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冠军到0比5惨败日本 小铿锵玫瑰何以堕落?

10-27 17:00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报道

10月25日,U19女足亚青赛半决赛,中国U19女足国青队0比5惨败日本。尽管这支女青还有机会争取明年的U20女足世青赛资格,但以这样一场完败,且是坐镇主场遭遇惨败,0比5的结果令人难以接受。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一结果很正常,何况对手又是日本。

但如果稍微了解女足和女足青少年的发展情况,就会感觉到这一结果太不正常。因为这支队伍的大部分球员,曾被誉为“中国女足最希望一代”,也被视为可以接班1999年夺得世界杯亚军、1996年获得奥运会银牌的那支老女足。4年前,以这批球员为班底的中国女足,夺得第二届青奥会冠军,这是中国足球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而且,当时的日本队根本无法与中国球员进行对抗,朝鲜队也是手下败将。但4年后,以这批球员为班底的队伍居然0比5惨败日本,且很可能在季军争夺战无法击败澳大利亚。

过去4年,这支队伍究竟发生了什么?此前,这批女足队员曾连续参加潍坊杯国际邀请赛,记者也曾临时客串解说嘉宾,因而,对这批球员的状况算是有所了解。更为重要的是,她们曾是中国足球第一批世界冠军成员。面对这样的惨败,实在让人无法接受。从世界冠军到0比5惨败日本,中国足协应该有人站出来为此承担责任。因为,造成今日之惨状的根本原因在于人祸

①曾横扫世界的无敌小玫瑰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国女足勇夺银牌,三年后的女足世界杯,以刘爱玲、孙雯、温丽蓉、高红为代表的中国女足,决赛苦战东道主美国120分钟不分胜负,最终点球惜败。当年的中国女足,距离世界冠军只是一步之遥。  

但在2014年于南京举行的第二届夏季青年奧林匹克运动会,中国女足横扫所有对手,以全胜战绩夺取冠军,这是中国足球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而当时的那批队员,目前则有多人正在南京征战女足U19亚青赛。

或许,已经很少有人记得夺得冠军的那位女足主教练,他便是江苏足球名宿陆忆良。2013年初,为准备次年在家门口进行的第二届青奥会女足赛,中国足协女子部的工作人员和陆忆良领衔的教练组,展开为期两年的备战工作。从选拔女足小球员到队伍最终成型,球队一直在苦心修炼。2013年的东亚区女足U14锦标赛,这些女足小球员们表现惊艳,2比0战胜日本、1比0击败,对阵韩国更是5比0大胜,最终以全胜战绩夺取冠军。

此前,亚足联每一年都会按照地区举办女足U14锦标赛(AFC U-14 Girls Regional Championship)。其中,东亚区比赛基本放在香河基地。而过往参赛的小女足,还从来没有像这批99-00年龄段的中国女足那样,能够连胜日本、朝鲜和韩国。陆忆良率领的这批1999-2000年龄段的中国小姑娘们,则是第一次创造如此纪录。而在次年的这项地区锦标赛,下一届小女足则是0比2不敌朝鲜、0比1小负日本,小组赛未能出线,也就谈不上卫冕。正因此,这批出生于1999-2000年的女足小姑娘们,被称为是“中国女足最有希望的一代”。圈内人士甚至认为:中国女足的复兴希望,将会由这一批小姑娘们来完成。

然而,只经历短暂的4年,这批“最有希望的一代”已经让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通过观战,被誉为是“毫无希望的一代”。四年期间,这批队员究竟有着一种怎样的经历?人还是基本那些人,但是,比赛中反映出的东西已经让人感到绝望。这究竟是为什么?

②人祸!冠军教练离奇下课 

就在2014年青奥会结束后两年,2016年约旦女足U17世少赛,中国队当年的两个手下败将朝鲜和日本,于决赛苦战120分钟不分胜负,最终朝鲜队点球取胜并夺冠。而在那一届大赛,一直被视为南美女足弱旅的委内瑞拉队,竟然还闯入四强。但谁能想象得到:就是这支委内瑞拉队,在2014年南京青奥会女足赛冠亚军决赛,则以0比5惨败中国女足。而夺取世界冠亚军的朝鲜、日本,也曾被中国小女足踩在脚下。

然而,当朝鲜和日本能够参加女足U17世少赛时,中国女足连参赛资格都没能拿到。这其中,固然因为约旦作为东道主,已经提前占据一个亚洲席位,使得亚洲本应给予的3个名额,在那一次只能通过女足U16亚少赛,给到冠军和亚军两个。2015年,女足U16亚少赛在中国武汉举行。作为东道主,中国U16女少队最终仅列第三,无缘次年的约旦女足世少赛。当年在半决赛,中国队虽然1比2不敌朝鲜,但实际场面还是占优。只是朝鲜队把握机会更好,更为走运一些。

正常情况来讲,陆忆良率领小女足拿到世界冠军,理应继续执教下去。然而,中国足球往往就是领导一有变化,很多事情缺乏延续性。2013年底,中国足协开始内部机构调整,各部门的人员特别是中层领导开始大轮岗。当时,女子部便更换新的领导。本来,陆忆良在参加青奥会前,便有传言将会让位。随后经过各方努力,陆忆良还是继续担任主教练并以夺冠收场。但率队夺冠后,陆忆良便就此下课,这支队伍转眼就交给高红。于是,高红指挥这支U16女少征战亚少赛。但很遗憾,这批被寄予厚望的女足队员没能冲出亚洲。因为没有拿到世少赛资格,这批小姑娘们也就失去更多的国际比赛机会,无法像日本、朝鲜同龄姑娘们那样得到更大的锻炼。

但考虑到这批女足球员的潜质,加上需要准备2017年女足U19亚青赛,足协女子部还是于2016年组织多次集训,包括参加一年一度的潍坊杯。结果,面对三支参加U17女足世少赛的队伍新西兰、加拿大和日本,中国女足国少队仍以三战全胜的成绩获得冠军,包括击败日本队。但就是这样的一批球员,一年之后竟然以0比5惨败日本队。除了日本,本届女足U19亚青赛面对老对手泰国,中国队仅以2比0勉强战胜对手。但在两年前的女足U16亚少赛,球队则是以5比0和8比0横扫泰国,成绩退步之大让人难以置信。

③“女版拉尔斯”制造惨败 

今年3月,就在这支女足国青队正式准备U19亚青赛时,中国足协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发布一份集训名单。其中,主教练一栏赫然出现荷兰人海斯特琳娜的名字。据说,海斯特琳娜也是通过足协组织的竞聘所产生的主教练。而且,鉴于此前几任中国女青队的主教练未能率队冲出亚洲,中国足协希望能够聘请高水平的外教,用来改变女足现状。应该说,中国足协的想法不错,可是,倘若聘请的是一名高水平的外籍主教练,倒也可以理解。但问题在于这位荷兰女帅又是一名欧足联讲师,此前虽有执教经历,但毫无成绩可言。某种程度来说,她同男足99年龄段U18国青队聘请的德国人拉尔斯·伊塞克是一个类型。 

拉尔斯执教U18国青队仅三个月,便被证明能力有限,再加上外界强大的舆论压力,中国足协果断换帅,便出现贾秀全紧急救火的一幕。但相比之下,女足的关注度本来很低,女足青少年几乎无人关注。于是,这一代女青球员逐渐沦为“毫无希望的一代”。

虽然海斯特琳娜曾在澳大利亚女足国家队执教,但一个客观的情况不得不提:澳大利亚足协由于聘请的技术顾问是荷兰人,荷兰人当然推荐本国人接替应邀前往美国女足任职的塞尔曼尼,这是很正常的现象。而且在她接手后,澳大利亚女足队员对其颇有微词,无论是训练还是日常指挥比赛。不到一年,海斯特琳娜就同澳大利亚足协分道扬镳。再往前,她在执教约旦女足期间,也是同队员们闹得很不愉快,三名约旦女足球员甚至公开指责其为“女同”而拒绝到国家队报到,拒绝参加训练。僵持一段时间后,约旦足协只能与其解除合同。离开澳大利亚后,她也只是担任讲师。 

对于中国女足而言,需要的是一名具有丰富临场经验的教练,而不是只会滔滔不绝授课的讲师。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位讲师自上任之后,在选人方面绕了一个大圈,直至对阵日本,才基本回归最初夺取世界冠军的主力阵容。但即便如此,部分球员还是被安排在并不擅长的位置。这就是中国足协技术部为中国女青寻找的“洋帅”。

0比5这样的惨败,让人感觉十分无奈。因为,她们曾经是那么有希望的一代,就这样被不知不觉地毁掉了。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众多不明真相的人或许还会指责我们的女足球员。而真正应该承担责任的人,则是躲在暗处……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