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C罗(4) 贫穷的童年

11-20 13:21 体坛+原创
小中体坛+记者、巴葡足球专家

文/体坛+记者小中

怀上C罗,母亲多洛蕾斯想把他打掉。C罗的到来,他的哥哥和两个姐姐也不欢迎。多洛蕾斯怀上C罗时,大女儿埃尔玛已经10岁多,儿子乌戈9岁了,小女儿卡蒂娅也8岁多了。多洛蕾斯回忆说:“生下C罗时,埃尔玛11岁了,乌戈10岁了,卡莱娅也快9岁了。他们都不想再要个弟弟,他们直跟我闹。”不想要是不想要,闹是闹,可C罗出生以后,家里所有的人都喜欢他。多洛蕾斯说:“后来,出生之后,他成了全家人的快乐。他不仅是我们夫妻二人的孩子,也是他们的孩子。”

全家人都喜欢C罗,都宠爱他。可C罗生下来,又多了一张嗷嗷待哺的嘴,家里变得更穷了。小时候的C罗根本就始不上一次性的纸尿布,使的是破衣服改成的布尿布。C罗拉了尿了,不能像一次性尿布那样随后一扔,而是要洗干净再用。其他人还都可以,唯独二姐最烦给弟弟换尿布。不过,由于年纪还小,干不了其他活儿,照顾弟弟C罗的责任责无旁贷地落到卡蒂娅头上。小时候,C罗没什么可玩儿的,除了足球和几辆玩具车,他没有其他的玩具。

C罗长到七个月时,妈妈告别了编了多年的柳条筐,在丰沙尔一家餐馆找到了一份做厨娘的工作。从非洲回来多年后,迪尼斯的战争后遗症终于有所减轻。干市政园林工人收入太低,他又兼职做起了安多里尼亚俱乐部的服装管理员。迪尼斯喜欢足球,干与足球有关的事情,他不再一脸木讷,脸上终于可以偶尔一见笑容,多洛蕾斯和三个孩子都替他高兴。在安多里尼亚俱乐部做服装管理员,迪尼斯跟球队上上下下关系都不错,小儿子克里斯蒂亚诺出生,迪尼斯为他选了一个在圣安东尼奥区乃至丰沙尔和马德拉群岛都小有名气的人做教父,那就是安多里尼亚队队长费尔南·索萨。

C罗注定要与足球结缘,他的父亲迪尼斯喜欢足球,是安多里尼亚俱乐部的服装管理员,而他的教父费尔南·索萨当时是安多里尼亚队队长。作为一名职业球员,费尔南·索萨球踢得不错。跟C罗一样,除了安多里尼亚,他也效力过马德拉国民。马德拉国民是一支葡超球队,是马德拉群岛两豪门之一。能在那里踢球,足见费尔南·索萨水平不低。C罗小时候去安多里尼亚练球,都是父亲迪尼斯拉着他的手带他去。而费尔南·索萨对于C罗的足球道路,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父亲和教父险些错过小C罗的洗礼。洗礼仪式定于下午6点钟举行,可是下午4点钟安多里尼亚有比赛。安多里尼亚作客里贝拉布拉瓦,那个地方距离丰沙尔有十公里左右的路程。C罗的哥哥姐姐都是在圣安东尼奥教堂,由若泽·安东尼奥·雷博拉神父给施洗的,这一次也不例外。由于父亲和教父要去打比赛,C罗的洗礼仪式被安排在当天最后一个。可左等他们也不来,右等他们也不来,雷博拉神父有点焦急不安起来。6点半,两个人匆匆赶到教堂,C罗的洗礼仪式才得以举行。据一本C罗传记说,洗礼仪式上,小C罗穿着蓝白两色衣服,两个手腕上带着金手链,脖子上带着十字架,一个脚指头带着戒指。阿韦罗一家很穷,可再穷也不能穷孩子,尤其是C罗,最小的他是父母的心头肉。

尽管有踢职业足球的教父,可最终在足球上取得成功,C罗并不容易,他克服了许多困难,而最先要克服的困难是贫穷。成名之后,C罗接受过成百上千次采访,可在采访中,他从不愿意谈论童年时经历过的贫穷。弟弟出名,C罗二姐卡蒂娅姐因弟贵,后来做了歌手。2014年5月参加西班牙一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Supervivientes》(幸存者),卡蒂娅才谈到了阿韦罗一家几个孩子贫苦的童年。

卡蒂娅说,“我妈妈每天都去买食品,可要等到月底才能付账。火腿每隔半个月才能吃上一次,只有周日我才能吃到肉。一周的其他时间,家里吃的是面包加黄油,我妈妈总是熬蔬菜粥。如果能吃上鸡肉的话,那简单像是在过节。”C罗的二姐还说,小时候,每天晚上上,她经常会在家附近的一家面包店门前徘徊,等着店主把卖剩下的蛋糕送给她。她还说,小时候她能吃上巧克力,则是因为父亲上班地点附近有一家超市,他总能以便宜的价格买到过了保质期的食品。

不过,卡蒂娅也说,尽管家里穷,可她小时候从没挨过饿,“在家里面,从没缺过面包”。在节目的最后,卡蒂娅还说,贫穷使她更加懂得珍惜,贫穷也并没有使阿威罗一家失去生活的快乐。卡蒂娅说,“我非常在惜粮食,珍惜我努力获得和争取到的东西。尽管家里穷,可我在这里,我没有饿死。我并未因此就觉得我是个小可怜儿,在我的家里,我享受到爱与宁静。”

相比哥哥和姐姐们,C罗还算是幸福的。社会在进步,经济在发展,母亲换了一份收入更高的新工作,还能定期分到顾客给的小费,父亲也终于走出自我封闭,开始工作了,而且在C罗出生前就搞起了兼职。因此,尽管家里的孩子由三个增加到四个,相比哥哥姐姐们小时候,C罗的童年尽管依旧贫穷,但相对来说要好过一些。虽然依旧是六张嘴吃饭,可相比从前,阿韦罗一家的生活有了一些改善。

C罗应该感谢母亲,多洛蕾斯是一位坚强的母亲。多年后回忆起从前,多洛蕾斯心头仍有一点酸楚:“我辛苦地工作,是为了我的孩子们每天都能有吃的。”C罗也应该感谢父亲。由于受心头战争阴影的影响,迪尼斯一度消沉,甚至失去了灵魂,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可小儿子的到来,使他重又找回快乐,他担负起一个父亲的责任。C罗也应该感谢哥哥和姐姐们。二姐卡蒂娅照顾他,为了贴补家用,大姐埃尔玛16岁就在丰沙尔一家餐馆当女服务员,为了不影响学业,只能晚上抽空学习。哥哥乌戈也穷人孩子早当家,15岁就到一家铝制品企业当学徒工。

由于有家人的爱,尽管小时候生活很困苦,但C罗从不觉得自己的童年过得凄惨。相反,回首往事,他总能看到光明的一面。多年之后,C罗回忆说:“我在一无所有中长大,我们家当年非常穷。圣诞节,我没有玩具或礼物。我跟我的哥哥和两个姐姐住一个房间,我的父母睡另一个房间。那是一个狭小的空间,但我不觉得悲惨。今天,我跟我的哥哥和姐姐令人难以置信地亲近,我们喜欢在一起。”

有时候,贫穷能使一个人早早就树立起远大的抱负。打很小的时候起,C罗就有了一个远大的目标: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挣很多的钱以帮助家人。多年后接受采访,母亲多洛蕾斯含泪透露了C罗童年时许下的诺言。当时C罗对他母亲说:“妈妈,你别哭。长大了以后,我要挣好多钱。我要给你买一个大房子,妈妈你就不用工作了。”

阅读相关文章,请搜索热词“少年C罗”。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