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奖!AFC颁奖中国避免颗粒无收 伊朗重新“崛起”

12-01 10:20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报道 

11月29日晚间,2017年亚足联年度颁奖晚会在泰国曼谷进行。尽管中国足球获得四项提名,包括来自上海上港的武磊连续第二次成为亚洲足球先生候选,但最终,仅以中国足协获得亚足联草根足球激励奖一个奖项收场,而且正是这个奖项,让中国足协再一次避免“剃光头”的尴尬。因为在这样的场合之中,中国足球已有8次颗粒无收。

中国获奖属安慰性质

此前亚足联公布的各项最佳候选,中国足球得到四个奖项提名,包括武磊成为亚洲足球先生三名候选人之一、高红成为年度最佳女教练三名候选人之一。中国足协分别作为“梦想亚洲奖”以及“亚洲草根足球激励奖”的候选。实际上,所谓的“亚洲草根足球激励奖”的中文翻译,还是存在歧义的。这一奖项的全称是“AFC President Recognition Award for Grassroots Football”,中文对应的翻译应该为:“亚足联主席之草根足球认可奖”。根据亚足联对于会员协会足球发展现状的分类,分为“发达足协奖”、“发展中足协奖”以及“不发达足协奖”,相对应的英文名称为:“Inspiring Member Association”、“Developing Member Association”以及“Aspiring Member Association”。除了中国足协获得“发达足协奖”即“Inspiring”之外,新加坡和不丹足协获得另外两个奖项。

这一奖项,是萨尔曼在2015年蝉联亚足联主席之后于2016年设立的。某种程度来说,属于安慰性质。因为类似这样的场合,注定大部分会员协会将与奖项无缘。在这种情况下,设立这个奖项,无疑可以让更多的协会走上前台获奖,也就能够更好地体现存在感,这与亚足联所提倡的“亚足联是一个大家庭”理念是相符的。而且,这样的奖项基本都是给予那些弱小协会,或者给予那些表现很差的足协以示安慰。例如,就以这一次“发展中足协奖”即“Developing”组别,获奖是新加坡足协。众所周知,新加坡队今年在亚足联的各项赛事,均是表现惨淡,国家队甚至在亚洲杯预选赛排名倒数、全年连一场比赛的胜利都未获得。为了不让新加坡足协感到失落,亚足联便将这一奖项授予他们。

由于这一奖项只需要亚足联主席钦点,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评选标准,因而随意性或者随机性很大。相比其他诸多奖项,类似像亚洲足球先生、足球小姐、最佳教练、最佳年轻球员等,基本都是存在硬指标,而且,都是以成绩作为几乎唯一的标准。在这方面,因为中国竞技足球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落选也就再正常不过。所以,类似像武磊这样的球员,能够连续两年进入亚洲足球先生的三甲候选人已经相当不易。

今年的亚足联颁奖晚会,中国足协好歹算是拿到一个奖项,避免颗粒无收的尴尬。这些年来,颗粒无收对于中国足球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例如,2016年在阿联酋进行年度颁奖晚会,中国足球就是零奖项,武磊能够成为亚洲足球先生最后三名候选人之一,已是一大亮点。2013年和2015年,因为广州恒大队夺取亚冠联赛冠军,借着恒大的光,中国足球算是拿到几个奖项。再往前的其他年份,中国足球更是什么奖项也沾不上边。

伊朗上台领奖值得注意

其实在这一届颁奖晚会,中国足球并不是什么主角,真正值得注意的一个风向变化,是伊朗足协重新出席亚足联的颁奖活动。一年前在阿联酋进行的亚足联年度颁奖晚会,伊朗足协拒绝派人参加。因为伊朗各级国字号队伍在亚洲大赛的表现相对突出,伊朗裁判也是风光无限。但是,亚足联就是不愿意给伊朗球员或球队哪怕一个提名。像裁判、室内五人制等奖项,实在无法将伊朗人排除在外,亚足联主席萨尔曼便做出一个决定:所有由伊朗人获奖的奖项,现场全部不予颁奖,而是找机会单独授予。换句话说,萨尔曼就是不想让伊朗人、伊朗足协和伊朗足球有高光的体现。于是,也就很容易理解伊朗为什么拒绝参加亚足联年度颁奖晚会。

一年后,去年还不在颁奖晚会颁发的奖项,例如最佳五人制球员,今年又在颁奖晚会上现场颁奖,伊朗球员也走上领奖台。类似像这样的小细节,某种程度来说,折射着亚足联内部的争斗。伊朗足协这些年成绩不错,但由于并不是西亚阵营中的一员(西亚阵营的成员全部讲阿拉伯语,伊朗则讲波斯语),因而,伊朗足协一直被看做“另类”。伊朗足协与亚足联之间的关系也很一般。但在过去一年,伊朗足协努力尝试着改善与亚足联的关系,于是在今年颁奖晚会,出现这样的场景也就正常不过。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