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思聪到霍启刚何猷君,豪门公子谁能主导电竞?

04-25 14:16 体坛+原创
李楷平体坛+/体坛周报 电竞主编,资深电竞媒体人。

在澳门电子竞技总会会长何猷君就职仪式上,霍启刚、王思聪、朱一航与何猷君这四个可能会改变中国电竞发展道路的豪门公子罕见同框。

王健林(王思聪之父)财富300亿美元,位列中国大陆地区第4;

朱孟依(朱一航之父)财富44亿美元,位列中国大陆第50(以上据2018年福布斯财富榜)。

澳门赌王何鸿燊(何猷君之父)真实财富未有公开报道,但保守估计家族财富超700亿港元。

香港霍英东(霍启刚祖父)2006年去世前常年位列香港富豪榜前十,目前港媒估计其家族财富至少670亿港元。

7.jpg

电竞最缺钱的年代,豪门公子入场曾带给人无限的遐想,王思聪的iG和朱一航的EDG也确实曾被视为电竞职业俱乐部的“龙门”。数年后,电竞行业已非吴下阿蒙,豪门公子入场带来的是比钱更大的想象空间。无论是去年当选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的霍启刚还是何猷君,人们期待的都是让电竞更加“主流”而非更加“有钱”。

豪门公子1.0王思聪vs豪门公子2.0霍启刚何猷君

王思聪是中国电竞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豪门公子。2011年进军电竞行业时,其父王健林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5位,并在两年后荣登首富。“定一个小目标,赚他一个亿!”是其名言。

王思聪初出江湖,王健林给了他5个“小目标”的本钱。

拿着5个亿,王思聪开始改变中国电竞。电竞之于他,一方面是爱好,酷爱玩DOTA的他,喜欢与诸多职业选手共同征战的乐趣;一方面只是投资版图的一部分,甚至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但在电竞缺钱的2011年,冠军奖金超10万就是大比赛。EHOME一年10冠风头正劲,开完表彰大会,队员便拿着5万元签字费跳槽去了云南。

手握5个“小目标”,王思聪拔根汗毛比电竞圈内大佬们的腰还粗。

8.jpg

在电竞事业上,王思聪投资不菲,收获颇丰,旗下iG俱乐部表现优秀,DOTA2分部2012年代表中国夺得TI2世界冠军,LOL分部则一直是LPL联赛中坚力量。

做完俱乐部,斗鱼开启电竞直播时代,他做了熊猫直播,并在熊猫开播那一天亲自上线直播,为平台引流。后来他又成立香蕉计划,把自己的电竞版图向电竞赛事项目、直播艺人营销等方向延伸。

据体坛电竞了解,王思聪旗下的普思投资,其投资版图覆盖了电竞全产业链。

2014年1月,普思投资以590万美元投资手游开发商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值得一提的是,何猷君正好是创梦天地的CMO。

同年12月,再以数百万元人民币投资电竞内容平台伐木累。

2015年9月,以5000万元入股英雄互娱,并联手昆仑万维、完美世界以及360、百度、小米、熊猫TV等17家游戏企业,成立“中国移动电竞联盟”。

2016年4月,WCG世界冠军、人皇Sky创立电竞品牌钛度科技获得60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普思投资位列投资方名单。

2018年2月,电竞数据服务商PentaQ刺猬电竞获得千万元级天使轮融资,普思资本领投。

进军电竞圈,王思聪做的是“加法”。

通过扩大投资面,覆盖产业链,减少中间环节的成本,并增加自己在行业内话语权。资本家掌控一个新兴产业,大体上都采用这种模式。“加法”过程中,首富之子的身份,客观上为王思聪节省了很多营销成本。在中国最大的电竞职业联赛LPL,战队老板不乏王思聪这样的豪门公子,如EDG老板朱一航乃合生创展集团朱孟依之子,SNAKE老板蒋鑫乃中国稀土控股蒋泉龙之子,VG老板孙喜耀乃华西村吴仁宝之孙等。他们嗅觉灵敏,很早就出资创建或收购LPL战队。如今LPL联赛商业价值水涨船高,正是对他们最好的资本回报。

6.jpg

论资源与影响力,霍启刚与何猷君不逊于王思聪。

在何猷君就职仪式的新闻稿里,霍启刚以“霍英东集团副总裁”的身份亮相。霍英东集团产业范围包括房地产、信托、船务、运输等。霍英东是霍启刚的爷爷,家族资产常年位列香港前十。

霍英东关心中国体育产业,在香港富豪中极为突出。1984年,许海峰代表中国完成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也从这一年开始,霍英东基金会对中国奥运冠军们进行奖励。每位冠军可以获得一公斤足金金牌以及8万美元奖金,折合人民币数百万元。

家学渊源,霍启刚也深耕体育行业多年。他是香港奥委会领袖人物,多次带领香港代表团参加奥运会、亚运会、青年奥运会、东亚运动会等大型比赛,与内地奥委会及亚奥理事会也保持着密切联系。

和个性张扬的王思聪相比,霍启刚似乎把所有曝光度都留给了当年的“晶刚恋”。担任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之前,他在电竞行业的存在感几乎为零。

接受体坛电竞专访时,他自己也坦承之所以被选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主要是因为自己“年轻,背靠中国这个亚洲规模最大的电竞市场”。

何猷君在电竞行业的存在感,介于王思聪与霍启刚之间,比王思聪简单,比霍启刚复杂。

担任澳门电子竞技总会主席之前,他在电竞行业的大动作,是2017年12月操盘在澳门落地了MDL赛事。他旗下的Victory 5俱乐部,前不久获得了TGA月赛的第三名。此外,他还是创梦天地CMO,旗下有游戏开发公司。

三种身份,决定了三者在电竞舞台上的立场与资本逻辑。

3.jpg

与腾讯对垒,还是与腾讯双赢?

从资本增值的角度看,王思聪无疑是成功的。王健林说过,他给王思聪拿来做投资的5亿元,几年后已经翻到了63亿元。

但王思聪入场电竞时所说的“整合”,则成果不如盈亏表那么亮眼。

2012年由iG牵头成立的ACE联盟,是一个试图给所有电竞俱乐部建立规范的组织。但组织成立后,中国最顶尖之一的俱乐部EHOME却没有参加。

2016年,王思聪发起成立“中国移动电竞联盟”,创办移动电竞联赛HPL。但这个组织里面,没有最大移动电竞游戏厂商腾讯的身影。第二年3月19日,国家体育总局信息中心宣布成立“中国移动电子竞技产业联盟”,腾讯、畅游、巨人为首的数十家企业成为联盟首批成员,该组织还开启了移动电竞赛事CMEG。

王思聪曾宣称要“整合”电竞圈,但从整体逻辑来看,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是商人而不是“整合者”。

王思聪无意,也没有组建任何电竞协会。就连当年ACE联盟的主席也并非iG的人,而是WE俱乐部创始人裴乐。

作为商人,王思聪的任何投资都希望收到回报。按照商业自身逻辑,被整合到“思聪系”的实体越多,王思聪的站位立场就越明晰。他投资越多,覆盖产业链的环节越多,其面临的竞争者就越多。

做了熊猫,就不好跟斗鱼做朋友;买下iG,跟RNG自然亲疏有别。这与LPL舞台上其他几位豪门公子没有本质区别,无非是王思聪覆盖的产业链可能更长一些罢了。

这在他与其他厂商尤其是腾讯之间,埋下了隔阂。

10.jpg

电竞行业,产品为根,游戏厂商权力巨大。

从2009年开始,腾讯连续十年位列游戏行业第一。2017年腾讯游戏营收978亿元,占整个国内游戏市场的一半以上。排名第二的网易营收362亿元,勉强超过腾讯三分之一。细分到电竞游戏,腾讯的地位更加遮天蔽日。

如何处理与国内最大游戏公司、最大社交软件公司、IT双巨头之一腾讯的关系,这是所有电竞圈“整合者”必须直面的课题。

对腾讯,无非两种打法:一种是联合其他所有人,一起跟腾讯竞争;一种是化敌为友,与腾讯达成双赢而不失自己的独立性。

王思聪的“中国移动电竞联盟”和HPL,可以视作第一种。

霍启刚的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可以视作第二种。

9.jpg

作为AT双雄之一(另一家是阿里巴巴),腾讯在整个互联网产业的态度是开放的。事实证明,对很多有潜力的领域,腾讯想的并不是独占,更多的是以开放的态度去参与、投资、扶持。时至今日,几乎所有创业公司都以被AT双雄投资为荣。

如果你仅为盈利而来,自然是腾讯的商业竞争者。反之,如果你为了做大市场,对腾讯本身没有强烈利益冲突,腾讯没有理由不乐意合作。

对行业第一的腾讯来说,继续切蛋糕,抢占市场份额,只会让自己更封闭。把行业蛋糕做大做透,则不仅能履行社会责任,提升公司形象。而且现实一点说,行业做大,身为行业第一的腾讯自己肯定获利最多。

这是霍启刚与何猷君最大的优势所在。

这两者分别出身于港澳,与内地商界关系可轻可重。尤其霍启刚出身豪门,在体育行业人脉深厚,但他在电竞行业没有立场。腾讯与他携手,没有立场上的隔阂,也不会产生排他性。

腾讯可以支持国家体育总局信息中心做NEST,可以与信息中心搞“中国移动电子竞技产业联盟”,为什么不可以陪霍启刚做电竞亚洲杯、亚运会?

根据《2017年游戏产业报告》,2017年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增速只有3.1%。手游用户规模为5.54亿人,同比增速只有4.9%。相比于往年超过两位数的百分点,增速降低意味着电竞产业野蛮式扩张已经到了一个天花板。

1.jpg

天花板之外,腾讯需要开辟新的突破点。2018年腾讯电竞提出“电竞体育化”,显然将电竞与体育融合上升为了战略发展方向。

霍启刚背后的体育资源,正是腾讯所缺。恰好成熟的体育行业也认识到电竞的潜力,也对电竞有牵手的需求。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电竞选择了霍启刚,而不是霍启刚选择了电竞。

在霍启刚之前,电竞行业之所以整合不起来,在于每个人背后都有资本的立场。而亚电体联是一家与亚奥理事会有关的公益组织,它可能会被资本影响,但绝不会站立场。正如霍启刚反复对体坛电竞强调的“开放”,亚电体联希望的角色是调停者,与所有厂商平等协商,最大限度建立起在厂商、玩家、第三方组织心目中的公信力。

这里的平等,意味着不会因为有商业因素而选择某个不合规项目,也不会因为商业因素拒绝某个影响力大的合规项目。

4.jpg

不站立场的霍启刚,依然面临政治智慧的考验

霍启刚、王思聪、何猷君,三人分别是70后、80后与90后。从年龄层次看,他们所选择的打法似乎都打上了所属年龄层次的烙印。

70后霍启刚,年届不惑。

年少时,他并未接收电竞行业的洗礼,对电竞行业复杂的关系也未牵涉其中。事业早已成熟的他,能站在自己利益之外,去衡量各方需求。

80后王思聪,正当而立。

他伴随电竞游戏成长,熟谙资本玩法,又正处在事业追求的巅峰年华,渴望能掌控更多电竞版图。

90后何猷君,年少有为。

他是赌王之子,青春年少,多才多艺。一个可以靠颜值吃饭的娱乐明星,一个水平不错的DOTA2玩家,最终成了澳门电子竞技的掌舵者。

目前来看,身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的霍启刚,格局更高。他不像王思聪那样可以靠资本驱动一切,也不像何猷君那样舞台暂时限于澳门一地。面对电竞入亚入奥的大课题,他正在努力平衡国际组织、政府机构、资本、民间组织的利益。

据体坛电竞了解,腾讯内部对霍启刚伸出的橄榄枝兴趣浓厚。然而喊开放的口号容易,在开放的同时还保持自己的独立性难。比如即将迎来的亚运会电竞项目,腾讯旗下游戏缺了固然不好,多了也不妥。

多少才合适?将考验霍启刚的政治智慧。

1.jpg

何猷君兼具公益组织与商业组织两种身份,前者可师法霍启刚,后者可学习王思聪。

作为赌王之子,背靠两岸三地唯一一个博彩合法的城市,他在电竞博彩这个切入点上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澳门电竞总会会长就职典礼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何厚铧、中联办副主任孙达、社会文化司司长谭俊荣等重量级人物出席。长长的名誉、荣誉会长名单中,包括了崔世平、林建岳、朱一航、王思聪、杨颖、陈赫等人,横跨政界、商界、娱乐界,其号召力可见一斑。这中间,恐怕有大部分看中的是何少背后的博彩与电竞结合所蕴含的巨大市场。

何少自己则说:一直将王思聪视作榜样,无论是电竞或者是投资,都有很多地方得向王思聪学习。

然而如果做王思聪,那就意味着何猷君也会有自己的立场,那他离霍启刚的角色也将越来越远。

2017年,体坛电竞曾提出“电竞主流化”的概念。豪门之子抢先进军电竞行业,既是主流化的结果,也是主流化的催化剂。赌王当年有一句名言,“(我的赌场)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来!”豪门公子撬动的社会资源,有助于电竞更快融入主流。但如果豪门公子们首要目的只有赚钱,那就不可避免会陷入与竞争对手们的利益博弈,对电竞行业或许并不能产生脱胎换骨的影响。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