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好极端球迷,这一次,拉齐奥惹怒了整个意大利!

10-25 11:08 体坛+原创
王勤伯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体坛+记者王勤伯意大利报道

1024日一整天,拉齐奥都在忙着紧急公关。洛蒂托没有想到,他对极端球迷示好的一个妥协举动却引发了大麻烦,让拉齐奥被意大利全国声讨。

事情发生在1022日拉齐奥主场对卡利亚里的比赛。此前,拉齐奥极端球迷所在的奥林匹克北看台因为种族主义口号被罚关闭。这个处罚涉及到几乎上万名季票订户,而且是在球场里为球队助威最火热的一群人。

于是,拉齐奥别出心裁地搞了一个“我们反对种族主义”促销活动,洛蒂托等人坚持认为搞种族主义的只是一小撮人,这项促销活动让因处罚不能进入北看台的球迷季票订户只需要支付1欧元就能去南看台看球。

南看台是罗马极端球迷的聚集场地,通常是拉齐奥极端球迷不会涉足的。现在可以进入别人地盘,拉齐奥“不可缺少者”为代表的极端球迷乐得就像发了疯,他们在看台上发放一张反犹照片不干胶,并把不干胶贴到看台的玻璃隔板上。

这张照片是一个PS作品,主角是犹太人大屠杀受难者、《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照片里,安妮穿着罗马球衣。

咋看照片不像有什么问题,但拉齐奥球迷让小安妮穿着敌人球队的衣服,只是再度证明了自己的极右和种族主义立场。除了这张照片,玻璃隔板上还有“罗马球迷是犹太人”、“罗马球迷是同性恋”等标语,在另一个角落,有人用不干胶为罗马队排了一个433阵型。

拉齐奥极端球迷是全意大利臭名昭著的法西斯阵营,坚持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他们曾在看台上打出标语“奥斯维辛是你们的祖国,焚尸炉是你们的家”。

周一当天,贴满不干胶的南看台玻璃隔板照片在意大利传开,意大利全国为之震怒,总统马塔雷拉等政界最高人物也出来表示谴责。马塔雷拉说,“这是非人的行为。”

拉齐奥俱乐部知道搞了一个乌龙,尽管洛蒂托坚持声称种族主义者只是一小撮人,其他季票订户不该被惩罚,所以让他们去南看台看球是合理的措施。

洛蒂托赶紧声明,周二当天他要带球队去访问罗马的犹太教堂。其实周二这天拉齐奥日程并不好安排,因为周三就有客场对博洛尼亚的比赛。但洛蒂托还是坚持去了,还献了一个大花圈,就好像刚刚又死了一些犹太人。

犹太教堂对拉齐奥俱乐部的紧急公关并没有热情回应,一再否认和洛蒂托一行有约。的确如此,周二洛蒂托等人没有见到拉比,洛蒂托未能如愿发表一张他和罗马当地犹太团体领袖的照片。

倒是意大利全国声援犹太人团体的行动得到了意大利犹太人协会的认可。《共和报》头版PS了安妮身穿各队球衣的图片(上图),标题“我们都是安妮·弗兰克”。这篇文章得到了意大利各俱乐部的响应,一些俱乐部在自己官推上发表了安妮·弗兰克身着本队球衣的图片。意大利足协决定,新一轮联赛前,球员入场时会对小孩赠送《安妮日记》,每队都会有球员代表朗诵一段《安妮日记》。

1508900652142009720.jpg

国际米兰对桑普多利亚赛前,队长伊卡尔迪接过一本《安妮日记》。

事情搞得那么大,拉齐奥极端球迷组织“不可缺少者”仍然坚持不认错,“我们对媒体的躁动感到震惊,调侃不是犯罪。”警方已经根据赛场录像确定了至少10名嫌疑人,他们可能面临8年或终生不能进入球场的处罚。

比较有意思的是,本周三在博洛尼亚客场,拉齐奥球迷不仅要忍受博洛尼亚人向他们发放安妮·弗兰克身穿博洛尼亚球衣的PS照片,还要坐进一个刚刚被命名为阿帕德·魏斯的看台。

阿帕德·魏斯是谁?是30年代欧洲足坛的传奇教练,匈牙利犹太人,他率领意大利俱乐部首次战胜英国球队,还率领博洛尼亚赢得两次意大利联赛冠军。1938年,墨索里尼签署种族法令,阿帕德·魏斯不得不离开博洛尼亚主教练职位,居家逃往荷兰,1942年被纳粹逮捕,1944年死在奥斯维辛。

离开博洛尼亚前最后一场比赛,19381016日,阿帕德·魏斯执教的球队20战胜了对手——对手是……狂热的极右法西斯分子钟爱的……拉齐奥。

意大利前总理伦齐说,“如果是我,我会穿着赞助商换成大卫星的球衣出场。”大卫星又称六芒星、大卫之星、所罗门之星、所罗门封印、希伯来之星、犹太星、六角星,是犹太教和犹太文化的标志。以色列建国后将大卫星放在以色列国旗上,因此大卫星也成为了以色列的象征。

已经慌不择路的洛蒂托也赶紧表示,“愿意考虑”——但这一措施能否成为现实,还需要找意大利足协报批。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