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部第二无人喝彩?新球馆好成绩救不了活塞上座率

罗珂 11-16 23:29 体坛+原创

记者罗珂报道

一座鼎盛时期远去的城市,一座崭新的体育馆,一支改头换面的球队,一场又一场胜利,换来的是……一片死寂。

很奇怪不是吗?但这就是底特律活塞队的真实处境。他们是本赛季NBA联盟头号黑马,如今仅排在凯尔特人之后高居东部第二;可在今年9月摇旗呐喊着大肆宣传了启用小凯撒球馆的他们,却一次次面临着今夜无人喝彩的窘况。活塞号称本赛季首个主场卖出了20491张门票,几近售罄,但真正到现场看比赛的人并没有这么多。虽然球队表现渐入佳境,但票房却始终不见起色:平均每场上座率不到八成,只比彻底重建的老鹰略高,排名联盟倒数第二。

“看看小凯撒球馆里那些空座位,你觉得是活塞的错还是球迷的错?”斯科特·德坎普在MLive新闻上问到。而活塞球迷网站上的留言做出了回答:“如果你真的喜欢看活塞的比赛,很多人也更喜欢在家里看直播。”

2004年那支夺冠的活塞分崩离析后,这支球队就再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球迷忽视也可以理解。而另一个客观原因,则和小凯撒球馆本身有关。活塞主帅斯坦·范甘迪认为,由于球馆周边街区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许多球迷会在中场休息时溜出去,然后就不回来了。“附近有很多好餐馆,大家都出去吃饭了。第三节前半段,观众席上经常一片片空着。”大范甘迪说。

此前近30年时间里,活塞主场一直设在奥本山宫殿球馆。坐落在底特律郊区的奥本山,见证了坏孩子军团在1989年和1990年夺取两连冠,以及五虎上将2004年力斩湖人F4登顶。对于那些习惯了旧主场的球迷,适应新球馆也需要时间,当然还要适应身边的新观众。

小凯撒球馆本身没毛病,作为伊里奇家族的产业,它造价高达8.629亿美元,附带的商店、餐厅和住宅区,让这片街区彻底改头换面。不过有一点,球馆最初是为了当地的冰球队底特律红翼建造的——伊里奇家族也拥有这支球队,以及小凯撒连锁披萨店,这也是球馆名字的由来。球迷对这个一点儿都不阳刚的名字,以及球馆顶部那个标志很不买账:穿着古罗马长跑的男人,像高居长枪那样举着披萨,算怎么回事?于是,底特律人给这座球馆起了无数外号:微波炉、菩萨屋、冻披萨甚至伏地魔球馆,反正就是不叫真名。在商言商,球迷对场馆冠名没有决定权,坐在速贷球馆里也不意味着要借钱。只不过,从呼喊口号开始他们就输了气势。“欢迎来到小凯撒球馆,世界上最新最刺激的球馆!”听起来别扭不?

另外,球馆内外充斥着冰球元素,也让活塞球员和球迷很是不爽。馆外广场上的红翼标识,馆内的座位排列方式以及冰球巨星的雕像,完全把托马斯、杜马斯等活塞传奇的照片比了下去。“这里看起来更像是冰球馆。”活塞中锋德拉蒙德在推特上直言。他在接受采访时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我觉得这里和冰球有关的东西太多了,我的意思是,和他们共用一个球馆我能理解,但这实在……”

控卫雷吉·杰克逊也表示,在铺在冰层上的地板打球,他很难兴奋起来,这也是许多篮球冰球共用球馆的通病。“我觉得大家并不能够理解,当地板下面藏着一大块冰面的时候,站在上面会觉得冷。当你热身、练习的时候,呼吸的空气都是冷的,它们钻进你的身体,让你很难热起来。”

作为活塞的市场主管,查理·梅茨格认为这只是过渡期,困难很快就会过去。“目前我们得到的所有反馈都是偏正面的。这除了是一座新球馆,还是城市改建的一部分,这才是最令人激动的。调整期在所难免。”毕竟在季票销售方面,活塞留住了超过80%的老客户,还另外卖出了3000多张。至于球馆内外的陈列,梅茨格认为要慢慢来:“我们正在和红翼队方面进行密切交流,确保两支球队都能够充分展示自己的悠久历史。”

“以前,这里是无人区,到处都是荒地和废弃建筑。”从佛罗里达回到底特律看比赛的球迷克雷格·赫普沃斯说,“比起以前看完球就往家赶,如今赛后还能待在市中心找乐子,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如果底特律能够变得更好,我们一定会搬回来。”

底特律会变好吗?没人能说清楚。那么,就先从活塞变好开始吧。

欢迎下载体坛周报客户端体坛+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