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大雷:我不是神经刀 最好的我会在2022

11-09 15:00 体坛+原创
王晓瑞《体坛周报》国内足球记者。常年报道各级中国男足国字号球队、亚洲足球和中超联赛。

体坛+记者王晓瑞济南报道

30次出场、丢球33粒。从数字上来讲,这并不是王大雷期待的成绩。“我很想把今年的失球数控制在30个以内,既是想要突破一下自己,也希望鲁能队的全年丢球数达到联赛最少。”最终,他的目标完成一半,鲁能和权健并列中超失球最少的队伍;王大雷虽然没能守住“30大关”,但亦在11场联赛零封对手。毫无疑问的是,他是今年表现最好的门将之一,也因此获评体坛传媒2017年超人榜的最佳门将。

但王大雷不觉得这是他的巅峰期,他只愿意承认“更沉稳了”,因为更看重失误率的减少。“我一直都在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学习和完善,我也想摆脱那顶‘神经刀’的帽子。以全新的表现,让更多人认识一个更新的王大雷。”赛季结束,王大雷接受体坛传媒的独家专访。他坦言,处在28岁的年龄,还在一个学习和提高的阶段。“黄金期?成熟期?我现在还年轻,4年后的我,也许更加值得期待吧!”

pub_large151402772_8_271369551.jpg

(一)“我不是神经刀,本想把丢球控制30以下”

体坛+:踢完2017赛季,如何评价球队和自己的表现?

王大雷:本赛季,球队相比前两年还是改变很多。今年最起码在跑动等方面,还是进步很大,这是大家都能看到的。马加特的到来,对于鲁能队的改变,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他让我们在场上上更勤奋,也更敢于拼搏。

至于我个人,还是想要突破一下自己。年初,我曾查阅过鲁能队这些年的数据。从2010年上一次中超夺冠到现在,只有2014年的失球数控制在30个以内(编者注:29个),那也是我加盟鲁能的第一年。本来今年可以创造更少的失球,但在最后两轮发生一点意外。当然,最后的33粒丢球也是全中超最少的。但其实,我很希望能够控制在30个以内,这也是主教练马加特、我的守门员教练安德烈以及整支球队对我的一个要求。

体坛+:30轮踢满2700分钟丢球33粒、11场没有失球,你对这一数据是否感到满意?

王大雷:其实还比较满意。如果可以做得更好的话,有些场次也不会被破门。比如倒数第三轮对阵辽宁第92分钟的丢球,之前还有很多例子。但我觉得,能够创造全中超失球最少,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主教练来了以后,对于球队整体防守的要求更多一些。比赛时,都是从前锋到前卫到后腰直至后卫一起防守。大家的这种协防意识比较好,一个环节漏掉了,后面的人员会帮助你去补位。因此我觉得,30轮仅丢球33粒,这是一种整体防守出色的体现。

体坛+:从表现上来讲,你觉得,2017赛季是不是你的职业生涯巅峰期?

王大雷:我倒没有觉得。就我个人来讲,并没有像2012年-2014年那样非常出彩、特别高光。可能在去年和前年,也有一些出色的表现,但是丢球数多了一些。因为在当时,鲁能队毕竟踢的不是整体足球。巴西人的要求,可能是踢得更加好看,他们十分擅长进攻的打法,防线出现一些漏洞比较正常。那么,能够把控制范围之内的射门扑出或者挡出,我觉得这应该就是足够的。

其实从2012年到现在,我觉得自己的表现一直都是比较稳定。当然,每一名球员都会出现失误。但例如在2012年和2013年,我记得自己几乎就是零失误,可能全年只有那么一次失误。2014年,可能会有一到两次;2015年和2016年就多一点,可能会有两到三次。但在今年,基本上没有什么失误,感觉发挥比较稳定,甚至说要比我年轻的时候稳定很多很多。

年轻时踢中超,一整年战罢可能会有很多失误。虽然某些失误不会影响到球队的胜利,但也是自身一种松懈的表现。而这些年在申花或者鲁能,我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到训练和比赛,努力去争取低失误率或者零失误率。

体坛+:能够做到如此低的失误率,你觉得自己有何秘诀?

王大雷:首先,肯定得要严格要求自己。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完善、不断学习再不断完善的过程。这是每一名球员应该去做的,也是需要持续不断的进步。我很想摆脱那顶“神经刀”的帽子。因为从小踢球以来,大家都会给你带上这顶帽子,但说实话,我不是特别喜欢这个绰号。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抹去这些略带负面、自己不喜欢的说法,让更多人以一个全新的视角,去认识一个更新的王大雷。

pub_large151402772_8_275539064.jpg

(二)“遗憾未能零封扎哈维,喜欢挑战世界级射手”

体坛+:回首2017赛季,哪一场比赛让你印象深刻?

王大雷:其实没有太深刻的,总体来讲比较平稳。但细数起来,对阵富力的那两场令我记忆犹新。第一次交手,扎哈维没有破门,而且还把点球踢飞;等到第二次对阵,他打进一粒点球,但那其实是一个意外。

体坛+:这么说来,你很享受同扎哈维的对决?

王大雷:在场上确实更喜欢对阵一些优秀前锋。比如郜林,我俩从2005年一直踢到今天,他现在也是我的国家队室友。平时在屋里闲聊,我俩经常互相“吹牛”几句。比如他说今天能够攻破我的球门,我说我能零封。其实,也是希望去挑战那些更有实力的射手,虽然有时候会以失败而告终。

至于扎哈维,我本希望能够让他两战鲁能都不进球,但客场的那粒点球,大家都知道那是一个意外。说句玩笑话,当时做出动作以后,我就在想,这也算是给大家做出一个示范,到底什么叫做假摔(笑)。但没想到裁判真的吹罚点球,心情嘛……不过,这也是一个让我学习的过程。

体坛+:在中超,扎哈维是让你最头疼的对手吗?或者说还有更难对付的?

王大雷:那个贵州前锋(指耶拉维奇)蛮优秀的,每次和他们比赛,真的很头疼他。因为他是每球必争的状态,当每一个机会出现时,不管情况是怎样,他都会率先冲上去,就是一种不要命的踢法,而且他的身体素质很棒。

还有浩克的大力抽射、阿兰和高拉特的速度,都是很有威胁。但说到这一点,我很欣慰能够同佩莱、塔尔德利和西塞成为队友。有时候在训练期间,我和佩莱去争头球,我用手他用头,他就能够把我的身体撞翻,简直可以说‘身体太桩了’。还有塔尔德利,总是瞬间一脚射门就得分了,你根本不知道他带球时的下一个动作,是射门?是传球?还是突破?包括西塞,无愧英超顶级前锋,他的射门准星很靠谱。所以在训练之中,我能学到很多东西,确实会有很大的提高。

pub_large151402772_8_271369551.jpg

(三)“马加特的秘诀是训练,德国人适合中国足球”

体坛+:刚才你提到的守门员教练安德烈·伦茨,他有16年的德甲一线队经历,你们是如何配合的?

王大雷:首先,他的职业精神值得钦佩。毕竟做过那么长时间的职业球员,这方面是毋庸置疑的。安德烈对我的要求一直很高。有时候,可能我做得挺好,但他觉得还不够好。他总是对我说,‘王,你可以做得更出色’,这其实就是对球员一种更高的要求。最终当你觉得,原来你可以做得更好时,他的这一方式就是一种变向的鼓励。毕竟是德国教练,肯定有他优秀的一面。可能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沟通会稍微麻烦些。虽然他讲英语,但有时说出一些特别专业的词语,我也听不懂。那时就得去找翻译,这算是沟通上的一个小障碍吧,不是很大的问题。

体坛+:马加特呢,你们又是怎样相处的?

王大雷:从心理学来讲,马加特是一个很会运用语言辅导你的教练。虽然他的话不是特别多,但主教练的那种威严一直存在着。有时候,在你打算松懈时,他就会敲打你一下。最重要的是,他对训练的要求很高。你如果达不到他的要求,情况可能就会很难。比如一个半小时的训练课,假如我们能在一个小时练到他的要求,他就会觉得足够。但如果2个小时还未达到他的标准,这个时间可能还会延长。总体来讲,马加特是一名非常严格的教练。刚来时,可能有人觉得这个教练会练垮我们,但实情不是这样,不像媒体说得那么邪乎。

当然,马加特对于鲁能的改变很大。今年,我们全队的跑动距离应该排在中超前三,这就是一种体现。但在倒数第二轮输给贵州后,教练可能不太满意,分析后发现我们才跑了9万多。后来回到济南训练,就觉得我们没有达到要求,那就先跑起来,然后不断去跑、去踢、去打分队比赛,总之那是很累的一天。但其实,也反映出他对鲁能、对每一名球员的要求是一如既往的。

体坛+:按照你的描述,安德烈和马加特在训练中,会把要求量化为一个标准?

王大雷:可能还是一种严谨的体现,这也是我们对德国人最初的认识。他们对足球的理解和认识,同巴西人、南美人是不一样的。既适合鲁能队,也更适合中国球员。

我突然想起12年前曾经带过我的克劳琛。那时候他执教85国青,我们在德国长期训练和比赛,最终也练出效果并取得一些成绩。德国人带队尤其执教中国球队,一般来讲成绩都不会差。比如天津泰达的施蒂利克,来到中国以后带队连续获胜且保级。我觉得,德国人的严谨还是蛮适合中国足球。

体坛+:在你看来,马加特的严谨,是不是成功克制了你的“神经刀”表现?

王大雷:虽然被叫‘神经刀’,但并不是像大家所讲真的就是‘神经刀’。那为什么老是出现一些问题,因为以前需要出击和补位。南美足球更加崇尚进攻,防线漏洞有时就会更多一些,这就需要我去充当门卫的角色,可能有时候就会出现失误或者丢球。但在马加特执教后,他对球队的要求是整体防守,从前锋线就要这样。换句话说,从佩莱开始就要防守。等到大家都在防守,每一个人都会补位,我的压力自然就会减小很多。这对球队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我自然也会感谢马加特。

pub_large151402772_8_276101538.jpg

(四)“10年我已成为老将,应在鲁能扛起传承责任”

体坛+:球队从8月底踢到最后只赢下两场,结果无缘亚冠,如何看待这一遗憾?

王大雷:挺遗憾的。这么好的球队、这么有能力的队伍、这么优秀的外援和教练,其实,我们应该到亚洲赛场去展现鲁能的风采。但在很多时候,不是一个瞬间、一场比赛就能决定一些事情。因此只能把志向放在心里。卧薪尝胆吧,希望鲁能在2019年可以去踢亚冠。

体坛+:对你个人而言,连续两年无缘参加亚冠,是否也有一种复杂的心情?

王大雷:我踢亚冠的时间挺早的,2007年就曾代表申花参赛。但在当时,我可能不是很理解,我们为什么要踢亚冠?那时只有18岁,不是很明白这些东西,为什么大家都会挤破头去踢亚冠。后来等到2011年,我在申花第三次征战亚冠,到日本到悉尼去比赛,就会觉得,原来踢亚冠是一件很牛的事情。你能到亚冠去展现自己,到各个国家去经历挑战。等到再往后,开始对世界足球具有全方位的认识,就更加期望多踢亚冠。

十年前其实还是小时候,对于足球这项运动的理解,和现在不太一样。年轻嘛,觉得我有资本可以挥霍。但现在年龄大了,今年已经28岁,我就觉得我若有机会征战亚冠,也是到一个更大的舞台去展现自己,肯定对自己是更好的。简单来说,就是现在(对机会)更珍惜了。

体坛+:如今在鲁能,你算是老队员也曾担任队长。比赛中,你身前会有很多90后甚至95后年轻球员,感觉如何?

王大雷:能看到自己以前的一些影子。我刚踢上中超是在2006年,那时在我前面是谁啊,张然你知道吗?健力宝1977年龄段球员。还有张效瑞、李玮锋和姜坤,当时杜威都算是年轻人呢。那会儿的我,可都是和77、78年龄段球员一起比赛。到国家队,前面都是周挺、陶伟这些老大哥,甚至可以把有些人叫做叔叔。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怎么如此年轻。人家都是27、28岁,我才18岁啊。可现在回头看一看,我都已经28岁了。

如今在场上,看到王彤、刘彬彬、刘军帅和吴兴涵他们在比赛,就好像看到自己十年前的一些影子。年轻球员有时候还是会有点膨胀,从我的角度来看,平时训练时,我可能就要尝试多说几句话,告诉他们往前跑一跑,紧张点认真点。因为年龄大了,记得自己年轻时候的状态。经历的东西多了,也会提醒年轻球员,我觉得,这也是一名老队员应该做的事情。

但在鲁能,我还得提起一个人,三哥就是蒿俊闵。他在球队相当于标杆,很少会说话。但只要一讲话,都比较有针对性。他在队里也会说,‘你们这些年轻的没事多加练,别老贪玩。’真是一种老大哥的作用。老队员提醒小队员,也是一件好事,也是促进他们成长的一种方式。现在,责任感真是逐渐在增多,我也是最近两年一点一点形成的。之前也是老大哥们督促我,但现在到了这个年龄,加上鲁能当前的环境,我也有责任督促年轻球员。

体坛+:作为一名老队员,你又如何看待球队今年的进步?

王大雷:我记得踢完去年最后一轮,我就拿着喇叭对着鲁能球迷说,‘请相信我,明年你们会看到一支不一样的泰山队’。其实在那时,我们已经意识到马加特到来半年带给球队的变化。我们每一个人都清楚,鲁能队明年会是什么状态。

虽然在赛季初,每一个人都很低调地去谈保级,但也是不想给予自己更多的压力。因为曾经历过保级,我们知道那是多么一件痛苦的事情。每个人都想不通,山东鲁能队怎么在中超要去保级?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也是让人不可思议,从来不敢去想的问题。所以,我们要求自己的心气不要那么高,但是,这个心气还要保留在我们的身体里,不能外露。等到半程时,球队很多的潜力开始得到发挥,其实也不算出乎大家的预料。

体坛+:很多人都期待你能终老鲁能。明年的计划是怎样?对中超冠军有何渴望?

王大雷:至少在2018年,我会继续留在鲁能。希望明年能够帮助球队拿到一座冠军,或者在中超取得更好的成绩,比如闯入亚冠。我这个人呢,更希望靠自己、靠一帮兄弟们去拼一项荣誉,很享受那样的过程。我还是更喜欢以自己的方式,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pub_large151402772_8_263810807.jpg

(五)“超远距离手抛球很酷,4年前就想在中超破门”

体坛+:本赛季的一些比赛场次,比如主场对阵上港,你会突然施展出超远距离手抛球,这是一种新的尝试吗?

王大雷:很多人都问过我,是不是受到伊朗国家队门将(贝兰万德)的启发。我确实看过他的一些视频,也从中学习很多。但这件事呢,不是说谁有力量就可以抛得更远。环顾中国门将,比我力量优秀的大有人在。关键在于第一是巧劲,第二是想不想去发展这一特长。

去年对阵长春时,我也曾扔出一个手抛球,结果直接帮助刘彬彬形成单刀。从前些年开始,我就一直尝试一些想要去做的事情,那会是很酷的表现。比如一位门将能把足球直接扔过中圈弧,或者一个大脚就是助攻,这都是很酷的事情。现在,守门员不仅是能把足球挡出门外,也需要你去参与进攻。对阵上港,就有那么一个机会,便去尝试了一把。

体坛+:进球呢?有无想过创造一个历史,在中超联赛取得进球?

王大雷:说到这个还是蛮遗憾的。2013年中超最后一轮,我在申花的最后一场比赛。那是客场挑战富力,我在93分钟上去争抢角球,结果一脚击中门柱。其实在当时,我不是直接将球射在门柱上的,而是踢到门框范围以内。结果程月磊反应很快,他奋力扑了一下,改变皮球的运动轨迹,然后就击中门柱弹出。后来我见到他还说呢,这种球都能被你扑到……如果当时打入那粒进球的话,应该也是第一个在中国职业联赛运动战破门的门将?而且,那一脚还是左脚半凌空劲射呢,真是挺遗憾的。

体坛+:28岁对于门将,可能意味着黄金期刚开始。你怎样看待自己的未来?

王大雷:我倒觉得一位门将的黄金年龄,应该从32岁开始。他的成熟期和稳定期,是在32岁至36岁之间。28岁对我来讲,可能已经基本成熟,毕竟我踢职业联赛更早一些。但像曾诚30岁、张鹭30岁、程月磊30岁,包括李帅34岁,他们今年的表现也很优秀。我觉得,30多岁才是一名门将最成熟的年龄段。第一、他有经验;第二、又有足够的能力去阅读比赛;再有,具备足够的资历去呼应队员、足够有能力去处理危险情况。至于我嘛,现在还年轻着呢。我才28岁而已,应该再稳定一些,再去学习几年。争取32岁以后、2022年世界杯踢到黄金期吧。

体坛+:放眼世界足坛,有无自己特别喜欢的门将?

王大雷:我其实看球比较少。但现在,布冯应该算是最稳定的,这么大岁数,丢球率和扑救成功率都摆在那里。从数据上来讲,他确实是最稳定、最成熟的门将。而且在39岁这个年纪,他的经验十分丰富,指挥和阅读比赛的能力毋庸置疑。还有巴萨的门将特尔施特根,很多德国守门员现在都很优秀,也同时代接轨。包括我在鲁能,守门员教练安德烈也是德国人,我一直觉得,这一年之所以发挥稳定且丢球不多,新教练起到很大的作用。

体坛+:但在你的身后,会有很多90后门将正在崛起。比如颜骏凌,还有你的老乡邹德海……会有压力吗?

王大雷:也许他们未来的发展比我更好。但我最想表达的是,必须感谢中国足协的政策,在联赛中禁止使用外籍门将。因为有了这一政策,才能培养出那么多优秀的中国门将。去年在国家队,教练也调过两名97年龄段守门员。其实不论年龄,可以看出中国守门员在亚洲并不差,甚至有些人的能力能够踢到欧洲联赛。我会感谢中国足协这一政策,也希望他们出台更多类似的政策,让更多优秀的中国球员尽快冒出来。

体坛+:未来呢?如果有一天退役的话,你会考虑做些什么?

王大雷:虽然时间还很久远,但也想过去做守门员教练。现在,我虽然也有个人生意,但觉得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离开足球。看看以后吧,要是哪位兄弟、哪个老大哥需要我,我也乐意帮忙,一起在足球圈去创造我们的奇迹。当然,我这个人的性格,可能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的。因此,一定关系得特别好。总之,我应该不会离开足球,我也比较喜欢把我知道的东西告诉别人,让大家一起进步。就像把自己的技术和意识,正在一点一点传递给后面的年轻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