,他的合同不大,对球队薪金结构很有好处。并且他是一名精英级别的外线防守者,三分球也很准。”

上赛季,克劳德的防守胜利贡献值排名联盟第34位,比骑士任何球员都高。平均每100回合进攻和防守水平,克劳德都比联盟平均值高出1.5,全联盟能够达到这个标准的只有12名球员,其中9人上赛季都入选了全明星,另外三人就是克劳德、卢比奥和约基奇。有了克劳德,状态低迷的香珀特就可以被移出主要轮换,发挥不稳定的J.R.史密斯也有了替补人选。按照ESPN专栏作家凯文·佩尔顿的预测,克劳德和小托马斯的加盟,可以帮助骑士多赢4.5场比赛,从而成为东部战绩最好的球队,在联盟也仅次于勇士和火箭。

“杰从来都是那个不被看好的人,但事情偏偏就是这样,他喜欢这种被低估的感觉。”女友兰伯特说,“他不会分心想这种东西的。”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