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和老弗爷 在一场错误时间错误地点的错误示威

李森11-09 12:35

  上周,皇马经历了新赛季最混乱的一周。首先是周二虽1比0胜巴黎圣日耳曼,却被媒体评论为“皇马史上最糟糕主场欧冠比赛”,接着又出现了一些令人恼怒的非足球话题:本泽马究竟有没有卷入对法国队队友瓦尔比埃纳的讹诈丑闻,一旦事实确凿,皇马该不该将刚续约的他解雇;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和C罗为什么要相互示威?

  皇马考虑转卖C罗的传闻,今夏即已出现。贝尔7月刚度过26岁生日,正进入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段,尤其是新赛季贝尼特斯尝试让他出任前腰,允许他在比赛中占有更多戏份,都不自觉地让人联想到皇马意图近期更换领袖,包括年过30的C罗。毕竟利用新帅之手来解决球星新老交替这一棘手难题,在皇马近代史上不是第一次:10年前,弗洛伦蒂诺就通过新帅卢森博格“边锋战术过时”的理论,驱逐了菲戈,让贝克汉姆在队中找到栖身之地。

3.jpg 混乱的一周最后时刻,皇家马德里客场2-3不敌塞维利亚。

  基于前车之鉴,C罗8月对德国《踢球者》杂志的说法,可以理解为自我保护——“我会不会有一天离开皇马?为什么不?我目前在皇马感到很幸福,但对未来,谁也不能打包票。”毕竟球星都有自尊,当觉得在皇马不再受到“尊重”时,C罗自会考虑改换门庭。

  然而,本赛季开打2个半月,贝尔因伤两度休战,且伤处都是左腿的同一部位,以及他打前腰至今仍显滞涩,这不得不使弗洛伦蒂诺对“易帜行动”重新评估。于是周二对巴黎的比赛前,他遇到C罗时迫不及待地施加压力说“我想我们应该谈一谈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外说”。弗洛伦蒂诺认定西甲是欧洲第一联赛,皇马是世界第一俱乐部,待人处事总爱居高临下。

  虽然C罗清楚,皇马的实力有助于自己攀登个人荣誉顶峰,但巴黎圣日耳曼同样财力鼎盛,正在强兵富国的道路上疾驰。赫莱菲出任巴黎主席后,已数次向C罗摇动过橄榄枝。“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C罗毫不示弱,边走边甩话给弗洛伦蒂诺,“我没说这话,我是以另一种方式回答他们提问的。”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上周五《巴黎人报》披露说,赛后C罗竟亲密地对巴黎主帅布兰克耳语:“巴黎圣日耳曼打得太好了,我真想与你合作。”不管这段“示好”的悄悄话是否真实可靠,C罗的这场秀却通过电视镜头让人有目共睹。皇马上层大为不满:你可以祝贺对手的良好表现,但这一幕发生在弗洛伦蒂诺和C罗互相示威之后,难免给外界造成C罗“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嫌疑。马德里媒体禁不住发问:“C罗,你究竟想打什么牌?”

  然而,C罗的牌还没有亮尽。上周五,英国的FHM杂志又披露了C罗的一席话。尽管在与皇马关系的问题上,C罗采取回避态度,但在今后去向上,他依然旗帜鲜明,“对于任何一个联赛、任何一个球会,我都不会关闭大门……我也认真考虑过,挂靴前到美国联赛打上一年,在那里生活和踢球,能丰富自己的经历。”消息传来,顿时引起轩然大波:这场内讧会不会加速C罗的离队?

  看来,弗洛伦蒂诺和C罗都选错了示威的地点、时间和方式。作为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不该在周二的壮行仪式中与球员聊非比赛话题,尤其知道摄像机在拍摄一举一动。更重要的是,在C罗该不该离队这种敏感话题的处理上,需要有一名内行的总经理来起到“缓冲”作用,即便主席想直接与C罗沟通,也应该私下里聊。C罗6年中在皇马名利双收,他的对外举动也应有所检点,只有将所在俱乐部的形象始终放在第一位,才会使对自己感兴趣的球会产生安全感。

  由于巴尔达诺离职后,皇马总经理一职一直空缺,于是协调气氛的责任就落到了经纪人和教练的头上。经纪人门德斯回答媒体说,“每天都会出现不同的新闻,每天都在改写新的历史,但我认为C罗将在皇马结束职业生涯。”贝尼特斯在上周六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说:“本周有了太多C罗的争论,但我眼见为实。我看到了C罗在训练中的三粒进球,我听到了其经纪人关于C罗将在皇马挂靴之说,我想这已经足够了。”对于法国媒体爆料C罗愿到布兰克手下踢球,贝尼特斯特地表演了一幕哑剧,他先和旁边的皇马新闻官耳语几句,然后说:“你们听不见我和他的对话是吗,这就是了,谁也不知道C罗究竟对布兰克说了什么,大家不必在这上面做无用功。”

  门德斯说C罗将在皇马挂靴,不过是一厢情愿。皇马会逐年补充球星,弗洛伦蒂诺也不会让高龄球员占据一个席位,不管他是劳尔、卡西利亚斯还是C罗。而出于好胜的个性,C罗也不愿在34、35岁后以替补身份在皇马出现。门德斯的话,是为了淡化目前对C罗的猜疑和争论。无论如何,弗洛伦蒂诺和C罗错误的彼此示威,已在皇马历史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痕迹。

C罗  /   皇马  /   欧冠  /   西甲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