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亚洲足坛地震 中国U19和U16或不如东南亚

11-20 16:00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报道

随着11月的两个国家队比赛日结束,亚洲的伊朗队、沙特队、韩国队、日本队和澳大利亚队最终获得了世界杯入场券。这是近12年来,亚洲第一次有5队出战世界杯。不过,抛开国家队方面的情况,但就今年进行的三项青少年赛事即U23亚锦赛、U19亚青赛以及U16亚少赛来看,亚洲足坛正悄然发生转变。中国队仅U23队伍尚有优势,而U19和U16队伍与同龄的韩日澳甚至东南亚队伍相比,都处于不利的状态。这与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过程中,“精英”方面始终缺乏明确而清晰的战略和有效的手段有很大关系。

亚洲青少年发展迅猛

首先看一下今年三项青少年赛事预选赛的出线队伍情况。

QQ图片20171120000545.png

95年龄段第3届亚洲U23锦标赛预选赛于今年7月展开;9月进行的则是2002年龄段第18届亚洲U16少年锦标赛预选赛;10月底至11月初则是99年龄段第40届亚洲U19青年锦标赛预选赛。从表中可以看到一个不争的事实:一方面是东南亚足球在青少年方面的发展远超想象;另一方面,西亚地区已经陷入了混战之中,过去印象中传统的西亚强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都顺利拿到了出线权。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同时拿到这三大赛事决赛阶段比赛资格的队伍总共只有9支。相比以往,这是最少的一次。这多少也可以反应出目前亚洲青少年足球整体发展的一种趋势,随着各个国家和地区对于青少年足球的越来越重视,竞争已经日趋激烈。譬如,像阿联酋队,其国家队征战了12强赛,曾一度击败了日本队,目前也拥有“海湾梅西”奥马尔这样的亚洲顶尖优秀球员。但是,阿联酋的U23队伍在今年的预选赛中无缘晋级;U16国少队也将没有资格参加明年在马来西亚进行的亚少赛决赛阶段比赛。(不过U16国少队没有出线主要为政治原因。因比赛在卡塔尔进行,而今年阿联酋与卡塔尔断交,导致阿联酋队退赛。)这是阿联酋足球以往从未有过的情况。

再譬如,乌兹别克队这些年来发展势头迅猛,但在今年的U19亚青赛和U16亚少赛预选赛中,居然都没有拿到决赛阶段比赛参赛资格,这是自2005年之后的第一次。而伊朗足球也是我们印象中的传统强队,他是整个亚洲足坛唯一一个参加了今年国际足联主办的所有11人制和5人制世界大赛的国家,成绩相当不俗,但是,今年居然连续在U23预选赛和U19预选赛中折戟。

相反,像阿富汗队居然历史性地第一次拿到了U16亚少赛决赛阶段比赛参赛资格;而中国台北队则自1974年之后,历史性地第一次拿到U19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资格。在U23亚锦赛上,马来西亚队和巴勒斯坦队也都是历史性地第一次拿到决赛阶段比赛参赛资格。这些情况其实更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目前亚洲各国和地区青少年足球发展的情况。

当然,不得不说的是,三大赛事只有9支球队是同时拿到了决赛阶段比赛,某种程度上与目前亚足联所拟定的赛事赛制不合理有一定关系。因为亚洲地域广阔,而且情况复杂,经常出现在预选赛分组抽签之后有队伍退出。于是,在决定小组出线队伍、特别是比较各个小组的第二名时,那些同组对手的小组第二,就相对占优,因为对手弱的话可以拿到足够多的净胜球。于是,相比而言,西亚地区的强队就会吃亏一些,一旦输球、在竞争小组第二名出线机会时就会因为净胜球少或进球数少而被淘汰。譬如,像U19亚青赛预选赛中,在比较小组第二名时,西亚区除了伊拉克队之外,其他四支以第二名出线的队伍全部都来自大东亚区,这就很说明问题。事实上,2002年龄段中国U15国少队在亚少赛预选赛中被淘汰,也是因为净胜球数不够。当然,这是亚足联拟定的赛制,在统一的赛制下,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人为操纵的,而且在亚足联找到更为合理的赛制之前,这种情况依然还会继续下去。

东南亚势头前所未有

在这三项青少年大赛中,东南亚的除了澳大利亚队之外,泰国队、马来西亚队、越南队均同时拿到了三项赛事的决赛阶段参赛资格,这在以往是不曾有过的现象。以U23锦标赛为例,此前一届赛事,就只有泰国队和越南队两支队伍拿到参赛权,另外再加上澳大利亚队。但是,今年除了这三队之外,马来西亚队也从预选赛中杀出重围,而且是战胜了印度尼西亚队之后拿到的出线权。而在U19亚青赛以及U16亚少赛中,五支东南亚球队参加决赛阶段比赛则是历史上东南亚地区参赛队最多的一届。

不得不说,东南亚地区如今对于青少年足球的重视程度是史无前例的,尤其是在精英培训方面的力度远超国内的想象。以泰国队为例,泰国足协从今年开始为各级青少年队伍聘请了清一色的西班牙教练,而且全部都是来自于巴塞罗那俱乐部的青训营,四名教练分别执教97国奥队、99国青队、02国少队以及更往下一级的04U14国少队。也就是说,泰国足协现在的青少年足球发展已经开始“一体化”,在各级青少年国字号队伍方面实施统一的技战术打法和要求。当一支国字号青少年队伍展开集训时,其他青少年队伍中的西班牙教练会扮演助理教练的角色,辅佐和协助展开训练。而在日常,这些西班牙教练在泰国全国各地观看比赛,或辅导青少年、带队训练。

越南的97国青队在上一届亚青赛中历史性地拿到了世青赛入场券,主教练黄英俊又开始负责99国青队,以及更低一级国少队的队伍建设工作。马来西亚足协从2012年底开始所推出的“精英”计划经过四五年的运营,如今已经逐渐开始进入“收获”阶段。尽管马来西亚国家队在今年的亚洲杯预选赛中战绩很差,已经肯定无缘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但这并不影响到大马青少年足球的发展。而且,马来西亚足协所建的“国家足球学院”今年已经全部启用。届时,大马的青少年球员的条件和环境将会得到进一步改善。

某种意义上,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甚至包括印尼,之所以能够拿到各项青少年赛事的亚洲决赛权,某种程度上与这些国家已经在青少年培养方面形成了自己的体系有很大关系。事实上,不管是亚青赛还是亚少赛中,甚至包括U23亚锦赛,中国队已经领略了这些东南亚对手发展的脚步和速度。就像中国U22国足0比0战平柬埔寨队、U19国青队终场前1比0绝杀柬埔寨队时,国内舆论一片哗然,很大程度上与我们对东南亚足球特别是对青少年足球的重视与发展依然还停留在过去的传统印象之中。

西亚已陷入群狼混战

当我们提及西亚足球,首先想到的会是伊朗、沙特、伊拉克、阿联酋、卡塔尔等这些强队。但是,在今年的三大赛事中,整个西亚地区就只有伊拉克队和约旦队拿到了全部决赛阶段比赛资格,而其他像伊朗队、阿联酋队等都只有一队出线。而且,亚足联划分的西亚区共有12个会员协会,属于最多的一个区,有8支球队获得了这三大赛事决赛阶段比赛资格,分布更广。

中亚区以伊朗和乌兹别克的足球发展最好,但今年这两个国家队均只有一支球队拿到了决赛阶段比赛资格,这完全出人意料。相反,塔吉克足球不仅在整个亚洲地区,即便是在中亚也远远落后于乌兹别克,但该国的两支青少年队伍拿到了决赛阶段比赛资格,超越了乌兹别克和伊朗,而且其U19国青队更是在预选赛最后一场比赛中以1比0击败了乌兹别克队,将对手淘汰出局。

在巴林亚青赛上,中国97国青队被塔吉克斯坦队以2比0击败,令国内哗然,但这同样是因为对该国足球特别是在青少年足球发展的情况不了解所致。因而,也就难免会对比赛结果难以接受。

中亚区、南亚区和西亚区统称为“大西亚区”,对照“大东亚区”的情况,从参加明年决赛阶段比赛的队伍数量与情况来看,不难看出现在西亚区的发展情况。实际上,当卡塔尔U16国少队以1比6惨败给也门队时,或许外界会感觉无法想象,但值得注意的是,像孟加拉队也曾以2比0击败了卡塔尔队。而孟加拉的U19国青队同样在预选赛中有不俗演出,该队以0比0逼和了塔吉克队,而在与乌兹别克队的比赛中,也仅仅只是在伤停补时阶段第4分钟时才丢一球,最终以0比1惜败。虽然没有能够出线,但孟加拉作为一个南亚国家,其发展速度也同样惊人。

就中国队而言,在三大赛事的预选赛中虽然两支队伍拿到了小组第一,但比赛中其实并没有什么优势。不能说中国队没有进步,而是因为亚洲各国和地区的进步比我们更快,因而显得中国的青少年足球在“退步”。不过,迄今为止,单就竞技足球而言,各国发展都是有自己的“精英计划”,且逐步形成或正在形成体系,而我们的体系至今依然未能建立,因而,未来一段时间里,或许我们在青少年方面的劣势将会更进一步迭现出来。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