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7的种种第一次 是水到渠成也是继往开来

11-06 07:27
李楷平体坛+/体坛周报 电竞主编,资深电竞媒体人。

本报评论员李楷平

这不是电竞第一次降临鸟巢。

两年前,某电竞决赛在鸟巢举办,我以记者身份成为电竞首登鸟巢的见证者。然而现场的我心情复杂,一方面为电竞登陆北京奥运会主场馆而骄傲,一方面却为几乎空无一人的观众席而叹息。

这次电竞以英雄联盟世界赛总决赛(S7)之名重回鸟巢,场面、人气、竞技水平,都丝毫不逊于任何一场传统体育赛事的盛会。

尽管这不是鸟巢第一次举办电竞赛事,它仍然创下很多第一:LOL全球总决赛第一次全程降临中国,电竞比赛黄牛票第一次炒到数万元,中国四大城市第一次地标性建筑接连出现电竞赛事广告,中国主流媒体第一次用“自己人”而不是“局外人”的口吻来描述电竞……

这些“第一次”并非凭空而来,而是水到渠成。

过去两年,中国电竞潮流涌动。政策红利密集出台,发改委、国务院、教育部、文化部轮番给电竞松绑,全社会的电竞热情正在被点燃。

而电竞游戏项目中,LOL近年来在游戏人数和影响力上一直独占鳌头。RIOT和腾讯以俱乐部为主体,形成LPL联赛、德玛西亚杯赛、全明星赛、洲际赛和全球总决赛,其架构组织与足球如出一辙。在此基础上,SKT、RNG、WE、EDG等战队靠战绩树立品牌,其粉丝号召力正在向皇马、巴萨等迅速逼近。

厚积薄发,LOL只需要一个合适契机来突破临界点。就像一座冰山从零下100度上升到零度,外表看起来不会有任何变化。可一旦突破临界点,它就立刻解冻成水,以滔滔之势向四周蔓延。

2017年LOL世界赛落户中国,就是突破临界点的最后一缕热量。

两年内我在鸟巢见证的两场电竞赛事,一个门可罗雀,一个一票难求。当有4万人涌入鸟巢观看一项电竞赛事时,当韩国少年Faker在鸟巢掩面一哭引发一场微博热搜的海啸时,当决赛门票销售网站因抢购人数太多而瘫痪时,当长城、黄鹤楼、外滩、猎德大桥轮番出现S7世界赛标语时,你很容易想象它在全社会受到了多大的关注。

当然,捅破“第一次”的窗户纸,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

2001年,中国第一次冲进世界杯。翌日《体坛周报》被球迷疯抢,创下卖500万份的历史纪录。然而从那以后16年,中国再也没能摸到世界杯的门槛。

S7决赛落户中国,但两支决赛队伍却来自韩国。中国RNG与WE在四强赛倒在了与韩国人的直接对话中。从S1到S7,中国LPL战队还从来没有夺冠记录。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电竞人群,能够买到顶尖的韩国选手,却屡屡在LOL世界赛折戟。

1984年,许海峰为中国赢得第一枚奥运金牌。同年,吴小璇成为中国一位奥运女冠军。1988年,体操运动员楼云第一次蝉联奥运冠军。四年后,钱红代表中国第一次打破奥运纪录……凭借这一次次的积累,2008年中国才能在鸟巢历史性获得奥运会金牌榜第一,正式迈入体育强国行列。

从鸟巢出发,继往开来,未来中国电竞还需要更多的“第一次”。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