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乌兹别克斯坦U23国家队:世青赛八强班底领军!

01-12 10:30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常州报道 

U23亚锦赛小组赛第一轮,乌兹别克斯坦队0比1不敌卡塔尔。赛前,乌兹别克主教练海达洛夫明确表示“率队夺冠”。结果在很多人看来,“海达洛夫的赛前所言,恐怕还是为了‘壮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虽然0比1告负,但在实战之中,乌兹别克创造的机会并不比对手少。下半时,中后卫4号科米洛夫因伤下场,一定程度影响球队的发挥。而恰恰是因为他的受伤下场,导致卡塔尔队攻入一球。失利之后的乌兹别克斯坦队将在小组赛第二轮,对阵东道主中国队,恐怕将给中国队制造更多的麻烦。

① 熟悉的“老冤家”

应该说,乌兹别克斯坦队是中国足球再熟悉不过的“老冤家”。不止是在国家队层面,即便是U23国字号层面,中乌之间的交锋次数也是很多。

例如4年前在阿曼举行的第一届亚洲U22锦标赛(后改为U23锦标赛),中国队在小组赛首轮,便遭遇到乌兹别克斯坦队。凭借杨超声的一记远射,中国队在大部分时间内,1比0领先对手。而眼看胜利在望,球队却在最后两分钟,被乌兹别克斯坦队神奇逆转。而帮助乌兹别克队完成逆转的,就是之前租借至北京国安的克里梅茨。那一仗的失利,严重打击到中国队当时的士气。随后,球队遭遇到两连败,不得不以小组垫底的成绩提前打道回府。

两年后,中国队在迪拜再一次同乌兹别克U23相遇,那是双方出战2016年U23亚锦赛即里约奥运会预选赛前的最后一场热身。结果,中国队2比0战胜对手,完美地实现复仇。之所以称之为“复仇”,在于中国队征战2014年U23亚锦赛的球员,大多数属于93/94年龄段,正是第二届该项赛事的适龄球员。不过,击败乌兹别克的胜利,并未帮助中国队在随后的奥运会预选赛顺利晋级,小组赛战罢打道回府。

今天(1月12日),中国队将再一次出战乌兹别克U23国家队。可以说,中国队和乌兹别克斯坦队似乎有着一种“不是冤家不聚首”的味道,每一届亚锦赛或亚锦赛前都要碰面一次。而除了U23国家队层面,中国队此番报名的8名97/98年龄段球员,多数曾经参加2016年U19亚青赛。小组赛期间,中国也和乌兹别克斯坦同分一组。但在当时,由于乌兹别克已经提前出线,在同中国队一战中派遣9名候补球员出场,结果双方战至0比0平局。这一次在乌兹别克斯坦U23国家队阵中,也有8名97/98年龄段球员。

此前,中国队也曾两次交手95年龄段的乌兹别克斯坦U23国家队。一次是在2016年11月的武汉四国赛,中国队主教练还是陈洋,双方以0比0握手言和。不过,那时的乌兹别克斯坦队只是临时拼凑。因为在此之前,乌兹别克足协尚未正式组建这一年龄段队伍,由刚结束巴林亚青赛的乌兹别克U19国青队主教练阿卜杜伊拉莫夫临时负责带队。该队当时以97年龄段为主,并吸纳8名95年龄段球员。

第二次交锋是在去年6月。当时,德罗索带队在郴州,与乌兹别克斯坦队在大雨中交锋。凭借刘军帅最后时刻的破门,中国队3比2绝杀对手。当时,杨立瑜、韦世豪先后帮助中国队两次领先,但对手阵中的9号乌林巴耶夫两次将比分追平。不过,那支乌兹别克斯坦队也是属于临时组建,且主教练是当时执教乌兹别克99年龄段U18国青队的主教练。

有了两次交锋的经历,这一年龄段的中国队和乌兹别克斯坦队算是有些熟悉。但无论是主教练还是参赛人员,对手都有较大的变化。此番来到常州征战U23的球员,10人曾参加去年在郴州的热身赛、13人曾征战2016年的武汉四国赛。但如今,这些人能够踢上乌兹别克斯坦主力阵容的,只有三四名。也就是说,两场热身赛对于此番再度交锋,并没有太多的参考意义和价值。

另外在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足球之间,总有一种现象发生:中国队总是能够在热身赛取胜,但一到正式大赛,便会经常输球。国家队层面,直至2015年亚洲杯小组赛逆转对手,才结束2001年十强赛之后大赛始终未胜对手的纪录。这一次,中乌两队在U23国家队层面再度交锋,能够延续国家队之前亚洲杯、12强赛战胜对手的良好势头,显然值得关注。因为对中国队来讲,此役若能取胜,不仅意味着结束U23国家队正赛不胜对手的纪录,更意味着中国队提前小组出线,乌兹别克将被淘汰出局。

② 核心骨干几无变化 

现在的这支乌兹别克U23国家队,是以2014年缅甸U19亚青赛闯入4强的乌兹别克U19国青队为班底而组建。在此番来华的22名球员之中,10人曾参加那一届亚青赛,且基本是主力球员。后来在2015年U20世青赛,这批球员率领乌兹别克斯坦队闯入8强。只有5号后卫奥塔科诺夫因为伤病未能出战亚青赛,但曾参加世青赛。这意味着在这支乌兹别克U23国家队,共有11人是世青赛8强成员。   

至于现在率队参赛的乌兹别克主教练海达洛夫,正是2014年亚青赛、2015年世青赛的带队主帅。他对手下这批球员的技战术特点,还是相当熟悉。以这批球员为基础,为兼顾下一届U23锦标赛即2020年奥运会预选赛,海达洛夫又从97/98年龄段队伍,招入8名2016年U19亚青赛的球员,并构成现有的人员阵容。

同时,海达洛夫也是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助理教练,情况同马达洛尼较为类似。此前,乌兹别克斯坦U23国家队的集训,只是利用国家队准备12强赛的时间而展开,因此,海达洛夫只能在国家队集中期间,前往国家队协助工作,U23国家队交给助手。所以,海达洛夫真正训练队伍的时间不是很多。去年7月的U23亚锦赛预选赛,海达洛夫亲自率领乌兹别克队出战,当时的23名参赛球员,共有17人出现在决赛阶段,这也从一个层面说明乌兹别克队的核心框架没有发生变化。

为准备本届U23亚锦赛,乌兹别克斯坦队在去年12月,曾专门前往泰国武里南征战六国赛,结果获得冠军。同样是这次邀请赛,日本、泰国和朝鲜在赛后,均是大幅度更换球员,乌兹别克斯坦队只是调整3名球员,大部分均来到常州。一方面,可以说乌兹别克斯坦队对于这批球员很有信心,但从另一侧面可以看出,海达洛夫已经没有更多时间去考察球员。此前,他除了率队参加预选赛,便只有去年12月泰国六国赛的带队经历,客观情况已经不允许其考察更多球员。

因此,乌兹别克斯坦U23国家队在人员和技战术方面,并未发生太多的变化,核心骨干基本得到固定。这既可以说是乌兹别克斯坦队的长处,毕竟人员相互一起配合的时间较长,技战术比较熟悉;但同时,也意味着一旦找准乌兹别克弱点,掐准该队命脉,中国队的取胜机会相对更大。

③ 两大12强赛国脚缺阵

目前在这支乌兹别克U23国家队,曾有4人参加两年前的多哈U23亚锦赛,包括首轮对阵卡塔尔受伤下场的4号中后卫科米洛夫。不过,已在冬歇期转会至阿联酋沙迦队的19号后腰舒库洛夫,开赛前并未赶到常州,且缺席第一场比赛。这也比较容易理解,因为在预选赛期间,正是乌兹别克斯坦队将阿联酋淘汰出局,而阿联酋因为无缘本次比赛,国内联赛照常进行。于是,舒库洛夫能否最终赶到常州参赛?目前还是未知数。

不过,在乌兹别克斯坦这一年龄段,最具威胁的球员还是中锋绍穆罗多夫。现在,他已经是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的绝对主力。此前的世界杯预选赛12强赛对阵中国,他身披22号球衣出场。但这一次,绍穆罗多夫却未入选23人名单。至于舒库洛夫,也是现役乌兹别克国家队球员,且曾征战12强赛。值得一提的是,乌兹别克斯坦队主场2比0中国队,正是舒库洛夫为主队打入锁定胜局的一球。

两名国脚大将缺阵,这一情况多少将会影响乌兹别克U23国家队的整体实力。至于2号阿舒马托夫,虽然曾在去年9月的12强赛最后一轮入选国家队,但尚未有过出场机会。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