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U20留德首秀 人员另起炉灶失利是意料之中

11-20 17:00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报道

11月18日,中国97年龄段U20男足选拔队在德国第四级联赛中首次亮相,队伍出战目前西南赛区中排名成绩最差的肖特美因茨队,结果0比3惨败。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支队伍在孙继海的领导下,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管是从人员选拔还是在技战术磨合方面。

①人员:另起炉灶

应该说,中国足协包括更高一层领导部门,对于中国男足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足赛是相当重视的。中国足协在今年初出台了专门针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2020行动计划》,中、德两国的领导人亦是高度重视和关心,并在中德足球10年《战略合作协议》框架达成之际,专门成立了这样一支选拔队伍,赴德国参加地区联赛。从以往的实践经验来看,特别是像以前的“08之星项目”,中国85年龄段国青队在德国进行了长时间集训并参加了一系列热身赛之后,效果十分明显,2005年荷兰世青赛上的惊艳表现足以为证。也正因为此,此番U20选拔队是被寄予厚望的。

但遗憾的是,一方面,由于中国足协在今年初出台了“U23新政”;另一方面,目前球员的所属权都属于俱乐部,这使得U20选拔队在征调球员方面遇到了很大的问题。所以,只要稍微看一下此番前往德国参加拉练比赛的28名球员情况,就可以很清楚地注意到这个情况,即“好的不去、去的未必会有机会最终入选国奥队出战奥运会预选赛。”让我们来看一下这支队伍28名球员的简单情况(见表格)。

QQ图片20171120013913.png

或许是一个教练、一个思路。97年龄段队伍是征战2015年U19亚青预选赛、2016年U19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的队伍,李明在2015年2月组建了这支队伍,前后带队时间近两年。2015年,97国青队先后组织了6期集训,前后总共有63名球员入选参加过集训。而在2016年出战巴林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之前,97国青队同样组织了6期集训,前后总共有59名球员入选参加集训,最终敲定了23人参加巴林亚青赛。这两年期间的总共12期集训中,累计参加过国青队集训的球员总共为91人。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参加2016年由中国足协组织的97年龄段全国U系列锦标赛和联赛的队伍为17单位的19支球队,总人数为534人。这个数字远超参加今年全运会预选赛和决赛阶段比赛的队伍数量和球员总人数。换而言之,中国冲击2020年奥运会男足赛的“家底”就是这些球员了。按照这样的基数,97年龄段球员入选过U19国青队的球员为17%,也就是说,这个年龄段几乎每6个人中就有一人曾入选过U19国青集训队!应该说,这样的选拔幅度和覆盖面已经足够大了。

今年5月,孙继海正式接手这支队伍之后,曾公布了一份86人的选拔大名单,在济南进行短期集训。当然,由于各种原因,有10多名球员均未能参加选拔。需要指出的是,这86名球员几乎相当于97年龄段前两年集训的总人数,但在这份86人名单中,超过1/3的球员都未曾参加过此前李明执教时期的集训。

此番前往德国参加当地第四级别地区联赛的28名球员,则是经过6月的济南选拔以及德国拉练之后选拔出来的球员。为了准备这次拉练,球队在10月11日公布了一份30人的集训名单以及23人的替补名单,然后于10月15日开始先在大连展开集训,出征之前又转战北京进行了短期训练,最终于11月10日出发,前往德国。

在公布的30名正选名单之中,有9人因为随各俱乐部球队参加中超或中甲联赛、预备队联赛等,没有能够前往球队报到参加集训,他们是:江苏苏宁队的高大伦;上海上港队的高海生、魏来、雷文杰、张华晨;北京中赫国安队的张岩;天津泰达队的李铮;北京人和队的曹永竞;新疆天山雪豹队的阿不都海米提·阿不都格尼。不过,个别球员在联赛间歇期参加了95年龄段U22国足的集训比赛。

在这种情况下,教练组不得不重新征调名单之外的球员参加集训,最终前往德国的28人中,有三名球员就是在10月11日所公布的53人名单之外的球员,即樊津铭、杨帅和丛震。而在中超与中甲联赛结束之后,俱乐部从长远考虑,同意放球员随队前往德国。于是,教练组又从23人替补名单中征调了4人,他们是:杭州绿城队的吴伟、高华泽;梅州客家队的张宏疆和浙江毅腾队的刘越。这样,30人名单中的21人,加上补充征调的7人,共28名球员组成了此次赴德的U20选拔队。

在这份赴德的28名球员中,有17人曾先后入选过原来的U19国青队参加过集训,其中像郭靖、李申圆和孙伟哲三人曾在2015年参加过集训、2016年则未曾参加过一次集训,其他14人均曾参加过2016年的集训。而最终参加过巴林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的球员为7人。这7名亚青赛球员中,左后卫兼时任队长姚道刚、门将施晓东、中场吴伟和黄聪都是当时的场上首发主力球员。

②阵容:磨练替补?

尽管看似前往德国的U20选拔队是“锻炼替补”,但是,由于青少年球员在由青年向成年转化的过程中“不可测性”很强,很难说这次去德国的球员就肯定会是“替补球员”。

譬如说,在2016年巴林亚青赛上,中国队的右后卫位置上三场比赛换了三个人,而当时国青队最想要的球员是童磊,但因为当时俱乐部正对童磊实施禁赛、不让其去国青队报到,于是国青队无奈之下只能放弃。而如今,孙继海在德国的第一场比赛中就坚决让童磊打右后卫位置。放眼国内,在右后卫的位置上,似乎没有人比童磊更优秀的了。而且,在原来的国青队中,曾司职过右后卫的李扬、曾在巴林亚青赛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中出场过的张宏疆等,也在这次赴德选拔队名单中。所以,单就右后卫的位置而言,恐怕就不只是磨练替补的问题了。

再譬如,左后卫的位置上,原来的U19国青队从组队之初,就希望征调温家宝参加集训,但由于当时对其骨龄测试存在着争议,因而一直未能将其召入队中参加集训。而且,这也是缘何温家宝至今没有能够参加现在的99国青队集训的原因。但在完成了全运会任务之后,争议不复存在,且因为他完全符合97年龄段的骨龄,所以这次能够顺利入选。在之前的U19国青队中,左后卫位置上一直安排的是姚道刚,但姚道刚一直就是防守型中场出生,并不是左后卫位置的合适人选。因而,温家宝参加德国比赛,恐怕也不只是在考察替补。

类似的还有像防守型中场吴伟,他也是原来U19国青队征战亚青赛时的主力,无论是身材还是防守的宽度,都是最为合适的人选。而吴伟的队友、在第一场比赛中替补出场的11号高华泽,在2016年参加了U19国青队的每一期集训,甚至还是国青队里得分最多的球员,同样是具有相当竞争力的球员。尽管在最终确定参加巴林亚青赛的23人中,高华泽一度被排除在外,但球队在最后一刻还是重新将其召回。

与高华泽类似的还有来自江苏苏宁队的黄紫昌。在李明时代U19国青队中,黄紫昌也是参加了全部历次集训,但在最后一刻被排除在出征巴林亚青赛的23人名单之外。此番在孙继海麾下,重新穿上9号球衣,而且还在第一场比赛中首发出战。

或许外界已经熟悉了像张玉宁、林良铭、杨立瑜等这样一些为人所熟悉的球员,加上今年中超联赛中实施的“U23新政”,部分97年龄段球员成为受益者而为外界所熟悉,因为这些球员未能入选,就断言这次前往德国的U20选拔队是“替补”甚至是“替补中的替补”,但实际情况未必如此。某种程度上,如果能够很好地捏合,这支选拔队应该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

③失利:意料之中

在11月18日的首场比赛中,由于对手肖特美因茨队目前在西南地区联赛中排名垫底,因而在0比3输掉比赛之后,U20选拔队又处于风口浪尖中。实际上,这样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毕竟这是选拔队的第一场比赛,长年在慢节奏中比赛的中国年轻球员遇到完全不同风格的对手,不适应是很正常的。

12年前,当出征2005年荷兰世青赛的85年龄段U20国青队全部主力抵达德国之后,在与同样是第四级别的队伍斯图加特踢球者二队进行比赛时,国青队以0比1失利。虽然比分不像0比3那么刺眼,但毕竟是国青队的全部主力出战,可同样因为不适应,也是奈何不了对手。此番U20选拔队赴德首战,其实与12年前差异并不大,更何况此番比赛在人工草坪上进行,球员日常训练则是在天然草坪上。实际上,不止是95年龄段U20国青队,许多赴海外集训或拉练的队伍,第一场比赛很少能够取胜,原因都是因为“不适应对方的节奏”。

从整个队伍的情况来看,尽管队伍采用的是4231,但或许是因为相互之间还不算很熟悉,因而整场比赛中,队伍三条线脱节情况还是比较严重。加上整个队伍的攻防转换节奏较慢,很容易被对方提前判断并作出合理的抢断,使得U20选拔队很难在进攻方面奏效。

比赛结果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通过这样的比赛,能够初步适应并逐渐提高,才更为重要。假以时日,通过半个赛季的实战,回过头再来评价队伍此次赴德参赛的效果,或许更为恰当与合适。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