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局和足协大棋局:六项举措为青少年足球保驾护航

11-02 10:42 体坛+原创
肖良志《体坛周报》资深足球记者

  记者肖良志北京报道

  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越来越重视发展青少年足球,而且是动真格下一盘大棋,每一项计划都要落到实处。已经实施和正在推进的措施多达六项,这些措施将改变中国青少年足球基础薄弱的现状,未来可期。按照中国足球10年战略,5年后青训要有成果,10年后国家队要有变化。

  一、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在行动,选拔球员到阿根廷学习培训。

  2017年8月份,在国家体育总局部署和支持下,北京体育大学成立了中国足球运动学院,不久之后,中国足球学院就在青少年足球发展方面确定了具体的计划,希望实现“人才的国际化”,选拔优秀球员到阿根廷进行学习和培训,就是中国足球学院为青少年足球发展助力的措施之一。

  10月份,中国足球学院已经启动了赴阿根廷学习培训球员的选拔。辽宁省体育局是中国足球学院的战略合作单位,辽宁也成为输送球员的主要根据地之一。按照计划,赴阿根廷学习培训球员的年龄段为1999年至2002年。辽宁省体育局在选拔球员的时候条件比较严格,选拔对象的身高要在1米80以上,主要是在大连和沈阳两地展开选拔。

  赴阿根廷学习和培训,是刚成立不久的中国足球学院的一种尝试,也是对精英系列青少年足球发展的一种补充。

  二、充分利用青运会和全运会杠杆,男女青少年组别各自增加到8个,保证每个年龄段球员都能参赛,调动省市协会积极性。

  为大力提高青少年足球人才基数,并确保各级国家队在参加国际足联世青赛和世少赛、亚足联亚青赛和亚少赛、奥运会等国际赛事时有最佳适龄青少年球员数量贮备,充分发挥青运会、全运会综合性运动会的竞赛杠杆调节作用,提高省及市体育行政管理部门、足球协会对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的重视度与支持力度,落实国家体育总局对全运会、青运会竞赛设项调整的原则与精神,结合我国青少年男、女足球发展现状并着眼未来,中国足协拟将青运会和全运会的竞赛组别设置在现有基础上进行统一考虑进行设计,在参赛注册资格与竞赛办法上进行配套调整政策。

  主要的措施,就是对现行的青运会和全运会竞赛组别进行重新设置,尽最大能力覆盖男女足青少年队伍的组别,让更多的球队参加青运会和全运会。具体的措施如下。

  建议调整方案:

  (一)青运会

  1、竞赛组别设置

  设置16个年龄组别,即:

  男子城市组:U17、U15、U13、U11

  男子省市组:U18、U16、U14、U12

  女子城市组:U17、U15、U13、U11

  女子省市组:U18、U16、U14、U12

  2、配套政策要求:

  (1)对青运会的参赛代表单位资格放开,及对各省参赛城市的数量放开,接纳以“城市”和“省(直辖市)”为参赛代表单位,分别参加所属系列的年龄组别赛事,即以“城市”为代表单位的参加城市组各年

龄组别的赛事(男足和女足 U17、U15、U13、U11);以“省(直辖市)、解放军、行业体协”为代表单位的可参加省市组各年龄组别的赛事(男足和女足 U18、U16、U14、U12)。

  (2)每省参加青运会城市组各组别决赛的城市数量不限定。

  (3)中国足协已命名的 17 个全国足球重点城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大连、青岛、武汉、延边、深圳、广州、西安、沈阳、成都、昆明、长春、厦门、南京)中,除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个直辖市应参加省市组的比赛外,其余13个重点城市必须以城市为代表队参加青运会男子和女子共8个年龄组别的比赛。2019年青运会应不少于男子和女子各两个组别参赛,2023年青运会应达到男子和女子各四个组别全部参赛。如达不到参赛队数标准,则取消重点城市命名。

  (4)实施青运会参赛注册“省”与“市”分别注册制度,即:对以“城市”和“省(直辖市)”为代表单位参赛的球员实施分别注册,在一届青运会上运动员只能参加一个组别的比赛。以城市为代表单位参加

了青运会的球员,只能以该城市为代表单位继续参加全运会,不得代表省(直辖市)参加全运会,反之亦然。

  (5)2019年青运会男足和女足U17组允许2001年(18岁)出生的球员混编参赛,每队可注册2001年出生球员10人,上场不得超过6人。

  (6)2021年全运会男足和女足U19组允许2001年(20岁)出生的球员混编参赛,每队可注册2001年出生球员10人,上场不得超过6人。

  (7)在青运会决赛年的前 1 年开始设立“全运会、青运会比赛日”,采取年度积分制确定决赛的资格。决赛每个组别为16支球队。

  (8)如有香港、澳门、台北球队在决赛年报名参赛,则由年度积分排名第15名和第16名的球队与其进行附加赛,确定进入决赛的球队。

  (二)全运会

  1、竞赛组别设置方案

  共设置 18 个年龄组别,即:

  男子城市组:成年组、U19、U17、U15、U13

  男子省市组:U20、U18、U16、U14

  女子城市组:U19、U17、U15、U13

  女子省市组:成年组、U20、U18、U16、U14

  2、配套政策要求:

  (1)全运会增设城市组青少年竞赛组别,即除现有男子城市成年组(中乙和中丙俱乐部球员参赛)外,设男子和女子 U19、U17、U15、U13八个组别。

  (2)每省参加全运会城市组各组别决赛的城市数量不限定;

  (3)以省(直辖市)为代表单位竞赛组别进行增设,即除现有男子为 U20、U18 组外,增设 U16、U14 二个组别;除女子现有成年组、U18组外,增设 U20、U16、U14三个组别。

  (4)在全运会决赛年的前2-3年开始设立“全运会、青运会比赛日”,采取年度积分制确定决赛的资格。决赛每个组别为16支球队。

  (5)如有香港、澳门、台北球队决赛年报名参赛,则由年度积分排名第15名和第16名的球队与其进行附加赛,确定进入决赛的球队。

  (6)实施奖牌“321”政策,即:第一名计算为3块金牌、第二名计算为2块金牌、第三名计算为1块金牌、第四名计算为3块银牌、第五名计算为2块银牌、第六名计算为1块银牌、第七名计算为3块铜牌、第八名计算为2块铜牌、第九名计算为1块铜牌。

  三、局长助理杜兆才亲自抓落实,不能忽视女足青少年发展。

  中国足协内部进行重新分工之后,各级国字号以及新成立的男女足精英青训部都直接归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党组成员、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亲自管辖。新成立的两个部门,肩负男女足各级青少年国家队发展、青训中心建设、青少年足球系统结构性搭建重任,凸显了中国足协对男女足青少年足球发展的重视。

  校园足球归于教育部门,中国足协管辖的是精英系列的青少年足球,除了打造一个更为科学良好的青少年足球系统之外,抓好各级青少年国家队的龙头作用,对于带动青少年足球发展至关重要。要想真正发挥龙头作用,各个级别的队伍都要全力争取良好的大赛成绩。

  10月28日,荷兰人海斯特琳娜率领的女足国青队迎战澳大利亚,唯有胜利才能晋级2018年世青赛。对于这些年轻的女孩子而言,如果能够到世青赛这样的最高舞台上去锻炼和提高,将让她们的足球之路变得更加光明,同时也会为女足国家队储备更多的人才。一旦被淘汰,失去世青赛这样的机会,这些女孩子的未来令人堪忧。

  海斯特琳娜像男足国青队前主帅伊塞克一样,从一开始就没有体现出应有的能力,像极了其同胞里克林克。硬仗面前,无法指望海斯特琳娜从心理上和思想上位姑娘们做些什么。10月27日,杜兆才亲临女青驻地,曾经做过教练员有着丰富经验的他,用自己的方式,为姑娘们消除了包袱和压力。10月28日,和澳大利亚比赛时,女青如猛虎下山,3比0完胜澳洲袋鼠,搭上了2018年世青赛的末班车。

  按照杜兆才的思路,无论是男足还是女足,一个都不能放过,都必须做出应有的努力。

  四、在欧美建立多处训练基地,实施高质量洋务运动,借鸡下蛋。

  在青少年球员的培养上,中国足协坚持多条腿走路,请进来,走出去,借鸡下蛋。和过去不同的是,中国足协现在明确到欧美建立多处训练基地,让更多青少年球员接受国外先进足球模式的熏陶。

  此前,初步确定的海外训练基地有德国、西班牙、巴西等,后来,又专门派人到捷克等国家考察接洽,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建立美洲青训中心和欧洲青训中心。既然是建立青训中心,肯定要有办事机构。德国,必定会成为中国足球的最大海外基地。为了U20项目,中德在德莱利茜建立合作中心,邵佳一担任项目负责人。建立德国青训中心之后,中国足协可能会专门设立办事处,瑞士盈方等和足协关系密切的公司会提供很多帮助。

  五、聘请国际和国内优秀专家为青训总监,每个年龄段都要设立青训总监,每个青训中心设立青训总监

  2017年,中国足协在青训方面取得很多突破,聘请高水平的外籍专家担任青训总监就是其中之一。此前,亨利的恩师、法国人达米亚诺已经成为中国足协青训总监,负责整个中国足球的青训搭建事宜。

  设立整个中国足球的青训总监,除了搭建一个先进的青少年足球系统之外,还有提高青训教练员水平,提升青训的训练质量,传授更好的训练方法,统一技战术风格等等。

  同时,中国足协也在国内物色相关的技术总监,李树斌经过面试之后率先到位并很快进入角色。按照计划,中国足协将为每个年龄段的青少年足球设立青训总监。中国足协将在全国各地建设43个青训中心,每个青训中心都要设立自己的青训总监。在各级青训总监的努力下,中国青少年足球不再各自为战,一盘散沙。

  六、全面实施选拔队制度,元老名宿团全程选拔和监督。

  从2017年开始,中国足协在按照单年龄段设置联赛的基础上,每个年龄段都建立了选拔队制度。所谓选拔队,就是提前为正式成立各级国青队、国少队进行人员储备。而且,中国足协实施的是“大选拔队制度”,让更多的青少年球员接受国际高水平赛事的锻炼,可以培养出更多的人才。

  比如说沈祥福率领的2001年龄段选拔队,即2024奥运会希望队,目前是两支队伍的建制,规模是50人。只要是参加国际性赛事,两支队伍分别以A队和B队参加,所有球员都经受了考验,最终人才储备肯定要比一支队伍大得多。

  按照中国足协的设想,如果选拔队长期保持较大的规模,等他们长大成人之后,输送给职业联赛的就不是几个、十几个人,而是几十个甚至更多。经过职业联赛的洗礼之后,国家队的人才储备必定更加丰厚,可谓一举多得。

  不久之前,中国足协提前启动了2028年奥运会队伍的选拔,元老名宿团全程参加选拔并且监督选拔的过程,避免了“关系户”,对孩子们的成长是好事。

  搞青少年足球,的确不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时间的积淀才行。中国足球也有自己的十年战略,5年之后,青训要有成果;10年之后,国家队要有变化。在总局和中国足协的大棋局下,只要认真落实,中国的青训在5年之后肯定会有变化。只要青训有了变化,整体的训练质量上去了,训练方法丰富科学了,国家队在10年之后一定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