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首位DOTA2女教练:曾遭性别歧视 视71为榜样

11-29 16:30 体坛+原创
尼博体坛电竞记者

体坛+记者尼博报道、Tiffany Chao翻译

完美大师赛上,来自Vega的女教练Kips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毕竟,在职业DOTA2赛场中,还是第一次出现女性职业教练的身影。然而,这并不是Kips首次出现在玩家的视野中,在V社官方纪录片《真视界》中,她曾作为Fnatic的数据分析师出现在影片当中。从Fnatic到Vega,从数据分析师到教练,Kips从幕后走向了台前。完美大师赛结束后,体坛+联系到了这位DOTA2职业女教练,听她讲述了关于自己的故事。

3.jpg

“如果我们成绩好,对其他队伍不公平”

体坛:能否先介绍一下自己?

Kips:大家好,我是Kips。我来自荷兰,今年26岁,现在在Vega担任教练。

体坛:完美大师赛是新赛季以来Vega第一次出现在Minor的比赛当中,怎么评价队伍在这次比赛上的表现?

Kips:和赛前的预期差不多。虽然很希望队伍能取得更好的成绩,但由于之前一些内部因素导致我们没办法做好最充分的准备,所以这次的成绩和我预期中是一样的。如果队伍成绩更差的话我会更失望,但如果成绩打的好我反而会觉得这对其他队伍是不公平的。

体坛:淘汰赛里面你们被LFY碾压淘汰,而在小组赛的时候,你们也有过交手,当时比分是1比1。从小组赛战平,到淘汰赛被碾压,问题出在哪里?

Kips:LFY是一支一线队伍,小组赛的时候他们更像是放掉了第二局,因为我们在第二局的比赛中打出了一波出乎预料的肉山团,可能LFY都惊讶了吧,而且他们也没有到必须赢下那场比赛的地步,所以我们赢下了那一局。

进入主赛事之后我们的想法是通过一些出其不意的战术来应对一线队伍,但是当LFY拿出小鹿时我们全队的信心都没了,因为我们很不喜欢这个英雄。在信心不足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回归最初保守的打法,当我们失去创造性的打法时,强队就很容易抓住机会直接结束比赛。

体坛:在Vega阵中,中国玩家对G很熟悉,他曾在LGD.int效力,TI5期间在VP的表现也非常出色,但在这次的比赛上,他的状态和当时相比好像有比较明显的下滑。

Kips:根据我的观察,有很多选手在更有经验之后便会承受来自队内新人的压力,因为有领袖的作用在。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老选手可以选择承担压力,这样他们的状态就会有所下滑,如果选择拒绝承担责任,他们的状态就可以保持下去。在我看来这并不是负面现象,一个队伍里需要这样的新老摩擦。但有很多观众注意到G作为中单自身的表现没有那么亮眼了,所以他本人也需要作出调整找回状态。

G是一名很乐于学习的选手,他的语言能力很好,可以说英文,所以他也是我和队员之间沟通的桥梁。比赛结束后我经常会问他觉得我们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进而与其他队员达成共识,G在这中间的作用非常大。G的信心也很足,事实上我们在完美大师赛预选赛前是想要换掉G的,他听到以后很生气,并且把这种情绪转化为动力带到了预选赛当中,帮助我们成功进入线下赛,所以G的未来是完全可以被看好的。

“某些原因是不能明说的性别歧视”

体坛:对于中国玩家来说,第一次看到你是在《真视界》里面,当时你是Fnatic的数据分析师,你是怎样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的?

Kips:其实我在几年前就进入DOTA2的圈子了,只不过当时是在Twich上管理选手的直播流,还会在一些网站上发表文章。真正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是在上海Major之前,因为我和Liquid的队员是好朋友,当时我问他们有没有信心战胜A队,后来我就想,为什么我不自己去分析一下呢,所以我就分析出了Liquid获胜的可能性,用一大张纸写出了Liquid为什么可以打败A队,有一个朋友看到之后,就把握介绍给Fnatic,我就开始从事数据分析师的工作了。

体坛:在职业战队里很少有女性做这样专业的工作,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工作?

Kips:在成为数据分析师之前,我的工作是在客服中心做网络接线员。我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17岁进入大学,18岁就当上了化学部的组长,可以说是前途非常光明。但之后的七年,我一直饱受ADHD(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俗称多动症)的折磨,它让我无法长时间去专注于一件事,这也拖累了我的人生。那个时候我非常积极地想去证明自己,所以当Fnatic邀请我的时候,我立刻就辞掉了当时的工作。

体坛:性别会在你的工作中带来优势或者劣势吗?

Kips:作为一名女性在这个工作中肯定有很多劣势,虽然我一般不愿意去想,但实际上它是存在的。例如我会很难找到说话的空间,有的人会不听取你的意见,甚至在任职之前会听到有人说因为某些原因不能聘用我,这些所谓的某些原因其实就是不能明说的性别歧视。

相反而言,作为女性我的优势是人们更愿意接受我感性的一面,所以我可以更快更直接的去感受队员们的情绪。男性在这一点上总是会有一点隔阂在,很难去做到。

最后一点可以是我的优势,也可以是我的劣势,那就是我在这个圈子里是与众不同的存在,这就让人不知道该怎样来定义我。我可以用这一点让我的队员敬畏我,或者我也可以和他们打成一片,这取决于我如何运用这种微妙的关系。当然,也会有很多人因此而看不起我。

体坛:从Fnatic的数据分析师到Vega的教练,你的工作有什么变化吗?

Kips:在成为Fnatic数据分析师之后,尤其是在《真视界》里的那支Fnatic,我发现他们不是按照一个战队的感情和形式来运营的。在我的理解中,一支战队应该是充满了争议,但在争议过后又回归像兄弟和家人一样,但Fnatic当时是没有这种感情的。作为分析师的我对此束手无策,因为我没有影响力也没有权限去让他们做出改变。但后来去到TNC,包括现在来到Vega,作为教练我可以有这种影响力和权限。在Vega我感到很自豪,因为我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让他们不至于在一个月前就解散。Vega有了今天的变化,是因为我有了足够的权限去管理这些事情。

1.jpg

体坛:教练需要让队员对自己信服,作为女性,你是怎么做到让队员信服你的?

Kips:最重要的是要让大家知道你很了解这个游戏。在当担任Vega教练第一个月的时候,我感觉我一直是在试用期,每天必须不断让队员感受到我的影响力和作用,这也是通过不断向他们表达我对游戏的看法来做到的。这期间我完全不能有一点懈怠,对自己和队员都保持了非常高的标准,这样做至少可以得到他们在人格上的认可。

体坛:如今DOTA2的教练们大多是有职业经历的人,和他们相比,你有什么不同?

Kips:我认为最大的区别是,前职业选手来当教练很容易把以前的一些习惯带入训练中去,这样是很容易导致不客观的。可能很多人会说你没有像前职业选手一样那么了解这个游戏,但我想说的是职业选手需要通过玩很长时间的游戏才能了解,而我只需要看录像就好,所以从吸取的信息总量上来说我和他们是相同的。

相对于前职业选手,我会更主动和全面的吸取各种知识,比如我会去看其他游戏或者传统体育项目中教练的工作有哪些,我也会读一些团队心理学或者类似孙子兵法这样的文章和书籍,知识是我最大的优势。另外我不会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把DOTA2研究透彻了,因为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但一些前职业选手可能会自信说自己很了解,我不会那样,我会更多的去自我反思并再度确认自己的想法。

“我不认识71,但我视他为榜样”

体坛:在国外战队中,一名教练的具体工作都有哪些? 

Kips:国外战队也不能一概而论,因为不同地区的教练工作也是不一样的。就Vega来说,我们每天会打两个BO2训练赛,训练赛之前我会和队长或者某些选手沟通,再全队一起讨论之后比赛的细节。因为我们除了赛前集训之外,通常大家都是在各自的家里,我需要在线上和大家沟通,打完BO2会边打路人边进行讨论,到了傍晚我会开始做我自己的工作,比如看录像,充实自己在游戏上的知识,也会为第二天的训练做准备,每天都是这样重复。

体坛:你会在战术层面上给予队伍更多的帮助吗?

Kips:当然。在Fnatic的时候通常是队员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在Vega我会深入战术这一块。我更多的像是一个过滤网,因为队员和我之间的沟通是需要翻译的,所以通常队员表达完自己的观点后领队需要翻译给我听,然后我再过滤掉不可行的,并且用比较委婉的方法把我的想法透露给队员。

体坛:在传统体育中,教练的作用非常明显,不同的教练会让同一支队伍有着翻天覆地的改变。但在DOTA2里面,教练的作用似乎没有这么明显。

Kips:相较于传统体育,DOTA2的选手更多的是独立锻炼自己,他们甚至连被教导的习惯都没有。如果加入一个教练,他首先要做的是让选手知道该如何听取自己的意见,从这一点上他们从一开始作为队员的经历就已经和传统体育运动员不同了。

传统体育已经拥有很悠久的历史了,教练的作用就是在于改变打法风格上面,不可能连规则都改变。但在DOTA2里面由于版本的不断更新,教练和队员更像是六个人的团体,需要一起不断钻研和学习,而并不是说我一个人来教五个队员怎么打。DOTA2的教练和传统体育的教练在作用上也有很大的区别。

体坛:V社新赛事体系下,教练的地位得到了提升,可以和队员一起进入对战房进行BP,这是否会让教练的作用变得更为重要?

Kips:我觉得是这样,而且这也是我想看到的。教练在对战房里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可以成为队伍的第二个大脑,帮他们做出判断。过去教练是在场边给队员交代战术,队员们在进入对战房15分钟的BP之后几乎已经忘光了,现在BP结束后还有一点时间可以交代战术,还可以给予队员们精神上的帮助。

2.jpg

体坛:你觉得未来教练是否会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具体会体现在哪些方面?

Kips:理想的情况下可以让五号位选手完全不用担心BP,可以让他们更专心的投入到游戏的发挥上面,接下来可能会看到五号位选手在比赛中能有更好的表现,甚至BP的工作直接由教练来做。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一线队伍会打出更好的表现,因为教练可以提供更多信息并且带领他们做更多的训练,团队也会有更好的精神面貌,因为教练就像队伍的第六人,队员之间彼此有意见可以和教练反应,而不是相互之间产生矛盾。另外也有可能出现更多新奇的打法,毕竟教练在做足功课后可以提出更多有意思的想法。

体坛:传统体育中的教练大多是拥有足够的权威的,但DOTA2里的教练好像更多的是服务于队伍,你觉得未来DOTA2教练的地位是否会发生改变?

Kips:我觉得这需要找一个平衡点。DOTA2太深奥了,没有一个人可以理解这个游戏,所以教练要像传统体育里那样做一个拥有绝对权威的角色是比较难的。另外在西方选手都是非常独立的,教练甚至是俱乐部对他们的约束都很少,而且他们的经济能力也很独立,不会依赖俱乐部,毕竟比赛奖金都是直接发给队员的,这样一来教练就更没有什么发言权了,所以相比传统体育的教练可以选择换人或是买人卖人,DOTA2的教练就没有这种权利。反而是如果队伍里的明星选手不喜欢教练,那教练的处境就会很尴尬,在未来的管理上会更弱势。

V社允许教练进入对战房让教练的作用变得更重要,这在未来会让比赛在竞技方面得到提升,队员也要更听从教练的话,教练也可以说一些更直白的事实,这样可以让队伍的表现更好。未来能够获得好成绩的队伍都会是有教练的队伍,而不是那些没有教练或者把教练放在一旁的队伍。

体坛:在中国也有很多DOTA2教练,你最欣赏的是谁?

Kips:我最欣赏的是71。虽然我并不认识71,但在Fnatic的时候,Mushi跟我说了很多关于71的故事。通过他的表达,我意识到了原来一个从来不打游戏的教练也可以产生那么大的作用,并且让选手很信服。71是我的一个榜样。

体坛:你和71的执教风格有些类似,他也会看其他项目甚至传统体育教练的是怎样做的,包括也会读一些兵法的书籍。

Kips:这很有意思,不过这些完全是我自己的想法。在Fnatic做数据分析师的时候我一度感到很迷茫,认为自己难以胜任,是Mushi鼓励和建议我去做教练的,因为Mushi在71的执教下让我了解了虽然不打游戏但还是可以成为一个很成功的教练的。因此我觉得我也间接受益于71很多了。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