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辣图】人在花城,入冬岂能不晒花菜?

11-10 12:00 体坛+原创
王勤伯体坛传媒驻意大利记者

/王勤伯

佛罗伦萨有很多个中文名称。现今大陆流行的新华社版本“佛罗伦萨”实际来自葡萄牙语Florença, 想必是受昔日澳门传教士影响。

台湾版本是“佛罗伦斯”,来自英语Florence。比较文绉绉的徐志摩民国版本是“翡冷翠”,最为接近意大利语原文Firenze

当然,还有人从词根出发,为佛罗伦斯取了一个中文别名“花城”。今天我们的话题就和花有关系。

经历了11月初的连续阴雨,118日开始,佛罗伦萨天气转晴,虽然不是持续大半年的托斯卡纳艳阳,却也颇为明媚。民警叔叔开着车在城里转悠,到处看看,有没有人随地大小便,有没有人乱扔垃圾。

在机场附近的街区,警察叔叔突然看呆了(下图):在一个残疾人停车位以及旁边的街沿上,有一大堆花菜!是谁乱倒垃圾?是针对残疾人的行为?

cavolfiore.jpg

警察叔叔挨家挨户地敲门,询问花菜到底是谁家的。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位40多岁的华侨,他已经移民意大利,告诉警察叔叔说,这样做不是为了开餐馆,花菜都是自家吃的,就是看到太阳不错,家里又没有别的地方晒,只能拿到屋外去晒晒。

警察叔叔竟然不想留下来品尝一下花菜,直接开出了一张169欧元的罚单,还守在原地,监督着我们同胞把花菜装进大袋子里搬走。

哲学家伯辣图得知这条消息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真的为花菜感到惋惜,它们未能尽情享受到这一天的美好阳光。

今天来到我们“世界罩杯”栏目的妹子名叫维罗尼卡·阿琳,是肯塔基大学的学生,这个学年正好到佛罗伦萨做交换生。

伯辣图说,亲爱的小琳,世界真奇怪,花城不能晒花菜,如果你在那边呆腻了,冬天请到大理来,我们请出Gustavo梁老师陪你逛逛苍山洱海。

今天是“伯辣图”第287期,本栏目已连载超过200期,欣赏往期精彩图文,最便捷的方式是在手机上下载体坛加app↓↓↓

本栏目长期征诗,有意投稿者可直接在当天“伯辣图”文末评论留言,或者在新浪微博私信“Alain王勤伯”。

昨日征诗佳作:

网友酒干倘卖武

《山东同学》

他拿着大葱卷饼去上口语课。

农民体格,

性情懦弱。

六个戗面馒头解决不了他的饥饿。

又端起书本,

“巴巴多么”。

散伙饭上的免费啤酒喝个够,

不为解渴,

只为解愁。

家里的土房倒了,

他说。

接过烟卷,却不会抽。

Veronica Alynn (19).jpg

网友心一

《日常——凤恋桐》

吾未在闺中日,

曾如易安居士,

磊落平生志,

肆意张扬好女子。

纵秀才三千,

尝将冷眼看,

何堪拱手焚香,

不妒秃鹰,

任骄矜,最自知。

今日空梦,不能自己,

忘了除非是。

彼时波澜,犹在心,

叹年华流水,琴瑟和弦,

不敌君一刻凝视。

阅君意,妾必留尽平生笑,

愿鞠倾,共君此。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