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的那场异动 最终引发了布拉特的王朝灭亡

张斌10-29 16:17 体坛+原创

XYWB2015100915_4.jpg 布拉特

  大家也许都还记得那句话,“掌握了过去,才能掌握现在,掌握现在,才能掌握未来。”威权者抑或独裁者莫不笃信于此,对于国际足联堡垒的强大冲击力已经让与此密切关联的人们神经深深地受着折磨,都在竭尽全力地躲避着有可能到来的末日审判,一派王朝末日的凄凉古怪景象。末代君主布拉特困兽犹斗,不断引爆炸点,撕开历史的缺口,不惜一切代价还要用各种方式来决定其身后事,此种大戏在当下的世界里真是不多见了。

  “洪洞县里无好人”,这话似乎就是给国际足联留着用的。明年即将到来的主席竞选理论上将是新旧世界的分水岭,七位候选人看到了机会。此前,郑梦准没有认清形势,一头撞在了墙上,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强大阻力,让他居然被禁止参加足球运动六年,领得一份羞辱黯然离场。与六年相比,布拉特和普拉蒂尼的“禁足”90天处罚活像是玩笑一般,但其背后隐含的技术含量也是颇高的,至少让普拉蒂尼重新获得竞选主席资格要大费周章。如今,普拉蒂尼昔日的左膀右臂都提出竞选了,很多人在看普拉蒂尼如何应对惨烈的局面。

  惨烈,显然布拉特先生并不这么看,他还想让事态更加失控,更加惨烈些才好,他回身从历史旧账中随便挑选些所谓事实抛给世人,就能让他的“敌人们”万劫不复。当下,布拉特先生的“劲敌”就是普拉蒂尼,当年的“父与子”,不仅恩断义绝,而且下手挺狠了。布拉特直言,2008年欧洲杯前,与普拉蒂尼是好朋友,但那届欧洲杯中感到不再受尊重,因此再也没有出席过欧洲足联的任何重要赛事了,“欧足联受到反国际足联病毒的感染。”

hu294918_1446107271796_1.png 布拉特与普拉蒂尼

  2010年,是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布拉特策动了一场异动,将2018年和2022年两届世界杯一道来选择东道主,本该是每七年才决定一届的传统节奏被打破了。这场异动最初也许只是布拉特为了调整利益和权力格局,但最终引发了王朝灭亡,至少如今看逻辑如此。原本该沉默隐去的布拉特近来突然选择了俄罗斯塔斯社来解读这场异动,按照他的说法,国际足联在2010年投票选择东道主之前,其实就已经心中暗自将2018年世界杯赛许给了俄罗斯,至于2022年嘛?美国肯定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因为普拉蒂尼先生的原因,最终就成为了卡塔尔嘛。

  79岁的布拉特声称,2010年,国际足联内部基本达成共识,俄罗斯很合适,东欧从来就没有办过世界杯,开拓新疆域会深得人心的。依照古老的大洲轮换制,世界杯回到北美,特别是回到美国,其利益最大化显而易见。按照布拉特的原话讲,“我们将两届世界杯赛规划到了两个大国中了。”大洲轮换制,我们并不陌生,这是维护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利益格局曾经非常有效的价值体系,所有利益博弈的参与者大多心中认同。

hu294918_1446107283262_78.png 俄罗斯举办2018世界杯

  国际足联今年遭逢末日打击后,民间的一致看法是,轻易不要得罪美国人,申办乱局最终坏了大好河山,让美国人一口恶气难除,结果就是FBI直接接手了。结果的确如此,但普罗大众哪知道2010年政局大戏中的众多关键细节呢。布拉特这一次有选择性地释放关键细节,其力道巨大,直刺普拉蒂尼要害。按照布拉特描述,好好的俄美稳定结构,但当萨科齐带着卡塔尔王子(如今的卡塔尔埃米尔)出现时,局势就不一样了。四位欧洲执委原本是心中赞同世界杯重回美利坚的,但因为法国和卡塔尔的影响,欧洲四票齐齐倒向了卡塔尔,这也就出现了12比10的结果,卡塔尔挫败了美利坚。如果,那四票初心不变,那么极有可能就是美利坚14比8轻松胜出了。至今,布拉特还在慨叹,2022年属于了美国人,那么2018年俄罗斯就会显得愈加完美些了。

  布拉特此番真有些鱼死网破的架势,承认内定并不可怕,结果毕竟还是执委们一票票投出来,作用于其中的各种力量极为复杂,现代社会中古旧体育王朝的利益和决策机制既微妙也粗暴简单。借助一次精心策划的采访,布拉特还是要伤及对手,羞辱异己。英格兰参与了2018年申办,最早想砸烂这个旧王朝,《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独立调查曾经让国际足联狼狈不堪,也为FBI的进入做了最有效的铺垫。在普拉蒂尼与布拉特近一两年展开的暗战之中,英国人坚定站在法国人一方,英法联军前所未有地步调一致,就在普拉蒂尼“被禁足”90天时,英足总还在打气助力。布拉特看似不经意地说道,英国人很伟大,他们发明了现代足球,他们创造了“费尔泼赖”,但是很可惜他们仅仅得到了一票,第一轮就出局了。

  这话直接刺痛英国人的高傲,“没有人希望英格兰得到2018”,布拉特又补上了一刀。时至今日,英国人也深知讨回2018年的公道不易,除非FBI有意进一步颠覆旧王朝,进而灭一灭普京的威风,否则也只有忍受所谓“内定”的结局。英国人有些乱方寸,居然此时大谈让国际足联赔钱,至少2100万英镑的申办费用以及250万英镑的公关费用要拿回来。英足总主席戴克是普拉蒂尼的盟友,他对外宣称,要回这些钱那是因为,英格兰申办都是纳税人出资的,要对民众有个交代。而布拉特告诉塔斯社记者的一段话,暂时灭绝了戴克的念头,“俄罗斯人请放心,2018年世界杯属于你们,因为这是经过国际足联认定的,世界杯不允许更改。”不知道,这是否同样适用于卡塔尔人,我想布拉特先生断然不会直接发保票的。

  英格兰就像参加了一次非法集资的受害者,无辜凄然,戴克先生告诉BBC,暂时无意撼动俄罗斯2018年的主办权,将全心关注国际足联的变革。一直听不到比利时人的声音,当年他们也加入到申办行列之中,为了证明自己的环保绿色理念,申办委员会官员们齐刷刷地骑自行车去洛桑递交申办报告,他们也该气愤难平吧?我想在旧王朝时代,对于任何结果,大家都有准备,甚至对于过程的黑暗都有了解,装纯真是最要不得的。

  塔斯社的传声筒里,我们还听到了布拉特先生喋喋不休的足球宏论,在他看来足球的正能量在于将世界和人民连通起来,并告诉大家,今天失利,但明天还能再赢得胜利。布拉特就是太贪恋胜利了,但他不这么认为,他自认将国际足联塑造为巨大的盈利商业机构,自然会招致仇恨与嫉妒。果真如此吗?

布拉特  /   普拉蒂尼  /   世界杯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