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足复兴路喜忧参半 亚洲第三距东京有多远?

04-23 16:07 体坛周报原创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报道

第19届亚洲杯女足赛20日已经在约旦落下帷幕。日本女足以1比0击败澳大利亚队,继2014年之后再次蝉联冠军。中国女足则以3比1取胜泰国队,和上届一样,继续名列第三。而李影以每场比赛至少进一球的效率,以7球成为本届亚洲杯赛上的最佳射手,这也是自2006年亚洲杯女足赛改制以来,第二位成为亚洲杯女足赛最佳射手的中国女球员。上届亚洲杯女足赛上,杨丽以6球和韩国的朴恩顺并列最佳射手。应该说,这样的成绩还是值得充分肯定的,尤其是考虑到目前女足的发展现状与生存情况。

不过,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应该反思近年来因为折腾导致中国女足技战术水平进一步下滑的现实,正视我们现在存在的问题,否则,中国女足恐怕很难拿到东京奥运会入场券。

亚洲杯第三含金量几何?

当我们在为中国女足获得亚洲杯第三名而感到高兴时,在谈论“复兴”与否的问题上,我们首先需要掂量一下这个第三名的含金量。在这次亚洲杯赛上,中国女足小组赛中攻入15球,这是女足自2003年亚洲杯赛小组赛中攻入29球以来取得进球最多的一次。当时,中国女足在小组赛中同样是3场比赛,6比0胜越南队、12比0胜印度队、11比0胜乌兹别克队。而这一次,我们的小组对手是约旦队、泰国队和菲律宾队。亚洲当今最强的几个对手日本队、澳大利亚队和韩国队等一个都未能遭遇上。

实际上,在2014年和2018年,中国女足能够在亚洲杯赛上两次获得第三名,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分组形势极为有利。本届亚洲杯赛上,真正算得上是对手的,只有半决赛碰到的日本队,结果中国女足以1比3失利。而在2014年亚洲杯赛小组赛中,真正算得上中国女足对手的只有韩国队,结果双方以0比0言和,中国女足因为净胜球少而以小组第二出线。在半决赛中,中国女足与日本队在90分钟内战成1比1,加时赛中,中国女足1比2失利。在随后的第三四名决赛中以2比1击败韩国队。

某种程度上,今届亚洲杯赛的第三名含金量甚至还不如上一届的第三名,因为除了同样是半决赛中不敌日本队之外,中国女足再没遇到过强敌。即便是同样是获得了世界杯入场券的泰国队,此前在小组赛中也是被中国女足4比0击败。而在2014年的亚洲杯女足赛中,中国女足更是7比0大胜对手。不过,从技战术含量来说,同样是对阵泰国队,小组赛中对决与最后的第三四名决赛中,中国女足的表现就给人以“一场不如一场”的印象,在技战术方面暴露出太多的问题。

这么说,并不是想否定中国女足将士们的努力与付出。就像此前曾提到过的,在目前整个亚洲足坛,中国队和日本队、韩国队、朝鲜队以及澳大利亚队属于“五强争雄”,其他球队基本无法对这五强构成威胁。尽管泰国女足在半决赛对阵澳大利亚队的比赛中,成功地在120分钟内守住平局,但这种意外也只是小概率情况。

从这一层意义上说,中国女足这次夺取亚洲杯第三名,成色与含金量有限,并不能得出女足已经复兴或者重新崛起的结论。只能说,这次女足获得亚洲杯第三名、拿到明年法国女足世界杯入场券,为中国女足重新复兴和崛起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和基础,但真正复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东京入场券机率有多大?

对现在的中国女足而言,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争取进入前八、维系上届世界杯女足赛的成绩,这或许是一个新的奋斗目标。但女足世界杯能否进入八强,其实并不是决定性的,真正的挑战恐怕还是在于奥运入场券。一方面,中国足协早在2017年1月份通过的《2020行动计划》中,女足进入奥运甚至冲击前四名的目标已经写得非常清楚。而在东京奥运周期中,女足也是有关方面最为看重的。因此,进军东京奥运会是当下的首要任务和目标。某种程度上,女足世界杯仅仅只是东京奥运女足预选赛之前的一次“前哨站”。而且,我们必须要清醒地意识到:中国女足争取奥运入场券的难度较前两届明显增加。

就目前的奥运席位而言,亚洲区最近几届都是两个席位(不包括东道主),2020年东京奥运会亦不例外。表面上看起来,东道主日本女足直接晋级、将不参加亚洲区的预选赛,对中国女足是好事,但实际并非如此。亚洲女子足坛目前就是“五强争霸”,中国女足和韩国队、朝鲜队、日本队以及澳大利亚队的整体实力明显高出其他球会。

如果日本女足参赛,中国女足虽然胜少负多,但由于日本女足在对阵其他三强时胜率更高一些,假设日本女足参赛的话,可以将“水”搅混,这反而利于中国女足“乱中突围”。就好比2016年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中,中国女足对阵朝鲜队和澳大利亚队时都是1比1战成平局,但因为日本队击败了朝鲜队,无形之中等于“帮”了中国队。最终,中国女足在里约奥运会预选赛中跻身前两名、拿到了奥运入场券。如今,日本女足不参加预选赛,客观上其实是增加了中国女足出线的难度。

更为重要的是,未来东京奥运会亚洲区女足预选赛的赛制发生了较大变化,这其实也是对中国女足争夺奥运会入场券是增加了难度。在女足亚洲杯决赛前,亚足联女足委员会同时在约旦召开会议,对未来亚洲女足赛事进行了讨论、研究。像男足俱乐部一样,创办亚足联女足俱乐部冠军杯赛已被正式提上议事日程,有关赛制与赛程安排尚需进一步研讨。而明年的亚洲女足U16锦标赛与U19锦标赛将分别于2019年9月15日至28日、2019年10月27日至11月9日进行,赛地全部安排在泰国。但更引人注目的还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足赛亚洲区预选赛。

据悉,总共有28队报名参加东京奥运亚洲区预选赛。整个预选赛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将分为五个小组、每组4队;第二阶段分为三个小组、每组4队。这两个阶段的比赛全部是采用赛会制进行比赛。而最后一阶段比赛则是第二阶段3个小组中的前两名总共6支球队以主客场制决出最终的名次。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将研究具体比赛时间之后再公布最终的赛程。

亚足联女子委员会的决定某种程度上对于中国女足来说并不是一个什么利好消息。前两届奥运会预选赛中,最后阶段比赛的六支球队采用是赛会制的比赛,相比而言,偶然性更大一些。而如今改用主客场制后,比赛的偶然性将大幅度减少,更多地还是依靠各队的整体实力与水准。这显然也就对中国女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女超联赛该如何应对?

实际上,这样的赛制变革,对目前国内女足的发展也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课题。就以这次亚洲杯赛为例,为了给中国女足腾出足够的备战时间,国内的女足联赛甚至一推再推,一直要到亚洲杯赛结束后才开始新赛季的比赛。而未来的奥运女足预选赛采用主客场制的话,很有可能是按照国际足联拟定的女足国家队比赛日来进行预选赛最后阶段比赛。因为像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女足都有海外球员,分别在欧美的俱乐部球队中,只有安排在国际足联指定的女足国家队比赛日进行,这些海外球员才能归队。而国际足联拟定的女足国家队比赛日其实和现行的男足国家队比赛日是完全一样的,基本都是一个月安排一次国家队比赛周,各国女足国家队可以安排两场比赛。

以国际足联拟定的2019年女足国家队比赛日为例,明年的法国女足世界杯赛安排在6月7日至7月7日进行。正常情况下,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足赛亚洲区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肯定要在世界杯女足赛结束后进行。在女足世界杯赛后,国际足联安排的女足国家队比赛周是8月26日至9月2日,期间可以安排两场比赛;9月30日至10月8日这个比赛周有两个女足国家队比赛日;11月4日至12日这一周有两个比赛日。至于2020年的女足国家队比赛日,国际足联尚未正式公布。

按照六队参加最后阶段比赛共有10轮、需要有至少10个比赛日,则亚足联很有可能安排一周一赛或者是一周双赛。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女足依然想采用长期集训的办法,恐怕根本无法安排女足联赛。这种赛制的变革,其实与2002年韩日世界杯赛后,亚足联对男足赛制、赛程进行大变革所带来的冲击完全一样。在2004年的德国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第一阶段比赛中,中国队无缘出线,一方面存在着算术题算错的情况(也就是对阵中国香港队究竟需要进七球还是八球的问题),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认:全新赛制全面实施之后,中国足球届上下缺乏对新赛制的足够认识、依然采用过去旧有思维方式展开准备不无关系。

  如今,这样的情况下将转移到女足国家队身上。面对奥运会预选赛全新赛制,中国女足上下如何充分认识这一赛制的特征以及所带来的一系列影响?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女足冲击奥运。那么,中国女足以及相应的管理部门和单位是否已经意识到了这样的冲击,并将如何做出应对?或许,只有等待奥运女足预选赛全面展开之后,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