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打全运会四年才赚30万 现在一场就30万!

莫小隽11-09 11:50

  一听到“方便”的名字,很多人会好奇,咦,真的叫这个名字么?

  “我也问过父母很多次,为何叫这个名字,不过他们都没解释出个什么所以然。”坐在前往“丝路英雄”第三站——太原站比赛的主赛场“滨河体育中心”的大巴车上,方便这么回忆道。那时父母,文化水平不高,只是想给家中独子起一个另类的、不重名的名字,于是方便就这么被叫了32年。

  父母的初衷,如今也实现了。儿子方便成为了中国散打界的金字招牌,独一无二的人物。

  来到太原,不管是去吃饭还是热身,总有拳迷慕名围观。还有人专程从山东单县而来,守在方便用餐的不远处,只为伺机合影,从他们被满足后脸上的笑容,甚至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我在电视上看他比赛好几年了,就是喜欢。没想到在太原见到真人了!”  

未标题-2.jpg 散打名将方便的绰号是" 爱笑的死神"。在太原,他轻松地战胜了葡萄牙选手瑞卡德,这也是他世界排名升至第七位后的首场胜利。

让对手在没有惊恐当中被终结

  果然,11月7日,作为“丝路英雄”太原站最后出场的方便赤膊亮相时,掌声已汹涌而来,甩出别的选手几条街。

  方便在散打圈有个绰号叫“死神”。可他自己不把此太当回事儿,“当时刚退役要打职业赛,为了包装,他们给我起的这个名字。”起“绰号”的推手用意很明显,希望任何对手站在方便面前,都会轰然倒地,方便就是对手们无力破解的一道死神之门。

  可打着打着,人们发现,身高183厘米的方便在拳台上没有“死神”般凶神恶煞的表情,也没有喊声震天的威力,可他就能一次次地用拳头说话,把对手打得无力回击,然后认输。

  只有在被高高举起象征着胜利之手时,方便会露出一丝微笑。后来,人们又叫他“微笑的死神”,“让对手在没有惊恐当中被终结”这是方便给自己的要求。

  不管名字怎么更换,方便就是那个打不倒的神,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纪录——在一档火遍民间的武林赛事节目中,45场外战不败。

  拿下过那么多酣畅的胜利,不过在方便心里,印象最深的胜利要回到2011年。那时他刚退出专业集训队不久,亮相第三届中泰对抗赛,便遇到泰国拳王沙西拉克。不可一世的沙西拉克很是嚣张,“听说这次要跟我打的人很厉害?小心被我KO哦!”面对方便的挑战,沙西拉克不屑一顾。

  力大如牛的沙西拉克在方便面前出了几招,便慌了神,因为他出拳总是徒劳,还招架不住灵活的方便,被打毛了的沙西拉克气急败坏开始用肘击,也没斗得过方便。

  再回头看,方便觉得那是一场奠定了自己江湖地位的比赛,从那时起,他有了更强的野心:成王。

  到如今,只要他出拳,就是赢家。

  在太原亦是如此,压轴出战的方便对阵葡萄牙的瑞卡德,控制着中远距离的方便一次次地让对手踢空,趁机还击,招招致命。掌控全局的方便未使全力,“今年还有两场比赛,我知道自己能赢下来,于是保留点实力。”

  战到此,外人看,感觉方便颇有几分独孤求败之感,可方便一直告诉自己: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有多强或是多厉害,永远都要相信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方便上一次输掉比赛,要回溯到2009年了,一晃六年,天翻地覆。

  其实早在11年前,2004年的全国武术散打锦标赛的决赛上,方便还输给过一个人,那就就声名在外的柳海龙。那时的方便初出茅庐,那时的柳海龙风光无限。如今,这场对决在方便心里已经被岁月吹打模糊,再回想起来,也是云淡风轻。“那时打不过他太正常了,实力压根不在一条线上。”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对阵柳海龙呢?

  即使信心满满,可方便仍小心翼翼,“他现在站在我面前,可能是一个大胖子吧!哈哈!没有如果……这个是没法说的,他的时代早已过去,而我的时代正在继续!”

  虽然,中国散打极尽风光的年代已经过去,柳海龙对于散打迷来说像一个神一般的符号,方便知道,在属于自己的时代里,他要做一点刻有自己印记的成就。

  在方便心里,对手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和时间。他也知道,给自己留下潇洒挥拳的时间已屈指可数,毕竟这个行当吃的是“青春饭”,毕竟年岁不饶人。

  如今的叱咤风云,是方便靠拳头一场场拼出来的。年过而立,方便对过去的辛苦,一笑而过。

20150227034034828-(1).jpg

全运会四年30万现在一场30万

  跟很多走上散打这条路的运动员类似,小时候的方便好动,顽皮,总惹是生非。方爸爸年轻时就很喜欢传统套路那一套,在村里总是跟着老师傅学两招,看儿子如此不安分,他便想了一个法子,等儿子初中毕业时,送方便到了离家乡蚌埠不远的蒙城武校,“散打王”苑玉宝是方便的大师兄。

  方爸爸的想法很简单,让方便锻炼锻炼,以后不受欺负。每周二小伙伴都会搬小板凳聚在一起看《散打王》——这档火遍大江南北的散打节目,影响了几代人,也让幼小的方便心里早早种下一颗种子:有一天,也希望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训练环境和如今不可同日而语。室内训练场巴掌点大,大冬天只能在室外练,风嗖嗖地如刀子般划过小方便的脸,可他愣是一句苦没叫,一声累不喊,“那时就迷进去了一样,一点不觉得是个事儿。”小伙伴下午训练两小时后,总想法子去放放风,可方便呆在武校继续练。

  那个年代,父母一个月给方便20元的零花钱,别人不够花,方便花不了,因为“没地儿花。”那个时候,方便的早饭标配是一个四两大的馒头,中间掰开来夹一个鸡蛋,就着两毛钱的白米粥,乐在其中。

  如今,开了自己拳馆的方便看着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学员训练的环境,直呼他们太过幸福,“以前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经历很苦,可看看现在的孩子,一天光伙食费就是三四十,还是在有空调的室内练,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努力得到回报,方便在市内拳馆的比赛中屡屡拿第一,他想找更大的舞台,可惜在安徽省专业队集训两个月后,方便没收到盼望着的通知书,只收到了合肥市体校的召唤,不过他拒绝了,方便想法很简单:要去就去最好的!

  吉林省队去安徽挑选苗子,邱教练一眼相中方便,尽管从温暖的南方去遥远的北方,方便不可想象。对方开出的条件让他动了心:只要在全国性的比赛打入前12名,便可获得保送上大学的机会,“那时觉得大学生还是很诱人的,好,那就去吧!”四五个小伙伴结伴去了吉林队的训练基地大连。后来,小伙伴陆陆续续因为吃不了苦而半途而弃。这些都没让很有主见的方便动摇。2002年,方便拿到了全国冠军赛的第九名,顺利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呆在大学的方便,一节课都没上过,边训练边打比赛,拿到了全国锦标赛的亚军,直到被保送到了研究生,可惜研究生还有一年毕业,方便下狠心,背着包放弃学业,开始了自己训练。

  在大学时期,方便还有过两次全运会的经历。2009年在山东,预选赛拿到第一的方便在决赛阶段一败涂地。那时的他非常清楚,全运会冠军意味高额的奖金,可以名利双收,“那时的奖金有30万,诱惑太大了,太想拿了,每天甚至睡不着觉,就是想着拿冠军。”

  回过头来,方便觉得全运会的不得意也是好事儿,“没拿到顺理成章退役,走自由的路,如果拿到了,也许会被分配工作,以后都没有自由了。”

  方便不后悔自己当时的选择,“那时觉得30万是个大事儿,四年才一次。可现在看,打一场也能拿到这个数。”方便错过了全运会的30万奖金,可现在一场商业比赛的出场费,方便就可以拿到这个数。

  很有主见的方便,没有辜负当时的选择,凭借着他的努力,他把家安在了上海,娶了当年上大学时遇到的女队友,有了自己可爱的小公主,在去年还开了一家拳馆,从最初的不到十个人,到如今已有六七十名学员。

  方便知道,给自己打拳的时间可能屈指可数,他想珍惜镁光灯下每一场挥拳的畅快,他也知道,未来还有更精彩的舞台等着自己。   

柳海龙  /   散打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