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有惊无险拿下比赛胜利 反攻号角正式吹响

08-28 16:08
茅为安资深F1前方记者

特约记者茅为安报道

汉密尔顿在比利时大奖赛从杆位起步后制胜,虽然本赛季第五场胜利让他如愿缩小了同维特尔的积分差距,但他暗示赛会在比赛后段派出安全车,是故意给他制造麻烦。

杆位追平车王舒米

11.jpg

下半赛季在斯帕开启,汉密尔顿对分站冠军志在必得,那样他就能把自己与维特尔的积分差距缩小到个位数。梅赛德斯对动力单元进行了升级,试图将已经拥有的引擎优势扩大,而这个目标得以实现。汉密尔顿以不可一世的姿态,拿到了个人的第68个杆位,追平舒马赫保持多年的历史纪录。事后,他回忆说1996年第一次到斯帕观看比赛,被舒马赫驾驶的法拉利赛车的引擎声响所震撼。

24小时之后,汉密尔顿在国歌仪式结束,站在原地望着一号弯的方向,凝视了片刻,才走向自己的赛车。虽然梅赛德斯在排位赛里拥有优势,但法拉利在长距离下的速度与之旗鼓相当。汉密尔顿在排位赛后就预言,维特尔一定会在起步后尝试进攻,而且缠斗可能持续整整44圈,所以他必须全程甩开对手一秒以上,否则DRS在斯帕的高速路段是非常危险的武器。

正如英国人预料的那样,维特尔从第一个弯起就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俩人的差距刚刚好在启动DRS所需的一秒之上。只见,汉密尔顿和维特尔就像两道银、红色的闪电,一圈又一圈的较劲,看谁先无法坚持。

第30圈时,印度力量两车相撞后留下了碎片,赛会决定派出安全车。维特尔显然嗅到了机会,立即换上理论上速度稍有优势的终极软胎,而梅赛德斯则给汉密尔顿更换的是软胎。由于斯帕全长7.004公里,长度大约是普通赛道的一圈半,因此安全车带跑的四圈,给人感觉非常长,而赛道温度只有20摄氏度出头,对轮胎温度管理带来考验。

英国人的完美防守

22.jpg

眼看维特尔就在身后虎视眈眈,汉密尔顿在无线电里对安全车驶上赛道发表了质疑,之后又觉得安全车行驶速度太慢,让他的轮胎温度变得非常低。德国人果然在比赛恢复后,试图利用终极软胎发起进攻。两辆赛车在山顶的直路上并驾齐驱,但还是汉密尔顿略胜一筹,有惊无险地守住位置。最后十圈里,两位世界冠军继续首尾相接,但英国人滴水不漏的防守,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

虽然有惊无险地拿到了胜利,但汉密尔顿对安全车很不满,走进领奖台背后的休息室后,直接把脱下的手套甩向沙发。他似乎非常确信,赛会故意派出安全车来给比赛增添悬念。英国人在新闻发布会上直截了当地说:“我觉得那就像纳斯卡,总是无缘无故就有安全车(向来被指人为制造悬念)。我们放慢车速后,鼻翼就被清理干净了。虚拟安全车就可以把问题解决,但是他们(赛会)想营造战斗,所以就派出了安全车。”

虽然紧追44圈却无功而返,但维特尔并没有太大的失望。但是,他坦言没有真正用好安全车的机会。“梅赛德斯在上坡时的速度很快,所以我想在一号弯后跟得近一点,但可能追得太近,让我的轮胎消耗得太快,所以必须拉开一点距离。然后就是拉锯战,我等着刘易斯犯错,但是他滴水不漏,大概只给过我四分之一次机会,而那远远不够。”

汉密尔顿比维特尔先拿下本赛季的第五场胜利。尽管积分领先优势缩减到7分,维特尔对于下周末“背靠背”作战的意大利大奖赛和之后的年度冠军争夺,依然充满信心。这是因为七月初在高速特性类似的银石,法拉利完败给梅赛德斯,但是到了斯帕,至少SF70H赛车全场的速度与W08不分伯仲。

里卡多的神奇一超

33.jpg

领奖台的另一个位置被红牛的里卡多占据,或多或少出人意料,因为红牛赛车速度上明显不及银红二强,只能占据第三排的起步位置。而且,维斯塔潘在第八圈因引擎问题退赛,让红牛受挫,更让全场的“橙色大军”失望无比。

如果没有安全车,里卡多恐怕连领奖台的边缘都无法摸到。然而,澳大利亚人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山顶的直道上超越了博塔斯。原本,红牛的雷诺引擎与梅赛德斯有着大约10公里/小时的差距,但斯帕的神奇之处在于,只要能用好前车产生的干净气流,加上DRS的辅助作用,就能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对于博塔斯来说,可能胜利机会渺茫,但第三名理应稳稳收入囊中,而莱库宁在黄旗下没有减速被罚停10秒,让他看似十分安全。然而,令梅赛德斯车手始料未及的不仅是里卡多从左侧发起突袭,而且莱库宁也在直道上迅速接近后从右边超车。博塔斯一时间被夹在中间,而且没有任何气流或DRS可以利用,硬生生地被两辆赛车超过,最终滑落到第五。

印度力量内乱升级

44.jpg

红牛能从斯帕带走一个计划外的第三名,首先要感谢印度力量,因为又是佩雷兹与奥康之间的内耗,引发了安全车。今年,印度力量已经多次遇到自相残杀的局面,两位车手在匈牙利时也发生了轻微的碰撞。

上周日比赛一起步,就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佩雷兹对奥康关门,把队友往维修区工作墙逼去。法国人没有丝毫犹豫,继续加速,趁着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前快速插上。虽然俩人车轮相碰,但都能继续投入比赛。

然而,墨菲定律在印度力量身上再次应验。接近半程时,工程师根据佩雷兹被罚5秒的情况而改变了策略,让他比奥康晚9圈进站,而且换上软胎。没想到,墨西哥人出站后正好卡在队友身前。不明状况的法国人当即质问车队,但已经落后,只能自己将位置抢回。

原本以为夏休期给印度力量高层足够的时间,可以制定控制车手内战的“交战守则”,但显然他们没有吸取教训。驶出最后一弯后,佩雷兹看到奥康再次从后接近而且仍然决定在发车区直道走内线,他又一次关门。但是,他的右后轮蹭到了队友的鼻翼,不但位置被法国人抢去,而且导致自己爆胎。眼看积分无望,车队让他退赛。

虽然赛会干事认定这是一次正常的比赛事故,但印度力量高层终于忍无可忍。车队首席运作官萨夫诺尔直言:“我们让他们比赛,但是到此为止!今后他们再没有机会这样自由竞争了!”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