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假球的假球?!一场俄超料能在球商学到什么

球商09-01 19:00

2.jpg

  8月28日发生在俄罗斯超级联赛的假球事件,让整个俄罗斯震惊。球商的俄罗斯爆料专家,也是我的好朋友“彼得潘”很早就拿到了这则有价值的信息,他的确在思考到底是否要分享给中国的彩民知道,因为整个比赛的过程非常狗血,但有时候,一场已经构成绝对假球的消息最终没有成行,反而更让人担心假球对于整个足球行业的危害。

3.jpg

4.jpg

比赛的过程就是很狗血嘛!

5.jpg

  先说一下比赛的过程,通过我们看球商APP的俄超77页指南,能发现,乌拉尔派系说的就包括塔里克和乌拉尔,这两个球队多年来莫逆之交,各种故事频繁爆发。本场比赛赛前盘口是塔里克让平半,但到比赛开始变成让一球,盘口的飞奔和一个信息有关,那就是外界传播的假球传闻。

  我在看到球商的爆料员,也是我在俄罗斯的好伙伴彼得潘的不间断的消息后,我发现了这个问题。那就是比赛的过程一波三折。

  开场8分钟到第16分钟,主队乌拉尔就2比0领先。这个时候的构成很奇怪,因为赛前作为受让一球的乌拉尔,没道理开场就能进2个球,滚球市场的波动也闻风而动,迅速调整对于乌拉尔的盘口。

  这个时候,2比0领先的乌拉尔突然在22分钟和第39分钟连续丢了两球,整个过程始料不及,两个平时得分能力都很一般的球队,在开场40分钟已经打进4个球。突然,主队将进球功臣,来自亚美尼亚的马努查扬换下。这很奇怪了,似乎预示着符合赛前的一切走势,塔里克在0比2落后的情况下不仅2比2逼平,而且还有45分钟的时候,乌拉尔竟然将主力前锋换下。

  滚球市场继续调整,继续恢复到初盘市场,给予塔里克继续让半球的盘口。而且这个盘口很快就带来效果,比赛进行到66分钟,艾萨迪为客队塔里克进球。

  如果比赛此时此刻结束,那么可以很肯定的说,不仅吻合了早在一周前的爆料寓言,即塔里克将得到乌拉尔的送分,更导致一个灾难的问题发生:全世界所有的博彩公司都会赔钱!

  所有的互动社区都在一片叫好,我们发现在脸书,VK或者推特上面,那些在赛前都知道这是假球且肯定是塔里克赢钱的人转发分享,评价这个猫腻的比赛丧尽天良但又吻合赛前消息。

  谁曾想,比赛在第90分钟即将临近的时候,乌拉尔将比分扳平,此时此刻,在滚球大举介入的塔里克的彩民们又一次吐血,这是一次从赛前到比赛开始到比赛后,都在把彩民一网打尽的凶残玩法,如果庄家没有这个90分钟的进球,那么假球信息符合传闻,但现在看来,假球没有发生的同时,真正的庄家利益集团,才是这场比赛的真正赢家!

6.jpg

买自己输球的乌拉尔人没赢钱

7.jpg 塔里克背靠乌拉尔山脉,赛前传出乌拉尔要放水,结果没放,说好的稳如狗呢?

  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事实上,塔里克和乌拉尔的比赛在俄超并不被太多人所关注,但俄超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特别是世界杯前,各举办世界杯的城市国都因此受益,政府推进下,俄罗斯足球已经开始全面启动大战略,每个俱乐部背后都有一个神秘的财团赞助,而大家的派系自然也形成了。例如莫斯科首都派,例如乌拉尔派。

  来自《苏维埃体育》的评论家叶甫盖尼·基契科夫斯基在自己“脸书”的主页上通报了围绕即将进行的“乌拉尔”队对“格罗兹尼”(塔里克)队的比赛发酵的丑闻细节。他暗示“乌拉尔”队的球员和几个低级别联赛的球员在一个投注站对“格罗兹尼”队下了注。为什么买自己球队输?这是因为赛前乌拉尔内部有传闻要放水,既然已经知道放水了,所以乌拉尔队员决定从中小赚一笔。哪知道弄巧成拙,不仅没赢到钱,还祸害了一场比赛的真实性。

脸书曝光假球阴谋

  其实,这些队员小玩玩并没多少钱,这个消息也并没有太多人关注。但脸书发布的消息后,欧洲的爆料协会忙的不亦乐乎,通常这类消息只限于小范围传播,尤其是不能涉及到亚洲,众所周知,整个亚洲尤其是远东和东南亚的博彩庄家势力很大,一旦当这个比赛被远东集团的庄家捕获,很可能让比赛发生非常诡异的盘口变化。

  爆料协会的成员中有大量的人为球商写作,彼得潘作为其中的一位,非常清楚这样的消息意味着什么。《博彩爆料协会评级》网站决定内部释放这则消息,让各国的爆料员清楚知道这个比赛的背景,但这不代表其驱动于什么目的,只是简单分享这则消息是俄罗斯爆料员基契科夫斯基透露的:俄超第七轮“乌拉尔”队对阵“格罗兹尼”队的比赛有可能是本赛季第一场协议球。5plusbet、 bet-at-home、winlinebet、“泽尼特”、“奥林普”、Tipico等博彩公司都已经关闭了该场比赛的盘口。《博彩爆料联盟》,《球商网》和《博彩爆料评级》网宣称,正在密切关注局势,盘口稍后有可能会做一些调整并重新开放。上个赛季时,“格罗兹尼”主场1比3不敌“乌拉尔”,从而保送客队参加保级附加赛。值得注意的是,开始时“乌拉尔”队主场取胜的赔率是2.95,但是后来涨到了5.00。而亚盘方面,本来是格罗兹尼塔里克-0.25,最后变成-0.5,比赛前变成-0.75,到了开赛直接升到塔里克-1。典型的一路热到底。

8.jpg

  据说,球商的彩民圈看到这样的消息后决定反其道而行,因为这是典型大热比赛,上图为球商彩民机智提供,仅为图片参考,表现出球商彩民的智商,情商的高球商投资:反其道而行的下盘style!

一场不是假球的假球

9.jpg

  国外的英语类资讯网站的标题是:丑闻:本周俄罗斯超级联赛乌拉尔和塔里克的比赛已经被操纵  但讽刺的是,比赛结果3比3似乎又没有打出预期的结果,所以这是更可怕的事情。

  很显然,这则内部爆料的信息已经变成“public BET”(大热必死,见光死信息)。这样的信息通常意味着当两个合伙抢劫银行的人决定于今天抢银行的消息被外界提前曝光后,他们就会放弃这次抢劫行动。

  由此不难理解,当所有人,尤其是远东地下庄家获取了这则消息并大范围的接到来自投注塔里克的信息时候,最着急的想法是说服这则假球默契不要实施,否则整个远东和东南亚的亚盘庄家将因此遭到重创。据基契科夫斯基透露,这则下注从消息提前释放的第一个小时,他所知道的各国庄家接到的筹码已经超过200万美元,而这仅仅是开始,随着比赛临近,所有的博彩机构都感受到压力,因为一边倒的投注额已经让一个原本看起来平等的比赛成为一边倒的投注立场。

  《苏维埃体育》评论家、《博彩爆料评级》网专家和俄罗斯足球协会信息政策厅厅长叶甫盖尼·基契科夫斯基在自己的“脸书”主页上通报了新的丑闻细节。“我们宣读了一封来自博彩公司的带有‘内部使用’字样的内部信。‘乌拉尔’队的球员和几个低级别联赛的球员在一个投博彩公司对‘格罗兹尼’队下了注。博彩公司不想曝光,但是他们告知足协,其中有一个人患有痔疮,实际上这个球员是谁大家都清楚了。” 基契科夫斯基写道。几年前,有个叫“马拉松”的博彩公司为“阿姆卡尔”与“安郅”的比赛敲响了警钟。那场风波以当时的协议球调查委员会对博彩公司发起刑事诉讼而告终,但是最终也没有认定那场比赛就是协议球。

  彼得潘在赛前的态度很明显,他在球商频繁发布了关于这场比赛的细节爆料,他认为是某种非物质利益而约定好的协议球,最终被几个队员贪图小利给整出了畸形。最终导致俄罗斯足球媒体持续密切关注乌拉尔与格罗兹尼塔里克的比赛形势。从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和乌拉尔主教练维克多·贡恰连科的表现来看,叶卡捷琳堡人打算还格罗兹尼队一个人情。格罗兹尼队在上个赛季末主场输给了乌拉尔,实际上是将客队从降级的悬崖边拉了回来。

10.jpg

11.jpg

60%的爆料作家都认为是协议球

  让我们再回顾上个赛季的事情,俄超2014-15赛季最后一轮,乌拉尔必须在格罗兹尼取胜,才能有资格参加保级附加赛以争取留在俄罗斯顶级联赛中。而乌拉尔队做到了,以3比1取胜。之后乌拉尔人一鼓作气完成了留在俄超的任务。8月28日俄超2015-16赛季第七轮格罗兹尼将作客叶卡捷琳堡挑战乌拉尔队。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乌拉尔队说好要在这场比赛中把人情还给格罗兹尼。

  《博彩爆料评级》网决定在俄罗斯社交网VK的公共主页上征求读者对这一问题的看法。结果有60%的爆料作家认为,乌拉尔和格罗兹尼正准备(或是在贡恰连科离开之前和传闻出现之前准备过)要踢一场协议赛。与此同时,其余的40%的爆料人相信这场比赛还是有竞技性质的。有750个爆料专家参与到这个调查之中。《博彩爆料评级》也同时在推特上发起了调查,结果更加悬殊,有75%的人认为这将是场协议球。但是,在推特上参与调查的人数要少很多。

  博彩公司对这场比赛所下的盘口十分奇怪,这在上周末时就已经被发现了。乌拉尔和格罗兹尼队现在是同等水平的球队,尽管是客场作战,格罗兹尼还是更被人看好一些。随着比赛越来越近,格罗兹尼取胜的赔率就越低。而乌拉尔队取胜的赔率已经达到了五点几。而随后有消息说,乌拉尔队主教练维克多·贡恰连科决定辞职并已经离开了叶卡捷琳堡,貌似是因为自己的原则性。在这之后,一些博彩公司赶忙关闭了这场疑点重重的比赛的盘口。而奥林普博彩公司走得更远,据《博彩爆料评级》的作家彼得潘透露,他们将给买格罗兹尼队赢的人退款,但能否兑现并不好说。

  乌拉尔和格罗兹尼的发言人都否认对于他们将要作假的怀疑。而乌拉尔队官网说贡恰连科仍在队中,甚至进行了晚间的训练。

必发市场发现了问题

  实际上,所有俄超比赛都是提前一周就能出现在早盘市场。乌拉尔对格罗兹尼的比赛将在8月28日17时(莫斯科时间,北京时间是22时)进行。在对该场比赛投入了远高于平均值的赌注后,这场比赛遭到了怀疑。后来多个爆料人发现,居然有乌拉尔队的球员赌自己的球队输。

  乌拉尔对格罗兹尼的比赛在主帅贡恰连科可能离职和协议球的传闻出现之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虽然这些传闻都没有被官方所证实。这场比赛在必发公司的交易量是其他比赛的十倍。排名第二的是库班与莫斯科中央陆军的对决,为3500欧。而其他所有比赛的交易量都是几百欧。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比赛的投注都下在了预测胜负上。此刻,乌拉尔取胜赔率是5.00,平局的赔率是3.7,格罗兹尼取胜的赔率是1.84.因为这是交易所确定的赔率,所以赔率是以市场为基础决定的,这说明多数人看好格罗兹尼。多数赌注是在最近两天,冈察连科辞职消息出现以后投下的。在此之前必发的交易量只有2000欧元左右。

  早盘市场我就去必发交易所,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在出现可能踢协议球的消息后,对乌拉尔和格罗兹尼比赛在英国博彩公司必发的投注额超过10万欧元,而且随后的交易只会更大。投注主要集中在对比赛胜负的预测上。这个数目比投注量排名第二的库班和中央陆军比赛所投注的1万4千欧元要高出好几倍,虽然从竞技的角度来看,这场比赛更有资格成为一场焦点对决。而且,乌拉尔对格罗兹尼比赛在其它市场上投注量(除胜负以外)比库班和中央陆军的比赛在其他所有市场上的投注量还要多几千欧元。

  必发给乌拉尔赢球开出了4.2的赔率,打平是3.35,输球是2.10,但很快就和亚盘数据吻合,这表明全球各项博彩公司,地下庄家和博彩交易所,一致相信格罗兹尼塔雷克的热门趋势。

威廉希尔只允许下注68欧元,呵呵

  值得注意的是,威廉希尔公司只接受在这场比赛的胜负预测,他们的亚盘系统放弃了这场比赛的开盘。而与此同时其他多数俄语国家的博彩公司都为该场比赛发布了许多玩法(例如Parimatch就有三百多种玩法)。周二几乎所有的俄罗斯博彩公司都关闭了这场比赛的盘口(距离比赛开始还有4天就不敢开盘了)。

  但到了比赛开始前的第三天,《博彩爆料评级》宣布,乌拉尔对格罗兹尼的比赛在必发上的投注总额是俄超第七轮其余比赛投注量的十倍。俄罗斯博彩业自律组织却认为这些数据只能说明大家被一种传闻所引导,属于媒体引导出来的大热,尤其是脸书,VK还有推特的在看到爆料作家群释放的信息后,完全丧失了主观判断,并间接破坏了彩民的正确投注思维。事实上,俄罗斯博彩自律组织至今也强调他们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投注行为。但是据“马拉松”博彩公司透露,对这场比赛在赛前几天的兴趣远高于正常标准。

  英国博彩公司威廉希尔将这场比赛的玩法降到最少来应对协议球的传言。威廉希尔试图不让人在乌拉尔对格罗兹尼的比赛中大挣一笔。威廉希尔现在只允许向三种可能结果投注:主赢、客赢和平局。而威廉希尔对其他俄超比赛给出了112种玩法。并且威廉希尔对乌拉尔对格罗兹尼的比赛设置所赢奖金的上限是68欧元,这是该公司为其他俄超联赛设置的一般上限的十分之一。

  8月27日13时,这场比赛在必发的投注量达到了4万9千欧元左右,而乌拉尔队取胜的赔率上升到了5.10. 与此同时这场比赛在所有市场上的投注量是本轮所有比赛投注量的3.5倍。

始作俑者是一家叫马拉松的庄家

12.jpg

  知名爆料员叶甫盖尼·基契科夫斯基在自己的“脸书”主页上通报了新的丑闻细节。间接证据说明,他所说的博彩公司就是“马拉松”。该公司是俄罗斯一家有资质的线下投注点(马拉松是英国网站,但在俄罗斯已经取得牌照),也是俄罗斯博彩业自律组织成员,该组织曾否认成员公司有可疑的投注行为。看来投注是在线上公司Marathonbet(马拉松)完成的。

  马拉松博彩公司向《博彩评级》网证实了客户对这场比赛异常的高关注度,这在比赛前几天就已经被发觉了。“客户对这场比赛的高关注度在比赛前几天就已经被发觉了”,马拉松博彩公司媒体工作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远远高于客户对联赛中一般对决的关注度,它甚至比有强队——中央陆军、泽尼特队参加的比赛关注度还高。一般说来,比赛两三天前客户的高关注度说明了要不这将是一场“强强对话”,要不就是有踢协议球的可能。我们公司没有关于这场比赛性质准确信息,也不能证实网上流传的各种版本。我们总是从现实风险出发,努力在出现不利的结果时使损失最小化。

  马拉松的庄家有几个特点,由于规模小,他们感觉冒险接单,他们和平博最大的不同地方在于,平博调整水位和盘口,马拉松网大胆开盘,所以马拉松的盘口不是最健康的,但一定是最有风险挑战的,无论什么比赛,只要风险大,马拉松都敢开盘,这就让很多的地下机构纷纷来这儿寻求出货机会。而事实上,由于这样的风险,马拉松的盘口和赔率开的并不理想,其全球评级的水平都是C+的级别。平博和SBO利记都是A级客户。

13.jpg

  (以上作品为俄罗斯作家“猫了个腰”撰写)

彩票  /   假球  /   博彩  /   球商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