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的巅峰PK52周的稳定 大满贯or世界第一孰重要?

段伊伊 10-27 13:26

记者段伊伊报道

2017年的女子网坛在小威暂别后形成了空前开放的竞争局面,也就此衍生出了许多值得讨论的话题:七人有望争夺年终第一、五人七次登顶世界第一、两位新科“90后”大满贯冠军,以及世界第一和大满贯究竟孰轻孰重?

世界第一的头衔和大满贯冠军,对于任何网球选手来说都象征着至高无上的荣誉。也许有球迷会问:何必选择,兼得不就好了?话虽如此,但放眼如今女子网坛,同时收获大满贯和世界第一似乎变得不再那么容易。新加坡总决赛期间,本报记者就这一话题与多位同行及球员进行了交流。

543ace57ly1fkpvwtzm4fj20hs0a0417.jpg

女子世界第一含金量不如男子?

在女网历史上,夺得过大满贯却未曾加冕世界第一的选手不在少数,斯齐亚沃尼、斯托瑟,巴托丽……今年的法网冠军奥斯塔彭科和美网冠军斯蒂芬斯就是最新的案例;但成为世界第一却没有大满贯入账的阵容,就显得屈指可数——扬科维奇、萨芬娜、沃兹尼亚奇、普利斯科娃和哈勒普。对于她们,外界习惯冠上这样一个称号:无冕球后。

对比男子网坛,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例——马塞洛·里奥斯。这位绰号“独狼”的智利名将在1998年短暂地登顶过世界第一(6周),他曾在同年的澳网打入决赛,但最终不敌捷克选手科尔达。

光从数据上看,是否可以说女子世界第一的含金量不如男子?

其实大家陷入了一个误区,虽然同为网球运动,但男女球员的比赛仍然存在很大差异。首先在大满贯比赛中,男子实行的是五盘三胜制,女子则是三盘两胜,虽然实力是决定最终结果的主要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更短的赛制意味着更大的偶然性。

其次是男女球员发球水平的差异。熟悉网球的球迷不难发现,女子球员发球的统治力并不那么突出,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多的破发。从天赋和实力的角度来看,女子排名前二十位球员之间的差距要远小于男子排名前二十的球员。WTA Insider资深作者考特尼告诉记者,“我曾经采访过很多男子球员,当他们在场上面对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等巨头选手时,大多数人打心底里不相信自己能够获胜。但如果你去询问女子排名在百名开外的球员,她们依然会认为自己有机会击败世界第一。”所以,用ATP的情况来类比WTA,本就是不合适的。

大满贯为何更受宠?

那么回到女网的情况中来,大满贯冠军成为世界第一标配,甚至在关注度上超过世界第一的现象又是怎样形成的?

timg.jpg

前世界排名第一、曾获得18座大满贯单打桂冠的网坛名宿纳芙拉蒂诺娃就在近期表示,奖金是造成这一观念的主要原因。在纳芙拉蒂诺娃参赛的年代,大满贯的受重视程度远不如现在,球员在巡回赛中赚得的奖金要比大满贯来得更多。“要是我赢下了一站巡回赛冠军,我能在一周之内拿到3万到4万美元的奖金,但是赢下温网才只有2万5美元。”但随着四大满贯组织者的推动,赞助商的增加,以及电视转播和媒体报道的介入,大满贯比赛开始更为人所熟知,球员们自然也更加重视。

就从本赛季美网的奖金额度来看,冠军选手能够收获370万美元,亚军也有182.5万美元入账,而对比同样久负盛名的印第安纳维尔斯赛,冠军的奖金数则是102.8万美元,差距一目了然。

况且对于一般的网球迷而言,想要追着看完长达10个月,除大满贯和大小年终外近53项巡回赛事,不仅对观看渠道的要求极高,在时间上也未必允许。因此,星光更加闪耀、转播力度更大的大满贯赛事自然成为他们的首选。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大满贯高于一切的观念。如果球员没能赢下一个大满贯头衔,那个赛季很有可能就会被视为不成功。

然而对球员来说,将这样的观念强加在他们身上并不公平。纳达尔就不止一次提到过,如果外界开始把网球视为一个只有八周(四大满贯举办周期)的项目,将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项运动在一年长达10个月的时间里都在举办着大大小小的比赛。如果靠四大满贯的表现来评价网球选手,而忽视他们在巡回赛中的发挥,这就像是仅凭运动员在奥运会的成绩论英雄一般,完全抹去了背后四年所付出的努力。

2周的巅峰 PK 52周的稳定

了解了以上原因,让我们再来看最后一个问题,对于网球选手自身来说,大满贯和世界第一,哪一个成就更难实现?

在纳芙拉蒂诺娃这样两者兼得的名宿看来,取得年终第一的难度要来得更大。“这意味着你在全年都要有稳定的发挥。只有最杰出、发挥最为出色和稳定的球员能够取得这项头衔。相较之下,你只需要保持两周的火热状态就有可能赢下大满贯。”

而对于在荣誉簿中只收集到一项的球员而言,有一句歌词也许能够很好的形容她们的心情: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那个还没被攻略下的城池,永远是最难也最想得到的。

G----fynfvar4041756.jpg

现世界第一哈勒普曾经两度打进大满贯的决赛,都是在法网。只可惜不论是2014年还是2017年,她都在决赛中以三盘不敌对手。“在我看来赢下大满贯要更难,因为我还没有取得过这一成就。我已经是世界第一了,所以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夺取大满贯。我不知道最终是否会实现,但我会为之努力,一切就交给未来吧。”

关于外界无冕球后的讨论,哈勒普也很平静地看待,“如果我拿到了大满贯却没有登顶世界第一,人们就会有另一番言论。在我看来两者都很重要,如果你想要职业生涯开心的结束,自然是两项荣誉都要取得。”

而在奥斯塔彭科看来,赢下法网冠军是今年最高光的成就之一,但谈及明年的目标,拉脱维亚小将首先提到的就是稳定性。“如果我能在明年保持更好的稳定性,我的表现将会更好。”

作为“90后”球员中首位世界第一,沃兹尼亚奇自然更偏爱自己已经取得的成就。丹麦“甜心”曾在球后的位置上坐满67周,并且在2010年、2011年成为年终第一,但她至今还没有大满贯奖杯进账。2007年的法网是沃兹尼亚奇的大满贯初体验,在那之后她曾连续36次出现在大满贯的赛场上;2009年和2014年的美网,沃兹尼亚奇两度打进决赛,却分别败在了克里斯特尔斯和好友小威的拍下。

如何看待世界第一和大满贯冠军重要性,沃兹尼亚奇认为因人而异,“很显然我没有赢得过大满贯的冠军,但是打出2周的巅峰表现和维持52周的顶尖状态,光是看数字就能分出高下了。两项荣誉都很难得到,如果我必须要选择的话,我会选世界第一。”

其实翻看过往记录会发现,有不少在如今被我们认为是网坛名宿的球员,在登顶世界第一时,也没有大满贯冠军的光环加身。2003年的克里斯特尔斯就曾是其中一位,事实上,克妈在赢得2005年美网冠军之前,在大满贯决赛场上吞下了四场败仗。毛瑞斯莫也是如此,法国名将在1999年首次亮相澳网决赛赛场,但直到2006年,她才在同一片场地拿到生涯首个大满贯。2004年,毛瑞斯莫在四大满贯的表现是一次晋级半决赛、三次进入1/4决赛,加上雅典奥运会银牌的表现,才守住了世界第一的位置。

或许对于退役倒计时的扬科维奇和已经退役的萨芬娜来说,没有大满贯头衔的确会是生涯履历上的遗憾之一,但对于现役的三位球员——沃兹尼亚奇、普利斯科娃和哈勒普而言,日子还长着呢。这之中最年长的沃兹尼亚奇不过27岁,今年更是七进巡回赛决赛,状态依旧稳定;普利斯科娃当了八周世界第一,曾在2016年打入美网决赛;而哈勒普依然在享受着球后的热度。想想苦熬了两年的克里斯特斯和毛瑞斯莫,现在就看衰以上三人的职业生涯,迫切地给她们冠上无冕球后的帽子,未免有些操之过急。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