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队主力自愿打德乙,这只是科隆佳话的一小部分

04-30 15:14 体坛周报原创
秦游夏体坛传媒德国足球记者

体坛周报记者秦游夏报道

客场2比3负于保级直接对手弗赖堡,科隆的降级在德甲还剩两轮的情况下,成为既成事实。通常来说,对于一家球会最大的打击莫过于降级,但在科隆身上却没有那种世界末日的感觉,萦绕“教堂城”的还有满满的希望。

德国队主力自愿打德乙

这已是科隆队史第6次降级,全部发生在最近20年,他们成为这期间降级最频繁的球队。1998年,征战德甲35年、并获得德甲元年冠军的科隆首次降级。随后的2002、2004、2006和2012年,科隆像着了魔一样难逃双数年屡遭降级的厄运。2018年,他们重蹈覆辙,而且是在他们上赛季刚创造25年最佳成绩(德甲第5)的背景下。

但是,这次降级和2012年莱茵能源球场的一片狼藉迥然不同。3000随队出征的球迷给了球员们最大的理解和温情。赛后,科隆将士照例走向随行球迷挥手致意,死忠们也报以欢呼和歌声。这哪里像一支提前降级的球队?正如门将霍恩所说:“这样的场景在德国足坛少之又少,我们将以统一的整体去迎接下赛季德乙。”科隆的球迷有理由骄傲,因为他们的球队在两球落后的形势下,没有放弃,连扳两球,一度让比赛悬念重燃。本场比赛,也是山羊整个赛季的写照:开局糟糕,奋起直追,却为时已晚。科隆的球迷有理由骄傲,因为他们的核心球员赫克托和霍恩相继续约,选择与球队共渡难关,这样的球队,更像是一个大家庭,这样的选择,也是如今功利时代的一股清流。

上周一,科隆俱乐部官方宣布与德国队主力左后卫赫克托续约至2023年。科隆队副选择坚守,成为21世纪继波多尔斯基和黑尔默斯后,第三位选择降级后留队的科隆球员。赫克托与科隆,堪称“当代罗曼蒂克”。在足球商业化、利益化的今天,如此听从内心的淳朴的选择,实在难能可贵。正如科隆总经理阿明·费所说:“赫克托是个不凡的球员,有着非凡的个性。他的留队,对球队、俱乐部和球迷,都是积极的信号。”

这种积极效应,立竿见影。周四,另一骨干球员霍恩也效仿赫克托选择留下!霍恩是土生土长的科隆人,其违约金仅有900万欧元。据悉,霍恩留队,竟然付出了220万欧元的损失:在德甲,他的年薪达到320万,而来年德乙,这个数字仅为100万。霍恩的留队其实并不意外,因为他是最早呼吁大家留下的。如今,少年老成的霍恩兑现了诺言。

不仅有忠臣,还有钱

赫克托、霍恩,和之前宣布留队的赫格尔,外加年初引进的两位强援科齐耶洛和特罗德,科隆下赛季的核心框架已初见端倪。尽管科齐耶洛和特罗德在赛季收官阶段都不是绝对主力,但前者的技术功底和传球水平在德甲都超出平均水准,和球队磨合成型后,将接过中场指挥棒。后者曾在德乙连拿两季金靴,对联赛环境再熟悉不过。下赛季,科隆仍将拥有高达3000万左右的预算,这一数字将在德乙名列前茅。

核心球员效忠,财政能力相对雄厚,为科隆提供了立刻重返德甲的人员和物质基础。科隆还需要一个掌舵人,马库斯·安方就是理想的人选。其一,科隆新帅也是科隆人,对于老家的橄榄枝,他甚至放弃了潜在的带队征战德甲的机会(基尔目前列德乙第三,仍有升级可能),“我是科隆人,能执教如此伟大的传统球队,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原因。”如此价值认同和感情基础,与赫克托和霍恩等人不谋而合。其二,安方在本季德乙充分展现了执教才华,他率领的德丙升班马在德乙掀起进攻风暴,32轮战罢已入64球,冠绝联赛。下赛季,以科隆阵容的雄厚,必将主导大多数比赛,觅得一位崇尚进攻的教练无疑是一桩幸事。

在德甲,科隆的球场音效是公认的第一。每场开赛前,球迷都会将围巾团成卷状,伴随着队歌旋律摇晃围巾,场面既欢快又雄壮。笔者曾多次前往莱茵能源球场朝圣,每每被此场景折服。没了科隆,德甲少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但我们也不必过分忧伤,因为我们知道“得道多助”的道理。科隆,很快就会卷土重来。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打开体坛+APP,体验高品质的体育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