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主帅把脉亚洲足球 佩兰治军绝不迷恋巨星

马德兴08-21 16:14

2.jpg

8月18日,国足法国籍主帅佩兰出席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首届亚足联教练大会。

  在吉隆坡进行的第一届亚足联国家队教练研讨会第二天日程安排中,中国队主教练佩兰和日本队主教练哈利霍季奇、韩国国家队助理教练兼国奥队主教练申台龙(原本应该是韩国国家队主教练斯蒂利克)同时上台,针对“作为国家队主教练,如何面对亚洲足球追赶世界顶尖水平的挑战”这个论题,接受同题问答。

对目前亚洲足球水平的看法及执教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佩兰:我认为亚洲足球一直是在进步的,2002年世界杯,韩国队进入了四强。虽然在去年巴西世界杯赛上,亚洲球队未能取得一场比赛的胜利,但这并不是因为亚洲足球水平在下滑,差距其实是在不断缩小,只是因为客观情况影响到了亚洲队伍的表现而已。欧冠联赛作为世界上水平最高的一项赛事,现在经常可以看到亚洲球员的身影。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亚洲球员进入到欧洲联赛中,他们一直在不断地学习,尤其是在身体力量方面,亚洲球员一直在努力缩小与欧洲球员的差距,我所指的是田径概念中的身体力量(athletic power)。

  中国球员现在所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青少年球员从小缺少正确的训练,没有正确的比赛体系,进入成年后,明显感到球员缺少对抗力量,特别田径概念中的力量。在这方面,韩、日球员,尤其日本球员表现不错,这几年的执教经历让我感觉到,他们已做好了向世界高水平方向努力并发起挑战的准备。而中国足球现在与高水平之间的差距依然不小,即便是与韩日之间也有差距。

  哈利霍季奇:我刚接手日本队不久,对日本足球不算很了解,尚需时间去更为深入地了解,但我已感觉到日本足球需要在理念方面进一步革新。虽然日本足球已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明显还不够。我以前在非洲执教,非洲球员的身体素质和特点是亚洲球员无法相比的,但非洲足球所受到的干扰又是在日本足坛无法体会到的,那里有更多的政治干扰,你可以连续24场比赛取得胜利,但有可能仅仅接下来输掉一场比赛就被解职了,而且这场输掉的比赛是一场非常奇怪的比赛,一场说不清楚的。在亚洲,包括伊朗、韩国、澳大利亚、日本、中国等国家,需要更先进的工作以及工作方式,才能追赶世界高水平。

  申台龙:在2014年世界杯赛惨败,斯蒂利克接手后,韩国足球已经了良好的发展势头,亚洲杯赛上的成功以及前不久东亚杯赛上的夺冠,都标志着韩国足球进入了新时代。与以往外籍教练相比,斯蒂利克更懂得韩国本土教练,这是韩国足球能够重新走在正确发展道路上的重要原因。而且,在效力于欧洲的球员和本国球员之间,斯蒂利克的关系处理得非常好。韩国球员现在在欧洲效力的情况很不错,但一个比较困难的现实是:韩国球员和日本球员从欧洲返回国家队时显得比较困难,受到时差、旅途、飞行的困扰。所以,我们现在把重点放在了改善欧洲球员的身体情况上,而且也专门为他们拟定了特制方法。

作为国家队主教练,感到最困难的是什么

  佩兰:我们没有时间来准备国家队的比赛,更不可能有时间来专门教球员,球员的质量只能依靠俱乐部。在中国执教,我所面对的情况是:中超联赛的整体水平无法达到世界级水平。中国足球与外国高水平之间最大的差异在于比赛的节奏,不仅仅指攻防转换的节奏较慢,即便是单纯概念上的速度也不快。所以,当我面对球员时,我首先要解释半天,而球员未必能理解,因为他们平时就不是在那种高强度、高节奏下进行比赛。

  在训练中,我一再要求队员们加快速度、加快速度,但他们仍无法理解球速的重要性。不仅如此,你还要给对手施加压力、实施紧逼。像这种情况,你需要很长的时间,通过不断反复训练才能完成。因为不同的联赛水准,产生的球员是不同的。你想要追赶世界顶尖水平,首先要让联赛的水准达到世界顶尖水平,然后进行反复的训练。而且,中国足球现在还没有能够在高水平联赛中效力的球星。虽然中国队在亚洲杯上表现不错,但与参加世界杯的亚洲球队相比,仍有不小差距。

  我们也在谈论赛程问题。建造一支球队,你要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准备,这其实是国家队主教练面临的最大挑战。所以,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日上,如果能多给国家队安排两、三天的时间,情况就会好很多。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可能。

  哈利霍季奇:在东亚杯赛之前,你无法想象,我们在第一场比赛之前就只有一堂课的时间进行训练。所以,第一场比赛也可以说是日本队最糟糕的一场比赛,开赛仅仅5分钟之后,我就知道这或许将是我所指挥的最差的一场国家队比赛。而等到了第二场比赛时,完全就像是两支球队。所以,我就对日本足协说了,如果日本队想要成为世界强队,我需要时间去训练。可是,球员在疲劳的状态下根本无法进行训练。但是,日本足球有很好很优秀的球员,我对日本足球追赶世界水平很是乐观,只是我需要时间。我们训练时间进行攻守演练、进行定位球演练,如果没有时间,一切都没有可能。

你们国家的教练员培训情况如何

  申台龙:我们与西班牙足协、德国足协的交流很多,本土教练出去的比较多,不只是进行专门的业务学习。因为韩国有那么多球员在欧洲踢球,我们去看这些球员的比赛,与他们进行交流,从中也能够了解到很多东西。我不认为在教练方面,我们和高水平教练相比差太多,我们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们有责任通过学习去填补这期间的空间。

  佩兰:我觉得中国本土教练出去的太少了,很少去看高水平的比赛。作为世界最高水平的比赛,欧冠联赛在中国国内有转播。虽然通过观看电视,你可以获得一些idea(主意、概念),但对比赛缺乏一个正确的判断。不仅仅是欧冠联赛,四年一次的世界杯赛更要去现场观看。在电视机前,你看不到比赛的节奏,完全没有那种感觉。你也感受不到比赛的激烈程度,缺乏对比赛全场的那种判断、对抗气氛。只有当你坐进球场,近距离看到球员的那种对抗后,你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是高水平、强节奏。

  哈利霍季奇:我非常同意佩兰的观点,你必须要在现场看欧冠联赛,才能知道什么是世界顶尖水平的比赛。

球员在技战术方面何以追赶世界顶尖水平

  佩兰: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非常严峻的。我们想控制球,高水平比赛需要控球,通过不断地快速传球来做到这一点。我们不仅要控球,还要给对手以压迫。可当我们遇到强手时,我们就很难做到这一点,尤其是在对手给我们压力的情况下。在东亚杯上,我们对阵韩国时就根本无法表现出来,在mentality(心智、心理等)方面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甚至根本就无法恢复过来。所以,你想要达到高水平,首先需要控制住球,给对手以压迫。做不到这一点,就不要去谈追赶世界顶尖水平。

  相比而言,国家队的队员需要更加聪明,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国家队就没有时间展开集训,你必须要更快地理解教练的意图、战术安排部署。此外,纪律性更重要,越是到高水平时,纪律性越显得很突出。只有纪律,才能保证战术体系的实施。当然,前提还是你需要更快地理解。从我的战术理念和足球哲学来说,球星当然很重要,但我更希望是一个整体、一个团队一致行动。有球星当然好,但如果整个团队更有质量,这比球星更有效。相比技术,球员的力量、田径概念中的力量更为重要。

  哈利霍季奇:日本队现在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效率问题,尤其是进攻端的效率。日本队可以在比赛中创造出很多机会,但就是无法将机会变成进球。

  申台龙:那些在欧洲踢球的韩国球员带回的东西更积极。澳大利亚队、日本队和韩国队这几年在亚洲始终是最好的球队,就是因为这几队都有大量效力于欧洲的球员。同时,我想对在亚洲执教的外籍教练说一句话,就是尝试去了解本土教练,本土教练有自己的足球哲学,我更希望外籍教练能了解亚洲的文化。

亚洲足球挑战世界最高水平的优势是什么

  佩兰:中国球员最大的优势就是纪律性。在德国、法国,存在着小团体情况,不断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因为他们会有其他方面的要求,但在中国很容易和球员沟通、执行,只是他们缺少了一些创造性。

  哈利霍季奇:我在日本有不同的感觉,我感觉到日本球员有更为强烈的愿望,而且能够表现出他们希望那样,并能够在工作中展现出来。只是,他们所受到的媒体影响比较大。

  申台龙:我对追赶世界高水平更加积极,也更为乐观。我觉得我们韩国足球是可以的。

世界巨星中选一人加入你的球队,会选谁

  申台龙:梅西!梅西身上所拥有的不仅仅只是天赋,而且迄今为止没有一名亚洲球员展现出像梅西那样的天赋以及为足球所作出的贡献。如果有,亚洲足球就会完全发生改变,因为他将更具有榜样力量。我希望韩国的球员能够成为梅西,一位超天才级的现象级球员。

  佩兰:亚洲足球并不像外界想的那么差,在巴西世界杯赛上,伊朗队在与阿根廷队的比赛、澳大利亚队与荷兰队的比赛,表现都是相当令人振奋的,那是相当均衡的比赛。而且,现在亚洲已经有了像本田圭佑、孙兴民那样的球员了。所以,如果我非要选择一个人加入的话,我愿意选择整个11人,而不是某一个人。因为我的足球哲学就是集体而非个人。

  哈利霍季奇:我们不能在这里只谈亚洲足球所遇到的困难,还是应该更积极。我认为亚洲足球会进步、会产生有质量的球星的。而且会在世界杯赛上再次进入到半决赛中,我自信这一点。

佩兰  /   国足  /   世界杯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