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C罗(3)老鼠咬出来的家

11-09 15:53 体坛+原创
小中体坛+记者、巴葡足球专家

文/体坛+记者小中

回到家里,重逢一双儿女的最初欣喜过后,多洛蕾斯不得不再次直面生存的严酷现实。一家四口儿人,有四张嘴要填满,多洛蕾斯得工作,但同时又要照顾两个孩子。多洛蕾斯在法国时,迪尼斯在电话里说过一句很爷们儿的话。那句话让多洛蕾斯很感动,正是因为那句话,她放弃了在法国挣钱的机会回到家人身边。时间的脚步在走,世界上发生了许多事情,可迪尼斯依旧是老样子,他走不出殖民地战火给他造成的心理创伤。跟迪尼斯,她没有共同语言,两个人形同陌路。多洛蕾斯很累,是一双可爱的儿女给了她继续生存下去的勇气。屋漏偏逢连阴雨,最不愿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多洛蕾斯第三次怀孕了。

第三次怀孕,多洛蕾斯身体的反应没有前两次大。前两次怀孕,多洛蕾斯心情是快乐的,可这一次她却发上了愁。第三个孩子出生后,他们一家就是五口儿人了,再加上公婆,只是一个小小的房间,根本就没办法再住下去。多洛蕾斯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属于她和孩子们的家。她日日想,夜夜思,可他们那么穷,怎么能有自己的家呢?天无绝人之路,在阿韦罗家悲苦的生活中,总还是出现一点亮光。没过多久,房子的问题解决了,那让多洛蕾斯欣喜若狂。

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爆发了著名的“4.25革命”,萨拉查的独裁统治被推翻。那之后的两年,葡萄牙整个国家处于动荡不安之中。马德拉群岛也受到了革命后遗症的影响,爆发了占地占房群众运动。所谓的占地占房运动,就是穷人们把逃走或移民海外的富人丢下的土地和房产占为己有。一边是无主土地和住房,一边是挨饿受冻的穷人,土地和房子占了也就占了。虽然那些无主土地和房产名义上归了市政府,但它也拿真正有需要的穷人没办法。妹妹劳伦蒂纳给多洛蕾斯出主意:别人能占,你也能占,你怀着孕,没人敢对你怎样,他们总不能让一个孕妇睡到大街上吧?

多洛蕾斯一想也对,她左手牵着4岁的埃尔玛,右手牵着3岁的乌戈,肚子怀着已经七个月的胎儿,迪尼斯在后面跟着,一家人住进了新家。所谓的新家,只是一处狭小而破败的房子,连水电都没有,可他们毕竟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不用再跟迪尼斯的父母挤着住了。尽管住进了新家,可多洛蕾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万一市政府派人赶他们走怎么办?如果真来人赶他们走,迪尼斯是指望不上的,她该怎么面对?

没过几天,市政府的检查官果然来敲门。他们本算赶阿韦罗一家走,可进门儿一看多洛蕾斯挺着的大肚子,那几个人动了恻隐之心,允许他们一家住在那里。不过,要想接着住下去也有一个条件,阿韦罗夫妇得跟市政府签一份免责文件。文件中规定,由于那所破败的房子的倒塌所造成的人员和财产损失,迪尼斯和多洛蕾斯都不追究市政府的责任。文件一签,检查官就走了。两个多月后,一个幼小的生命降生在这间残破的小屋。又是一个女儿,多洛蕾斯和迪尼斯给她起名卡蒂娅。

新家实在太破,根本就没法住。有一天,一只老鼠登堂入室,鬼鬼祟祟地进了阿韦罗家。当时屋里没人,只有刚出生不久的卡蒂娅在床上睡觉。老鼠观察了一下,发现没危险,就堂而皇之地上了床。老鼠怎么会怕婴儿卡蒂娅?正相反,对于那个泛着肉体香味的小东西,老鼠垂涎三尺,觉得是一顿丰盛的美餐呢。它从被子底下钻了进去,在卡蒂娅的小嫩肉上咬了一口。从睡梦中惊醒,钻心的疼痛让卡蒂娅哇哇大哭起来。在屋外的多洛蕾斯第一个赶到床前,老鼠吓得掉头就跑。多洛蕾斯赶紧把卡蒂娅抱了起来,低头一看,她看见卡蒂娅身上有两排清晰的老鼠牙印儿。

看女儿被咬,多洛蕾斯既心疼又气愤。还在气头儿上,多洛蕾斯就抱着卡蒂娅去了市政府。现在的这个破房子没法住了,她让市政府给他们找一个新家。人类普遍都有同情心,看到哭哭啼啼的多洛蕾斯母女,看到卡蒂娅身上两排清晰的老鼠牙印,市政府的人感同身受。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给阿韦罗一家安排了一处新房。新家离之前的家不远,说是新家,也不过是一所破败的遗弃房,依旧很小。可新家至少比原来的那个家更安全、更舒适一点,可以说一只老鼠和卡蒂娅的被咬改善了阿韦罗一家人的居住条件。

  那所位于法尔考农场街的房子很小,只有两个卧室,迪尼斯和多洛蕾斯夫妇住一间,埃尔玛、乌戈、卡蒂娅和C罗住另一间。除了两间卧室,房子里还有一间客厅兼餐厅。此外还有一个卫生间,它小得像一个壁橱,一个人站进去都转不开身。客厅兼餐厅里只能摆下一张够六个人挤着坐的餐桌和六把椅子,再放下一个冰箱。家里的洗衣机没处安置,迪尼斯冥思苦想,想出了一个好点子。他把洗衣机放到了屋顶上,苦中作乐,迪尼斯还打趣地说这台洗衣机是整个马德拉岛视野最宽广的洗衣机,可以欣赏整个岛上的美景。

迪尼斯家的房子不仅逼仄,还很破败。房子是用木板和砖头砌成的,房顶则铺着洋铁皮。光线不仅从窗子里照进来,还能从房顶和墙壁上的缝隙里照进来。凡事都有利弊,房顶和墙壁的缝隙改善了阿韦罗一家的采光条件,但如果遇到风雨天,他们一家人可就惨了。雨水从缝隙里流下来,阿韦罗家整个成了水乡泽国,床上和家具都被浇湿,有一小船简直就可以行船了。多年后,C罗母亲多洛蕾斯曾回忆说:“每次一下雨,我们房子里就进水。没办法,为了修缮我的家,我得跟市政府要水泥和其他材料。”

房子那么破,而且它还不是属于阿韦罗一家的,而是市政府的财产。可至少C罗和他的哥哥姐姐们有地方住了,由于母亲的勤劳,他们也有东西吃,不像多洛蕾斯小时候那样经常饿肚子。最为重要的是,C罗和哥哥姐姐们不缺少爱。多洛蕾斯5岁丧母,小时候进过孤儿院,出来后和父亲及继母一家一起生活,经常挨父亲和继母打。可她的孩子们是幸福的,至少有一个为他们努力工作、对他们非常珍爱的母亲,有一个尽管酗酒、但人却老实巴交、很喜欢他们的父亲。比起多洛蕾斯的悲惨童年,他的孩子们已经算是有福气的了。

在那个破败的家,C罗一直住到12岁。一直到2003年夏天C罗由里斯本竞技转会英超曼联,用签字费的钱给父母在丰沙尔买了一套大房子之前,阿韦罗一家的其他人都住在那里。2007年7月,阿韦罗一家的故居被丰沙尔市政府扒掉。至于扒掉C罗故居的原因,市政府的人解释说,那所房子实在太破旧了,基本上已经垮塌了,没有办法再对它进行翻修。

当然,有怀旧情怀的人反对市政府扒掉C罗故居,认为如果扒掉了,C罗的出生地就那样从历史上被抹去了。当时市政府的人解释说:“马德拉是个小岛,又多山,土地非常稀缺,没有多余的地方留给多愁善感和怀旧。”据市政府的人说,拆除C罗故居,丰沙尔市政府也没有联系C罗并征得他的同意,因为“不用跟他联系,作为所有者,市政府做出了它应该做出的决定。”

至于C罗故居为什么被拆除,还有好几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在C罗一家搬离之后,那里成了犯罪分子和吸毒贩毒者的窝点,拆掉它,犯罪分子和吸毒贩毒分子就无处藏身。还有一种说法是,在马德拉政府和C罗本人看来,那样一处破败的房子,像一处永远也愈合不了的疤痕,使外来的游客对C罗的童年产生一种很坏的印象,既揭露了丰沙尔的阴暗面,也有损C罗的形象,不能再留着它。不过,故居被拆除,或许C罗已经不在意了。因为截止那时,他已经在丰沙尔买了好几处房产。

2009年1月,C罗第一次当选世界足球先生前,葡萄牙《新闻报》记者莉莉娅·贝纳德斯去丰马德拉探访C罗的故居。她看到的是房子被拆除后留下的一块空地,长满了野西红柿和杂草。C罗离开已经多年,他家所在圣安东尼奥区情况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毒品泛滥、犯罪率很高。如果C罗不是靠过人天赋和运气离开那里,他兴许也会堕落。

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不踢足球,成不了职业球员,C罗可能会成为一个舞蹈演员。C罗的母亲给那种不切实际的奢想浇了一瓢凉水。多年后,接受采访,多洛蕾斯断言:“如果成不了足球运动员,他可能会毁在毒品手里。”要知道C罗的哥哥乌戈小时候也踢球,也踢得还不错,但他后来染上了毒瘾。靠成名的弟弟C罗出钱,乌戈才成功戒掉毒瘾。戒毒并不是想像的那样容易,戒毒也是很花钱的。乌戈多次戒毒,多次复吸。要不是有C罗那样一个疼爱自己而且又有钱的弟弟,乌戈也早就像酗酒无度的父亲那样毁掉了。

阅读相关文章,请搜索热词“少年C罗”。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