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良志:上海上港自取其辱,博阿斯是罪魁祸首

11-26 22:52 体坛+原创
肖良志《体坛周报》资深足球记者

  11月26日晚上,上海上港在八万人体育场打出了属于他们的最耻辱的90分钟,在老大哥上海申花前赴后继的攻防守面前终归穷途末路,上海上港3比2赢球但未能如愿翻盘拿下足协杯冠军,2017赛季“四大皆空”,每年接近20亿元的投入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就足协杯的两回合决赛而言,上海上港一直在自取其辱,税后年薪超过1000万欧元的博阿斯是名副其实的罪魁祸首。正是因为他的刚愎自用,乱点鸳鸯谱,两场比赛都出现了离奇的排兵布阵失误,酿下苦果。

  如果输给别的中超球队,上海上港输掉的只是一个冠军头衔,输给最大的同城死敌上海申花,约等于上海上港输掉了整个上海滩。

  不管怎么样,一座足协杯冠军,足以让早已不知冠军味道的上海滩欣喜若狂。

  这个夜晚,香槟的泡沫让黄浦江更加波澜壮阔,骚情的荷尔蒙让上海大街小巷的酒吧变得更加妖冶暧昧,众多的人士将在风情万种的上海之夜里不识归途。

  这是足球的魅力,这是申花的荣誉,这是上海的荣耀。成王败寇,当一座冠军奖杯,足以让一座城市上演《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时候,就让这种冠军的欢乐尽情地飞吧。

  因为,这种时候,如果不快乐,就是和冠军过不去。当然,属于上海的这个冠军,并非经历过传说中的九九八十一难,所以释放快乐感情的同时,千万别把自己弄成“苦菜花”。

  在一个非常喜庆的环境里,锦上添花的人太多了。站在中立的角度,我认为一直急于夺冠的上海上港,充其量只是一个“山大王”,他们并不具备在足协杯、中超、亚冠战场上登顶的综合实力。而且,只有在中超君临天下,才能算得上真正的称王称霸,才能成为货真价实的江湖霸主。

  上海上港兵败足协杯,失却2017赛季建立王朝路上的最后一个山头,绝无可能达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境界。上海上港要想真正成为火车头,还需要更为艰苦卓绝的努力。这种努力不仅仅是人员组合上的,更有俱乐部运营和建设上的。一个含金量高的王者,既要在赛场上战无不胜,更要在赛场外具有感染力和穿透力。

  比如说七冠王广州恒大,他们在打造一支王者之师的同时,俱乐部的管理质量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们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当他们把不该做的事情强做了之后,肯定是预先评估过收益与损失,所以每一次危机公关之后,广州恒大都不失人心。他们游走在规则的边缘,但从不伤害足球本身。所以,他们的问题,大多都是“商业问题”,即使因为一场比赛的商业问题被罚款850万元,也在所不惜。

  这是他们的讨巧之处,因为广州恒大知道,在成绩面前,对于喜欢他们的球迷来说,商业问题其实微不足道。

  上海上港不同,他们的俱乐部运营管理还处于“经验主义时代”,当一切都被不确定性所代替的时候,俱乐部的危机公关能力跟不上,自觉不自觉地就成为众矢之的。上海上港俱乐部不懂得隐忍低调的魅力,在一掷千金之后,他们对于拿到冠军过于捉急了,忽视了俱乐部的文化建设,轻视了对教练员和球员的教育,酿造了多起较为严重的违规违纪事件,丢失了太多的印象分。

  在亚冠战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选择中超球队作为淘汰的对象,上海上港都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带来的风险。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评估过这种选择的风险,终致自己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所有这些,都不是一家顶级俱乐部应该出现的低级失误。

  在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的比赛前,因为球票的问题,上海上港又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在这些“故事”面前,上港从未有过一个令人信服的危机公关方案。所有这一切,都在拉低着上港的印象。

  上海上港必须清楚,当广州恒大这面旗帜高高飘扬了7年之后,人们对冠军的认知已经发生重大改变:冠军诚可贵,形象价更高。冠军,不能只散发着铜臭气,更要有他人不能及的号召力和穿透力。

  上海上港缺失的这些特质,一直在不断蚕食着他们的冠军运气和机会。从中超的成绩和球队的牌面实力而言,上海申花面对上海上港应该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的,但是,当博阿斯不断祭出毁灭性的昏招之后,就有了“蛇吞大象”的壮丽景象。这种壮丽,属于从未被人看好的上海申花。

  上海上港自上而下都必须学会如何去做一个具有足球底蕴、文化魅力、职业素养、道德风范的冠军。唯有如此,当自己真的坐上足协杯冠军、中超冠军乃至亚冠冠军宝座的时候,才能形成真正的冠军气场。

  没有像许海峰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上那样实现零的突破,上海上港可以让博阿斯走人了,他,不是上港需要的那个大厨。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