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格的日本岁月:从倒一到争冠 改变日本足球文化

洪流 04-21 14:00 体坛+原创

体坛+特约记者洪流报道

22年过去,温格终于即将结束他在阿森纳的漫长耕耘。在离开他的理想国时,温格受到了全世界足球爱好者的共同致敬,他的枪手岁月无疑是执教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章。

那么执教枪手之前的温格是怎样的呢?在不到两年的名古屋执教生涯中,他率队拿到了一次天皇杯、一次日本超级杯,将一支他到来时还排名联赛垫底的球队改造成联赛劲旅。尽管只有两年时光,但温格在日本足球界的评价中当得起“卓越”一词。

因文化来到日本 签约时向董事会下通牒

在被摩纳哥解职后,温格在一段时间内其实并不打算开始执教。被摩纳哥解雇之前不久,温格还刚刚收到过拜仁慕尼黑的邀请,但是当时和摩纳哥俱乐部的诸多分歧,让他最终不但没能前去执掌德甲巨人的帅印,反而被球队炒了鱿鱼。1994年10月,赋闲中的温格在国际足联的技战术会议上提交了一份1994年世界杯的技战术报告,与会的亚洲观众注意到了他。而其中,刚刚起步的J联赛是最感兴趣的一方。

日本当时依旧处在昭和泡沫破灭后的余晖里,社会财富尽管在不断缩水,但总体规模依然惊人。1993年启动的J联赛由企业联赛职业化而来,几乎所有的大城市球队背后都有强力企业支持。温格执教的名古屋鲸八背后是丰田汽车,在丰田高层的支持下,名古屋开始与温格接触。

打动温格的无疑是日本别样的文化。在遥远的东方,存在着一个高度发达的联赛,联赛引进了大量曾经在欧洲叱咤风云的球星,也有比较好的商业包装——这样的异域风情对正当壮年的温格来说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在与熟悉远东足球的记者沃克的对谈中,温格曾经笑称自己想去看看日本女孩究竟是什么样子。

When-Arsene-Wenger-Was-Emperor-Of-Japanese-Football.jpg

不过文化上的差异带来的不都是惊喜,也有令人厌烦的地方。11月底,温格与名古屋鲸八达成了初步意向,但在进一步谈判时,分歧暴露的十分明显。日本人说话是总是不直奔主题,他们在谈判时显得非常客气,似乎愿意处处让步,但是谈判结束之后却经常仍然对有争议条款固执己见。忍无可忍的温格在最后的谈判中直截了当的质问:“我只问一句,你们到底想不想要我去执教,如果想的话,这是我的条件和要求,满足它!”还开出了48小时的答复期限。最终,合约成立,温格以7500万日元(约合45万英镑)的年薪来到了日本。

冒着震灾登陆 曾是斯帅恩师

1995年1月14日,温格来到了名古屋。但眼前的景象出乎他的意料,对他的日本初印象造成了很大冲击。四天之前,日本刚刚发生了阪神淡路大地震,造成了6500余人死亡,30万人无家可归,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的大灾难。名古屋所在的爱知县虽然不像阪神地区受害那么大,但电视里播放的救灾场面和稍显混乱的秩序还是让温格印象深刻。

来到名古屋,日本教练们为温格列出了35人的名单供他挑选,但面对着集中到酒店的球员们,温格有些混乱——他根本无法认清他们。于是他决定用大量的体能训练来初步筛选,但他低估了日本人的坚韧,35人没有一个人掉队,全都跟了下来。哭笑不得的温格只能带着这支庞大的队伍进行了一个月的训练,才最终确定了25人的名单。

而在挑选外援方面,一个故事至今还让名古屋俱乐部津津乐道。个傍晚,温格正在自己下榻的名古屋酒店收看一场巴西国内联赛,忽然之间,他被电视机上的一名巴西球员所吸引,然而要命的是,日本的电视转播对于外国球员只显示他名字的日文“假名”读音,温格看不到这名球员的英文名字。焦虑之下的教授直接下楼冲到酒店大堂,向服务员比划着要求帮助,最终酒店服务人员帮教授用英文记下了这名球员的名字:卡洛斯·亚历山德罗·托雷斯。巴西后卫也成了温格治下首批登陆名古屋的外援之一。

174234493.0.jpg

温格拥有的最大牌球员是曾经的“巴尔干马拉多纳”,现广州富力队主帅斯托伊科维奇。在听说温格可能执教球队时,他立刻向球队高层进谏:“哪怕你们只有邀请温格执教的最轻微可能,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他请过来。”不过一个斯托伊科维奇解决不了问题,球队刚一上来还是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八连败。

从榜尾到争冠 改变日本足球文化

面对失魂落魄的球队,温格暴怒了。和温格同一年加盟名古屋的本土后卫平山胜现在还记得温格当时中场休息时大发脾气的样子:“中场休息我们如果落后的话,回到更衣室的他总是一副气的冒烟的样子。你能做的只有低着头,听着他的怒吼声在更衣室狭窄空间里的回响声。然而即使他再生气也不会失态,他在愤怒中仍然是一位真正的绅士,而他有时也会指着我们说,你们看上去就像是一群懦夫。”

但暴怒并不解决问题。经过细心考察,温格发现了名古屋球员们一些“陋习”。一个是在比赛前,日本球员习惯泡澡,有时甚至长达两三个小时,泡软了身体,在场上显然没法全力发挥。另外一个就是当时的日本普遍推崇“三从一大”训练法,成绩越差,队员们越会加大训练量,偷偷加练。

QQ图片20180421134913.png

温格对这两件事对症下药,他要求球员们限制泡澡的时间,同时将三到四小时的训练课精简到了90分钟,甚至叮嘱场地管理员将球全都锁进仓库。J联赛间歇期里,温格将全队拉到位于法国北部的凡尔赛集训,表面上是帮助球员恢复体能,但是实际上却是要在外界隔绝的情况下恢复球队的信心。他先是强调简单的集体攻防,看到球员逐渐吃透和消化之后,再把四名后防球员分隔出来单独加强防守训练,而在防线整体开始默契之后,最后再单独给球员以指导。平山胜回忆说:“他不断地向我们灌输现代的训练理念,告诉我们没有人的注意力连续保持集中的时间会超过90分钟,因此超过这个时间段的额外训练是有害无益的。

事实证明,温格对日本球员的心理调节和战术调节都非常对路,球队在这次集训之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回到了正轨之上。球队在温格的调教下排名开始一路攀升,不仅从倒数第一神奇般的跻身前三,而且甚至开始威胁领头羊川崎的位置。但在对阵川崎的关键比赛中,平山胜罚丢了一个点球,这几乎直接断送了名古屋的夺冠奇迹;不过,赛后的更衣室里,温格却没有发火,而是对他耐心的安慰着,这让平山胜至今十分感激。

温格对球员们的耐心与爱收到了回报。在1996年元旦,名古屋在天皇杯上3比0轻取广岛三箭,拿到了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一座奖杯。那个赛季名古屋再次屈居亚军,不过在超级杯上,他们战胜了联赛冠军鹿岛鹿角,报了联赛的一箭之仇。两年执教,两次亚军,两座奖杯,无论是成绩还是他对训练的改造,都被日本媒体所报道,引领了一贯保守的日本足球进行反思。

但就在此时,温格收到了大量欧洲球队的邀请,其中便包括阿森纳。温格迅速做出了选择,他给外界的信号是停掉了已经将近两年的日语课程。事后相关人士回忆,温格不希望让欧洲足坛认为自己已经安于日本的生活,因此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最终,名古屋提前四个月与温格解约,1996年9月,温格入主阿森纳。

但在温格的记忆里,日本并不仅仅是职业生涯的一块跳板。“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能够在名古屋执教非常非常的开心,我很是为那段经历感到自豪。”他在2013年回到日本时这样说。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