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琛谈与“世”隔绝12年:中国足球不缺人才缺伯乐

周继明 11-03 17:13

体坛周报特约记者周继明报道

12年一个轮回。

1992年,克劳琛曾险些担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不过最终,中国足协选择了施拉普纳。

2004年,克劳琛接手中国国青,并在次年率队在世青赛上讲了个“童话般的故事”。2比1胜土耳其,3比2胜乌克兰,4比1胜巴拿马,只是在1/8决赛中,补时阶段的丢球,让中国队最终以2比3憾负于德国队。

2005年的辉煌是短暂的,此后的12年间,中国男足各级国字号均无缘国际大赛。

2017年10月,在德国小镇比肯菲尔德中国产业“橡树园”创始人之一安迪·舒尔茨邀请下,克劳琛再次来中国的多个城市指导青训。日前,克劳琛在北京接受了我们的专访时表示,“中国不缺少足球人才,缺少的是伯乐以及让人才持续进步的青训体制。”

善于发现球员的才能

教会郜林用脑子踢球

体坛:1992年施拉普纳来中国执教中国国家队前,有消息说,您当时也是候选人,您知道这件事吗?

克劳琛:不知道,我当时在德甲执教。我听说过德国足协在给中国国家队推荐教练,由德国大众汽车赞助,工资由德国大众支付,仅此而已。我当时对中国和中国足球都不太了解。直到2004年到中国为国青队选拔队员,我才听到更多人提起这件事。

体坛:2005年是个什么机遇,让您来中国执教了国青队?

克劳琛:这是中国足球为准备08奥运会与德国进行的一次合作,德国方面合作的是巴特基辛根市,巴市市长希望来自中国的青年队能以巴特基辛根市为永久基地、或集中训练至少一到两年。市长咨询德国足协谁来当教练,足协征求我的意见,我认为是个好主意。然后就开始到中国选拔队员,我和克里特、怀斯、奥克斯瓦根四个人到宁波、上海、武汉、成都,挑选了100名队员,后减到60、最后确定为30人,其中有冯潇霆、陈涛、赵旭日、周海滨、崔鹏,王永珀……我记得到巴特基辛根那天是2004年圣诞节前一天。我们在那训练、比赛,还去了奥地利、荷兰打比赛,应著名的阿根廷职业俱乐部河床邀请,我们还去布宜诺斯艾利斯训练比赛了三个星期。

有个有意思的现象,冯潇霆、蒿俊闵等几个已与职业俱乐部签约的队员2005年4月才加入球队,但那些没打过职业联赛、却在德国多练了几个月的队员比他们进步更大。遗憾的是,2005年世青赛后,这个项目就因资金中断而没再继续下去。

体坛:您多大程度上提升了年轻球员的水平?

克劳琛:我从体能、技战术层面都提升了球队,他们进步很快,一场比一场踢得好。

体坛:哪些队员给你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克劳琛:郜林、王大雷、芦林,还有赵旭日,他具有球队的领袖气质。

体坛:郜林在哪些方面打动了你?

克劳琛:他的跑动、预判……发现球员的才能和特点是种艺术,我拥有这种艺术。郜林身体强壮,富有侵略性,他可以很好的从正面、及背向控制球,头球也不错。我们对他进行了很多角色训练,左右脚射门,控制球,跑动,几个月后他还学会了用脑子踢球。

为何下课?问谢亚龙

中方不满我?谣言!

体坛:2005年是中国国青队不管是比赛过程还是结果,都称得上是惊艳,您能总结下成功的经验吗?

克劳琛:训练当然是第一位和最重要的,我们每天上午训练两小时、下午两小时,技战术、体能,以及不同位置的角色训练,攻防转换,分防守、进攻组训练。早晨布置技战术,晚上分析比赛,用黑板的那种,我一天大约八个小时和队员在一起。

体坛:4场精彩的比赛,哪几个细节给您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还记得董方卓推您的事情吗?

克劳琛:中国队整体踢出了现代足球特点。现代足球就是争夺时间和空间。有时我们能有连续16、17脚连续传球。我们对乌克兰、土耳其攻入了精彩进球,郜林、蒿俊闵的进球,芦林进过漂亮任意球。但一个重大比赛最重要还是开场,所以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第一场对土耳其第87分钟赵旭日攻入的那脚制胜远射,要知道土耳其是欧洲U19锦标赛亚军。

董方卓的性格有点问题,他在曼联训练中受伤,当时国青前锋只有郜林,芦林和王永珀都有伤。我咨询了队医,队医说董方卓只能上场踢20分钟,他的特点是速度很快,我很喜欢他,经过考虑我还是把他加入了最后20人名单。1/8决赛对德国,我以为会进入加时赛,所以快到90分钟时我让董方卓做准备,但德国队此时进球了。输了比赛,我们很失望。我去感谢每一位球员,这时董方卓可能太失望了,他没推我,而是用语言侮辱了我。为强调纪律,我通报了中国足协和曼联主教练弗格森。两年后曼联到北京比赛,我的朋友弗格森邀请我去看比赛,董方卓还专门找到我道歉,这是我唯一一次遇到有问题的队员。

体坛:有故事说,中方教练组纠正了您很多临场指挥方案……

克劳琛:我从未听说过。我和整个教练组有很好的合作,所有人对比赛都很满意。这是个谣言。

体坛:那为什么世青赛后您却离开了教练位置?

克劳琛:我不知道,你应该去问足协的官员。杨一民、谢亚龙,现在他们都在监狱里,你应该去问他们。

体坛:是因为您不听话?

克劳琛:不,后来是南勇表示希望我去执教正在备战世界杯的中国女足……

体坛:您拒绝了?

克劳琛:没有,我执教了很短一段时间,但我发现我一生只执教过男足,我没有继续下去。

体坛:那您当时的想法是什么?

克劳琛:我很愿意继续执教这些队员,去打08年奥运会。我知道,直到今天还有很多球迷、记者在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个项目停了下来,我不知道。要知道这拨队员的80%十年后仍是中国国家队和中超最优秀的球员。

体坛:如果您再继续执教这些队员,会发生什么?

克劳琛:足球里从没有如果,但是如果还是我和我的教练组带领这批已有很好个人能力、技战术成型、斗志高昂的队员,他们将在08奥运会上有很好表现,我对这支球队充满信心。我和这些队员这些年一直有很好的联系,这也说明这个队有非常好的团队精神。

体坛:后来还和中国足球有过接触吗?

克劳琛:世青赛后一直有中国俱乐部邀请我,但那时中国职业联赛有很多问题,我不想去执教中国俱乐部,但我很乐意来中国讲课、发现和挖掘人才。

中国不缺人才缺伯乐

最适合学习德国模式

体坛:您认为中国足球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基础,人才,还是职业联赛?

克劳琛:中国一点不缺足球人才,但问题是缺乏发现人才的人才。我去过中国的很多城市、很多中小学,到处都是人才,但中国缺乏球探。而好不容易发现了人才,还有两个问题。一是缺好的教练、好的训练,第二是缺乏经常、固定的比赛,像欧洲那样每个周末都有比赛。你平时训练,周末就要比赛。中国的U21、U19、U17……都没有全国、或全省联赛。

体坛:你都76岁了,你还想为中国足球做些事吗?

克劳琛:当然,否则我不会在这。这次我去台州,本来我只穿着拖鞋和牛仔裤,但我看到整齐排列的孩子,他们俱乐部有几千个孩子,去年我也来过,这次孩子比去年多一倍。我忍不住立即下场指导孩子们训练,我还给他们做了技战术演练,训练了一小时,我仍对足球充满热情。

体坛:即便是面对十岁以下的孩子,您仍充满热情?

克劳琛:是,我想把经验传授给小球员、传授给教练们。你问我中国足球都有什么问题,还有个问题是,现在有太多外国教练参与中国足球,韩国、日本、巴西、德国……我在深圳还看到个英国女教练,但很多人是为了钱。中超买来的球星动辄上千万欧元,恒大、山东,上港……所有人都认为中国足球有钱,所以有人来非为了足球,不是为了中小学、基层做基础建设,而是为了钱,这是个大问题。

同时,中国足球可以从葡萄牙、巴西、塞尔维亚、德国……教练那学到不同的经验,但最适合中国足球的可能是德国模式,不久前习近平主席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已就中德足球合作进行了很好的交流,中国国奥队将去德国地区低级联赛打联赛,这是个很好的计划,与当年那支国青模式很相似。德国足球不仅是卫冕世界杯冠军,而且有一套成熟的青训体系。青训是一个国家足球的未来,我知道中国的校园足球在教育部的参与下有很大进步。

体坛:本赛季的中超已经有了三名德国主帅,下赛季或许会更多,您认为德国教练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教练吗?

克劳琛:德国教练不会自己说最好,那太没意思了,是世界最好的之一。但德国教练体系是值得尊重的,现在巴西足协请德国教练去指导培训教练,英格兰足协也来请德国教练,德国U21国青刚夺得了欧洲冠军,德国队几乎是用二队夺得了联合会杯。

现在德甲涌现出一批年轻教练,包括现执教利物浦的克洛普,克洛普曾是我执教美因茨时的队员。他们对训练、技战术了如指掌。勒夫希望成为第一个蝉联世界杯冠军的教练,但德国队的问题关键在于是否还对胜利充满渴望。

体坛:克林斯曼怎么样?他是勒夫的老师。

克劳琛:不,勒夫是克林斯曼的老师,勒夫给克林斯曼当助理时,都是勒夫设计的战术。

踢球时是中场组织者

不踢球或许能成歌星

体坛:克劳琛在德语里是什么意思?

克劳琛:克劳琛是一个古普鲁士姓氏,来自18、19世纪欧洲北部的一个大省,现在属于荷兰境内。“琛”的意思是“太阳”,像瑞典、丹麦很多人名中的约翰森、斯文森、安德森,那个“森”也是太阳的意思。

体坛:我们知道施拉普纳是他率曼海姆队夺得当年德甲第八、获最佳教练,您德甲的最大成就是什么?您踢过职业足球吗?

克劳琛:我执教过6支德甲球队,带慕尼黑1860德乙冲甲成功,率凯瑟斯劳滕夺得德国杯冠军,带美因茨德甲保级成功。我还曾率突尼斯队打进过2002年世界杯、非洲杯,世界杯预选赛一场没输。我踢过德乙,入选过德国业余国家队。我是中场位置,指挥全场的那种。

体坛:您好像没有带队去2002年日韩世界杯……

克劳琛:没有,因为与突尼斯足协理念不同,我辞去了教练职务。

体坛:方便谈几句您的家庭吗?您有孩子吗?

克劳琛:我有一个关系非常紧密的大家庭,我的兄弟姐妹,我父母去世很早,我和兄弟姐妹们关系很好。我没结婚,有人说我太热爱足球、和足球结婚了,但我有多年在一起的女朋友。生活给了我很多,我感谢生活,没有孩子是我生活中唯一遗憾的事。

体坛:除了足球,您生活中还有什么爱好?

克劳琛:我喜欢很多东西,读书、唱歌,我喜欢卡拉OK,每次去中国我都要去卡拉OK,但我不会唱中文歌,只唱英文歌please release me,纽约纽约,加利福尼亚……我还喜欢F1赛车,我喜欢车,我经常去F1赛场看比赛。

体坛:您声音好吗?

克劳琛:好,有人说我可以成为一个歌星。

体坛:您刚才说1992年时,您对中国不了解,现在呢?

克劳琛:现在我对中国了解很多,我每去一个新国家执教,都会事先去了解他们的历史、文化。

体坛:那您都知道些什么?孔子?

克劳琛:我不仅知道孔子,还知道老子。老子说过一段话,“这个世界上有三件事情,过去了就不会回来。一、失去了的机会,二、说出口的话,三、射出去的箭。”中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国家之一,我热爱中国。

体坛:讲几个您生活中最感动的故事,不只是足球?

克劳琛:我希望世界是和平的,欧洲发生过两次战争,后来演变成世界大战,和平很宝贵,世界已经拥有了60年的和平。这个世界变化很快,很奇妙,数字化,这个世界日新月异。基因技术能够培育出新动物,不可思议。还有中国的高铁,最早是欧洲的高铁,但中国人学会后高铁比欧洲高铁更快、更舒服,中国人很善于学习。生活中奇妙的东西太多了。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