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男足预选赛提前 国奥又起大早赶晚集?

04-27 13:11 体坛周报原创
马德兴《体坛周报》副总编辑、著名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报道

据来自亚足联的消息,2020年第四届亚洲U23锦标赛即2020年东京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时间已经敲定。与往年相比,本届亚洲U23锦标赛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的时间提前了四个月,定于2019年3月下旬展开。而迄今为止,中国97年龄段国奥队至今尚未见到踪影。虽然中国足协早在2017年初就已经全面启动“2020行动计划”,为东京奥运会男足赛展开准备,但很有可能又将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第一阶段预赛时间提前

自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亚足联创办了亚洲U23锦标赛,将奥运会男足亚洲区预选赛与这项赛事合并,即U23亚锦赛逢双数届赛事即为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譬如,像2016年1月在多哈进行的第二届亚洲U23锦标赛也就是里约奥运会亚洲预选赛。而今年1月在江苏进行的第三届亚洲U23锦标赛,则只是95年龄段队伍参加的一项普通锦标赛。2020年第四届赛事(1997年龄段队伍参赛)则将成为东京奥运会男足亚洲区的预选赛。

亚洲U23锦标赛分为预选赛、决赛两个阶段进行,而且都是安排在两年进行。像前三届赛事的预选赛都是安排在单数年7月进行,最主要是考虑到亚洲这个年龄段有海外球员,7月因为欧美赛季结束,各队可以将这些海外球员召回,不会遭遇俱乐部不放人的情况。但2020年第四届亚洲U23锦标赛的预选赛则提前到了2019年的3月进行,具体时间为3月18日至26日。安排在这个时间段,也是因为届时为国际足联国家队比赛周,便于各队征战海外球员,各队都可以确保组成最强阵容参赛。

相比以往,第四届亚洲U23锦标赛即东京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的时间提前了四个月。对中国队来说,准备第一阶段预选赛小组赛的时间进一步压缩。当然,如果拿到小组出线资格,准备决赛阶段比赛的时间相应增多,但前提是必须要在预选赛中拿到决赛阶段比赛入场券。

正常情况下,提前4个月进行第一阶段预选赛对中国队产生的影响不会很大。而且,由于是奥运会预选赛,中国足协的重视程度肯定也超过以往。就像2017年1月份,中国足协在武汉召开的足代会期间还专门通过了“2020行动计划”,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力争男足拿到东京奥运会入场券。而且,中国足协也相应地展开了各种准备,包括寻找外籍主教练等。这之后,中国足协专门组织了97年龄段队伍的选拔、孙继海出任教练组组长等。在当时所有亚洲各国足协中,中国足协是仅次于日本足协、为东京奥运展开准备与备战起步最早的。

国奥何在?至今不明

按照中国足协最初的准备,即便是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提前了4个月,各项准备工作有序展开,影响也不会太大。但现实的情况却是:起步很早,现实中落实的情况并非像所设想的那样。

本来,按照中国青少年足球的现实情况,后备人才基础并不厚实,97年龄段真正优秀的球员并不多。如果真的早抓、抓好、抓到点子上,或许还有机会和希望去“冲一下”。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个年龄段队伍的主教练究竟是谁?依然不明。孙继海尽管是中国足协U21选拔队的教练组组长,但并不意味着未来97年龄段国奥队的主教练就一定是孙继海。从2017年4月份在济南展开第一次选拔至今,孙继海的U21选拔队前后组织了七期集训,但没有一次孙继海想要的球员能够全部按时、按规定到球队报到。用孙继海自己的话来说,“我连现在所有这个年龄段队伍的球员都还没有全部看到。”

不止如此,中国足协还组织了一个“我要上奥运”的选拔赛,今年6月,这个选拔队将进行最后的总决赛。但在总决赛结束后,队伍究竟如何组建?迄今尚未有明确说法。而且,相比孙继海的选拔队,参加决赛阶段比赛的两支地方俱乐部队伍则是整队在今年早些时候先后奔赴阿根廷、英国展开集训,经费投入不少。而最终能够真正进入到国奥队里,未必能够有几人。换而言之,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钱花了,打的球员没有享受到相关的政策、拉练准备没份;而享受到相关政策、参加了一系列拉练的球员,则未必就能够参加奥运会预选赛,再通俗些的说法,就是“打的不练、练的不打”。之于奥运备战的意义又何在?

同样是准备东京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亚洲其他各国今年开始陆续组织队伍展开集训、拉练,主教练也都有明确的人选。而且,像明年3月份预选赛小组赛展开之前最重要的比赛:今年8月在印尼进行的亚运会男足赛,各队都是以97年龄段球员为主,加上几位95年龄段球员压阵,开始为奥运会预选赛进行准备。而中国97年龄段部分球员因为入选了U23国足,或许有机会参加印尼亚运会,但一旦未来97年龄段国奥队并不是由现在以里皮为首的意大利教练团队负责,这些适龄球员是否还会有机会继续入选?没有人敢保证。

在今年的亚运会结束之后,如果中国国奥队届时能够正式竖旗,也就只有9月份、10月份以及11月份三个月的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日可以利用起来安排六场国际比赛。然后在今年12月底至明年1月份时可以组织一期时间较长的集训。在正式参加奥运会预选赛第一阶段小组赛之前,由于各地方队要组织赛季前备战,恐怕很难放球员去国奥队展开长期集训。这也就意味着真正留给国奥队的时间并不多。

首阶段只是二档队

中国队在第一阶段预选赛小组赛中能否拿到决赛阶段比赛资格?这当务之急。以现在中国97年龄段队伍的整体实力与水准,未必在预选赛小组赛中就能够顺利晋级。而且,根据亚足联拟定的未来竞赛规程,中国队在第一阶段预选赛小组赛中只是第二档次队伍。

东京奥运会预选赛也就是第四届U23亚锦赛的第一阶段预选赛依然按照东亚大区和西亚大区展开,每个大区分5组、每组4到5队。除了小组第一肯定出线之外,10个小组第二名中成绩最好的5队,再加上东道主总共16队参加第二阶段(即决赛阶段)比赛。这样的赛制让整个比赛充满戏剧性。因为像同样赛制下,中国2000年龄段、2002年龄段U15国少队连续折戟亚少赛预选赛,因为净胜球不够而无缘决赛阶段比赛。而在今年的U19亚青赛和U16亚少赛中,像乌兹别克斯坦队、伊朗队等亚洲传统青少年强队纷纷遭淘汰,也是受困于赛制。

亚足联根据上一届也就是95年龄段所参加的第三届U23亚锦赛成绩进行分档。在东亚大区的球队中,中国队只能是二档队伍。面对像韩国队、日本队、朝鲜队、越南队与马来西亚队等这样的一档队伍,中国队就肯定能够战而胜之、取得小组出线权?谁也不能打包票。这不只是对中国97年龄段队伍有无信心的问题。这几年来,中国各级青少年队伍在对阵东南亚球会时的表现,相信所有人都很清楚是一种怎样的状况。

附:东京奥运第一阶段预选赛东亚大区分档情况

第一档次:越南、韩国、马来西亚、日本、朝鲜;

第二档次:中国、澳大利亚、泰国、缅甸、中国香港;

第三档次:柬埔寨、印尼、东帝汶、老挝、新加坡;

第四档次:蒙古、文莱、菲律宾、中国台北、中国澳门;

第五档次:关岛、北马里亚纳

尽管中国足协从2017年开始实施“U23新政”,但真正97年龄段队伍中能够在联赛中凭借实力与水平打上主力、获得锻炼机会的,毕竟只是少数。黄紫昌只是个例,并不具备普遍性,更多地还是95年龄段球员主打。对现在的97年龄段队伍来说,当下的首要任务恐怕先不是争取东京奥运会入场券的问题,而首先是争取2020年U23亚锦赛决赛阶段也就是东京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最后阶段参数资格的问题!

至于第四届U23亚锦赛决赛阶段比赛的主办地问题,目前亚足联尚未作出最后的决定。有消息称,像越南、马来西亚等均有意承办并已经正式提出了申请。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