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抽签幕后:亚足联主席“消失”中国力量成主流

12-04 14:00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莫斯科报道 

莫斯科时间12月1日18时,2018年世界杯抽签仪式在克里姆林宫进行。在抽签背后,还是有很多故事。虽然中国队无缘世界杯,但中国对于世界杯的重要性,显得越来越重。记者在现场,感受得尤为明显。

亚足联主席“消失”

2018年世界杯,是第一次能有五支亚足联球队参加决赛阶段。虽然在2006年世界杯,亚洲也有五支球队,但澳大利亚队是在当年1月1日才加入到亚足联,预选赛则是参加大洋洲赛区。直至这一次,澳大利亚队才是通过亚洲区预选赛、跨洲附加赛进入世界杯。按理说这对亚足联和亚洲足球,是一项至高无上的荣誉。现实情况却是:作为亚足联主席的萨尔曼,居然没有出现在抽签现场!

按照国际足联提出的“FIFA is a family(国际足联是个家庭)”,像世界杯抽签这样的大型活动,下属各大洲足联、相关会员协会的人士都会抵达现场。但在这次抽签(特别是抽签前的红地毯仪式),记者先后欧足联、南美足联、非洲足联、中北美及加勒比足联以及大洋洲足联的主席,但始终未能见到亚足联主席萨尔曼。虽然亚洲球队在2018年世界杯的成绩尚难预料,且估计不会很出彩,或许会让萨尔曼脸上无光,但如今世界杯尚未开战,至少亚洲第一次有五支球队晋级,理应可以让他稍微风光一番。

而且就在抽签前两天,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还专门前往曼谷,参加亚足联年度执委会会议、年度颁奖晚会。晚会结束后,因凡蒂诺连夜乘机抵达莫斯科,先后接见一系列各国足坛人士、官员与政府要员。而且,亚足联下属的不少成员也从曼谷赶到莫斯科,包括中国足协秘书长张剑在内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亚洲籍理事,唯独萨尔曼缺席。这恐怕不能简单地用“萨尔曼临时身体有恙”解释得通。

值得注意的是,12月4日,国际足联下属的会员协会委员会将召开会议,将会讨论科威特足协是否解禁的问题。目前,海湾政局严重影响到亚洲足球的发展,特别是卡塔尔与沙特、阿联酋、巴林断交后,不仅使得亚冠联赛的一些俱乐部比赛受到影响,在海湾八国之间进行的海湾杯,也可能被停止。海湾杯原定去年在科威特进行,但科威特足协受到停赛后,比赛推迟到今年12月22日展开,地点也改成卡塔尔。但鉴于卡塔尔和沙特、阿联酋、巴林之间的关系,后三国足协表态拒绝参赛。倘若科威特解禁,有可能会临时参赛,这对改善海湾各国之间的关系,将会起到关键作用。作为亚足联主席的萨尔曼虽然是巴林人,但更需要站在亚足联的角度考虑问题。

从另一角度来说,当初,萨尔曼曾经参加国际足联主席竞选,结果输给因凡蒂诺。而在2019年,国际足联主席将重新改选。萨尔曼是否会重新参加暂且不说,单就亚洲足坛而言,2018年5月将进行换届选举,萨尔曼能否连任主席?至少目前在西亚内部,已经有人蠢蠢欲动并准备挑战萨尔曼。如果在平息西亚内部事务方面取得一些突破,萨尔曼至少算是有些“功绩”。

萨尔曼没有出席2018年世界杯的抽签仪式,或许并不是中国球迷所关心的,但实际上,亚洲政治局势对亚洲足球的影响甚大,由此将对中国足球产生影响。在世界杯这一大舞台上,很难将政治完全割裂开来,这就是世界足球的发展现实。

国内同行们去哪了?

四年前的巴西世界杯抽签仪式,虽然同样没有中国队参赛,甚至未能闯入亚洲区十强赛;虽然远隔万里,甚至路途比俄罗斯还远,但在现场,记者还是见到众多前往巴西采访的国内同行们。熟人相见,相互之间感慨着中国足球的“不争气”,至少能够充分体验现场的氛围,也会有更多的感悟。

4年后,我不知道为什么?记者来到莫斯科之后,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感”。这倒不是说中国队依然无缘世界杯,而是几乎见不到来自国内的同行们。采访期间,除了见到一家国内网站派出的一位摄影兼摄像记者以及央视记者,记者只是在抽签当天,见到新华社驻站莫斯科的记者。相比走在莫斯科大街上随时听到中国人的讲话,在偌大的新闻中心,想要找到一个中国人说话,都是非常困难。

过去4年,中国的媒体生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所谓的自媒体和网络,正在改变着记者行业。但是在这种重要的国际场合,却见不到那些“写手”们。据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钱”。尽管在抽签揭晓后,各种围绕着抽签结果的分析,包括诸多服务类的产品不少,但完全没有现场感。当然,涉及到世界杯抽签仪式这样的焦点,虽然国内会有电视转播,但这些镜头,恐怕永远无法取代记者在现场的那种感受。

也许明年在世界杯期间,依然会很“热闹”。而且随着商业的介入,各种活动也不会少,但很多其他内容与作为一个纯粹的记者所写的东西,有着本质上的差异。当然作为企业或公司,为了生存的需要,他们所需要的就是混淆其中的概念,因为只有“搞乱”记者这个行业,他们才能真正从中获利。

虽然如今的记者尤其是足球记者的生存越发艰难,但越是在艰难的时刻,越是需要同行们继续坚守着。

世界杯不能没有中国

或许因为中国队无缘俄罗斯世界杯的缘故,此番不仅见不到几位国内同行,足球人士少之又少。除了有着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身份的中国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剑,以及两位外事部人士王彬与张弨,记者也见到帮助中国企业与国际足联牵线搭桥的盛开公司相关人士。不过,中国企业的人数远远多于足球人,这是此番莫斯科之行的最大体会。甚至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世界杯可以没有中国队,但不能没有中国!而这恰恰从一个侧面显现出中国经济之发展,显现出中国企业拓展的国际性思维。

每一天,当记者前往设在克里姆林宫六层的新闻中心时,总会经过专门设在抽签大厅外的休息大厅。大厅里专门为国际足联、世界杯的赞助商,提供了专门的企业展台,其中,就可以发现不少中国企业。细数本届世界杯的几大类的赞助商,中国企业占了三家,除了一个“合作伙伴”,还有两家是“世界杯赞助商”,占去所有赞助商的1/4。

据统计,国际足联的全球合作伙伴共有七家,分属七个不同国家的公司或企业。如果国际足联允许、不排斥同类的话,相信中国还可以有一个成为国际足联合作伙伴。而在世界杯赞助商中,国际足联共就4家,2家便来自中国。据国际足联商业开发的负责人菲利普·勒弗洛奇介绍,国际足联在2015至2018这个世界杯周期,商务开发方面的销售目标是56.6亿美元,相比2014年世界杯国际足联公布的57亿美元有所下降,但国际足联仍有信心完成这方面的收入。其中,30亿美元是电视转播收入,将超过2014年世界杯的24.3亿美元。当然受到丑闻的影响,市场开发方面确实不太容易,而且,在美国队无缘世界杯前,国际足联在赞助方面的收入相比以往同期,已经下降1亿美元。“但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战略,欧洲不再是我们的目标与方向,美洲西海岸、亚洲以及中东将成为主攻方。”勒弗洛奇明确指出,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进入到赞助行列。

据悉,中国的三家企业与公司赞助国际足联与世界杯,费用方面已经可以占到其中的10%甚至更高。“中企已经成为国际足联赞助商中的主力。”这一结论很容易能够得出,甚至某种程度来说,中国在世界杯发展过程已是重要一环。它从一个侧面叠现出中国经济之于世界的影响力与地位,只不过“足球”本身必须除外。

过去,世界杯的赞助商以日本企业与公司居多,而且一届赛事同时拥有多个日企,与现在的中国企业数量几乎不相上下。此外,韩国曾有两家公司同时赞助国际足联。韩、日企业与国际足联展开合作密切时,恰好是两国经济迅猛发展之时。如今,日本、韩国经济呈现低迷,赞助商已为中企所取代。让人难以置信的是:2018年世界杯,居然没有一家日本企业成为赞助商。因此,如果没有中国的三家赞助商,国际足联恐怕将无法在经济回报兑现当初的承诺,给予下属会员协会分出那么多钱。

但是,中国企业的存在并不等于中国足球的存在!中企赞助世界杯、与国际足联合作,从企业发展的角度来说,是借助世界杯平台进一步推销自己的产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本身与中国足球没有太多的关系,而且也承担中国足球的责任。但是,如果中国足球能够很好地借势,或许可以为中国足球的进一步发展谋求更好的生存环境。这方面,韩国和日本已经为我们做出榜样。当初,韩、日企业纷纷赞助国际足联,韩、日足球界人士很好地利用这一点,让韩、日足球相继取得突破,并成为世界杯的“常客”。但当中国企业逐渐成为世界杯的赞助主角之时,中国足球至今尚未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式,去打开世界杯之门这就需要中国足球的管理者们改变固有的思维方式,去借势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开辟全新的途径。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