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伞”慢慢消失利于成长 维斯塔潘真要三思而行

04-27 09:34 体坛周报原创
茅为安资深F1前方记者

特约记者茅为安报道

表面上看,维斯塔潘的举动是形势被动后急于扭转,但深层次暴露出他无法接受失败,更无法接受自己偶尔也会犯错的事实。很多时候,他卷入比赛事件后都逃脱了处罚,但成了对手的眼中钉,尤以他那标志性的移动防守。而每一次事后被问到是否会改变驾驶风格时,他都耸耸肩表示“为什么我应该改变?”

timg (1).jpg

一开始,当维斯塔潘遭遇批评,红牛极力替他辩护,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他在升入红牛前,只参加了23场比赛,而且还是在2016年只进行了4场的情况下,突然被提拔上“一队”。无论是红牛领队霍纳还是亲手招募他的红牛赛车顾问马尔科博士,无疑都会护犊子。他们也希望了解维斯塔潘到底有多少潜力可以激发。

在某种程度上,霍纳和马尔科好心办了坏事。在他们的袒护下,维斯塔潘明目张胆地否认事实。例如:本赛季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上,因为起步上的差池,他在一号弯被哈斯赛车抢到了身前,心急火燎的他试图超过马格努森却冲出了赛道,结果他的红牛赛车底板在轧到路肩后受损。这明显是他个人判断失误造成的不利局面,但他在无线电里抱怨赛车问题导致他无法发挥。

转战巴林,维斯塔潘在排位赛Q1撞墙提前告退。他与车队一致表示是雷诺引擎的问题,让赛车瞬间马力增大,导致操控不及。但后来真实的原因被曝光,是赛车轧到路肩弹起后,他的右脚在控制油门时出现了偏差,瞬间加油过猛,把自己送上了护墙。之后的比赛里,他与汉密尔顿在第二圈争夺弯角时,轮胎擦到了对方的鼻翼,而这一次他还清了去年墨西哥留下的债。但是,对于英国人批评他“做决定不成熟”,他拒绝接受。

其实很多车手都有表现不佳时责怪赛车的习惯,无论是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还是被灌输的公关意识。但是,当面对不可否认的事实时,车手们一般会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例如:红牛二队的加斯利在上海引发了与队友的碰撞后,首先承担了自己一方的责任。维斯塔潘只有20岁,处于一个学习、成长的阶段,而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才是最有效的方式。显然,否认所有人都看得到的事实并推卸责任,对他成为一名伟大的车手没有起到任何帮助作用。

至于在中国大奖赛中,维斯塔潘先是攻击汉密尔顿不成,反而冲出赛道,之后与维特尔在回头弯相撞。当时他的赛车具备了绝对的优势,无论如何都可以在直道上轻松超过,但他却急于求成。

可以理解的是,荷兰人原本比里卡多更靠前,红牛在安全车带领下也先让他进站换上有利的轮胎,意味着他更有机会去争取胜利。但是在进攻汉密尔顿无果后,年轻气盛的维斯塔潘看着里卡多掌握了胜利的机会,越发急躁,最终自酿苦果。

这一次维斯塔潘找不到任何推诿的对象,因为他的过失太为明显。红牛车队没有过度地保护自己的车手。马尔科公开批评他把胜利的机会拱手相让。而他的父亲约斯也在荷兰电视台的节目中,直截了当地建议他今后在比赛里“三思而行”。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