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红:第3次入选最佳是种肯定 未来仍愿执教国字号

蓝青 11-19 00:58 体坛+原创

体坛+特约记者蓝青报道

北京时间11月18日,亚足联官方公布了2017年最佳女足主帅的三名候选人名单,U16中国女足主帅高红第三次入围了该奖项。“对我个人来说,这个奖项是一种肯定。但更主要的,可能还是是亚足联在鼓励女性教练。”高红说,第三次被提名,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激动,“朋友转发给我的,看到了也就看到了。”

作为中国女足国少队的主帅,未能率领球队在今年的亚少赛上突出重围,拿到一张世少赛的入场券,是高红的遗憾。她认为自己并没有最终拿奖的可能:“队员非常努力,教练团队也非常努力,最终我们输在自己不该失误的地方,结果有些遗憾。”今年9月,中国女足国少队在亚少赛半决赛0-1不敌朝鲜,随后又在三四名决赛中以同样的比分输给日本,最终名列第四。

“从过程上来说,这批队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学习一种新的战术,并且能够通过比赛打出来,我为她们感到骄傲。我也为我们整个团队的团队合作能力感到欣慰。”连续第二次未能率领球队晋级世少赛,高红说,她没有什么可以后悔的,“我的理念,不仅是足球的教育,还是成人的培养。从各个方面来说,没什么后悔的,我们尽了所有的能力了。”

从2013年正式成为女足国少队主帅,到2017年再次倒在世少赛门口,四年的时间,高红执教了三届女足国少,除了第一次把球队带进世少赛,后两次都未能如愿。2015年的亚少赛,高红所率领的以99、00年龄段的国少队人才济济,也是备战时间最充分的一次。“当时那批队员,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整体战术,都趋于逐步成熟当中。如果当时亚少赛的坎跨过去了,一定能带来很大的欣喜。但很遗憾,大家倒在梦想的前一步,没有冲过去。”由于世少赛的东道主约旦占据了一个亚洲的名额,当时获得第三名的中国队未能晋级世少赛。高红说,最令她痛心的是,那一批国少队员到了更高的层面上后,没有能够再延续此前的技战术打法。

而到了今年这一批国少,尽管是业内普遍不看好的非全运年龄段,但队员们能够在短时间内学习和理解战术意图,是高红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她们是通过比赛,一场一场去打出来的,一场比一场打得好。”只是这一次,命运再次没有青睐高红和她的国少女足。比赛结束后,高红主动发了一条微信给一直支持着她的球迷:“抱歉,又未能如愿。”在半决赛送给对手一粒点球的张琳艳更是自责不已,私下说:“心疼高导,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不过,在高红最在意的,始终是自己的足球理念是否被接受:“我希望教给队员更丰富的战术。通过控制,控制比赛、控制对手、控制球,来进行比赛。”执教四年,高红说,她最大的挫折,是自己的理念和别人有分歧的时候:“大部分人对16岁这么小的年龄,去执行战术,抱有怀疑的态度,但我认为16岁应该去控球、不断地压迫、学习整体战术了。有的时候我会产生挣扎,到底是服从大家的,不管怎么踢,只要出线就行;还是坚持我的方法,既要出线,也要建立在坚持中国女足特定的特点上。我希望我们的队员是Smart的,能运用头脑的。”

“就我个人来说,在主教练这个位置上,我在经受磨练,也在收获成长。但在成绩上,我觉得自己有些辜负了足协。足协在不断给我机会。我觉得对于中国足协来说,这也是很难得的。但从整个过程来说,我已经尽全力做了(执教)这个年龄段所需要的事,就是培养。从培养角度来说,我培养了一些现在进入国家队和国青队的队员,算是不辱使命吧。就像我当年竞聘时所说的,甘愿做女足的园丁。”在总结自己的执教生涯时,高红说道。

结束亚少赛的征程后,结束了与中国足协合同的高红并没有闲着。一方面,她在对亚少赛进行着总结,另一方面,她还在忙着做C级教练班的培训。无论是国青队还是国家队的主帅,都乐于向高红询问年轻球员的情况,高红也没有保留,知无不言。她希望中国女足能有一个统一的理念:“这需要由中国足协从小到大去培养。我们需要先知道有一个什么样的机器,然后才知道这些零件要如何去加工。如果你连机器的形状都没有,那零件都是随着自己的意志去做,你怎么组合?”

未来如果有机会,还愿意执教中国女足国字号吗?面对这个问题,高红没有任何犹豫:“当然了,那是我的情感所在。”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