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贵的申花KO矜贵的上港 沪上双雄仍需亚冠上绽放

11-27 09:05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报道

凭借客场两个进球的优势,上海申花队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虽然以2比3输给了同城的上港队,但仍然在时隔19年后登上了中国足协杯赛的冠军宝座。对吴金贵而言,19年前作为助理教练帮助球队捧杯;19年后则以主教练的身份率队力压同城“小弟”再度登顶,无疑为自己的教练生涯、为申花添上了浓重的一笔。而花钱如流水的上港则最终落得个四大皆空,令人唏嘘。

上港的四大皆空

不得不说,这样的结果恐怕是上海上港队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不管是集团的领导层、俱乐部的管理层,还是球队本身,自从接手上海东亚队以来,上港方面一心想要一个冠军。从追求来说,这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但为了夺取一个冠军,是不是可以花钱如流水?则有待商榷。

最近两三年来,上港队投入有多大?外界说法颇多。为了引进所谓的大牌球星,从2016年转会市场上的“标王”到2017年冬季转会的“标王”,都是由一家国企俱乐部创下。固然,作为国企,花钱用在带有公益性质的足球上,可以说是在承担“社会责任”。可是,真正的“社会责任”是否可以用其他方式来更好地进行体现?

今年以来,上港队在场内、场外“闹”出了多大的动静?带来的社会效应究竟是积极的还是负面的?只要看一下民意,就不难得出结论。就以这场决赛前的情况为例,有多少人希望申花队最终能够问鼎?一家才进入中国足坛短短两三年时间的国企俱乐部,缘何落得这样的一个人缘?亚冠赛场上宁愿选择中超球会进行“内战”、也不愿意与浦和红钻硬碰硬,最终的结果是“放虎归山”、让浦和红钻队淘汰。在中超赛场上,类似斤斤计较的事情,更是为人所不齿。而作为这支球队的主教练,博阿斯更是“口无遮拦”,将一副“好牌”打成了一副“烂牌”,实战中的临场指挥更是像个“臭篓子”。如此上港,何以去争冠?

某种程度上,上港队最为失败的就是请来了博阿斯。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在决赛第一回合比赛中,不安排傅欢担任首发,下半时才想起来替换出场。如果这不是博阿斯本人的主意,而是涉及到俱乐部与球员续约的问题,则俱乐部在如此关键时刻做出这样的决定,无疑就是自毁长城。同样,在第二回合决赛中,安排魏震首发、而在下半时又用石柯换下魏震,如此自我否定,又是一招臭棋。蔡慧康作为一名防守型中场,在国内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但在决赛中却见不到他的身影,被废掉的还有埃尔克森……

或许,博阿斯可以用“走人”的方式来承担责任,但他是怀揣着千万欧元离开的,对他而言丝毫不存在“损失”一说,而国企的一大笔外汇却就这样“打水漂”了。作为管理层,难道真的就一点都不心疼?

申花以“怒放”自救

坦率地说,申花的情况同样不算很好,尤其是引进的所谓“大牌”特维斯从开始就注定了失败。赛季之初,申花成为了第一个在亚冠资格赛中被淘汰的中超球队,球队在联赛中也一直处于保级的挣扎中。某种意义上,这次夺取足协杯赛冠军,多少算是挽回了一些颜面。

在这个过程中,俱乐部管理层或许最明智的就是让吴金贵重新出山。而吴金贵也是不负众望,不止是率队提前完成了保级任务,最终也率队在不为外界看好的情况下,拿到了足协杯。在这两个回合的决赛中,应该说吴金贵显现出了他的执教能力,在技战术方面的针对性部署、在临场指挥方面的调整,至少表现出了较博阿斯更好的驾驭能力。可以说,单就这两场决赛,吴金贵是完胜了博阿斯。

而且,更值得一书的是,在2013年宫磊率贵州人和队击败了广州恒大队拿到冠军后,吴金贵是最近四年来第一位率队拿到全国冠军的教练,其他各项赛事的冠军全部都由老外完成。某种意义上,这个冠军对申花、对吴金贵以及对所有中国本土教练更有意义。在外援、外教似乎将要一统中国足坛的大背景下,吴金贵率队夺冠与陈金刚率长春亚泰队实现逆袭,显得更有价值。

尽管没有人能确切地知道吴金贵是否将会继续执教申花队,但不管如何,对于申花而言,“怒放”之后还有更艰巨的任务在等着,毕竟今年初的“亚冠之耻”让人耿耿于怀。因而,谁都希望这次足协杯希望是申花俱乐部的一个新的转折点。或许,真正的怒放应该是在亚冠赛场上。唯如此,申花才能“真正代表上海”。

其实,上海因为这两次的“德比”已经赢了,但人们更希望看到上海能够赢在亚冠赛场上。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