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坚守在NBA时代里的最后一道堤坝——灰熊

杨毅11-10 14:19 体坛+原创

  先回答我三个问题:

  在这个拿国产手机都不许上飞机,卖个肾也要买iphone的时代,还有多少人坚持使用着“以人为本”的诺基亚?

  在这个是人就敢谈融资,不创业好像都不好意思活着的时代,还有多少匠人凭借着他们必生的手艺,有尊严不妄想的生活着?

  在这个NBA全面提速,纷纷学习着莫雷的体系去组建球队,不狂扔三分好像就压根没戏的时代,还有多少球队在沿用着1990年代的比赛方式,骄傲的抗争着?

786_1631268_447867_看图王.jpg 灰熊69比119惨败给勇士,包夹库里

  前两个,我不知道。第三个问题,如果在这个联盟中选出一支最老派但又最骄傲的劲旅的代表,答案只有:孟菲斯灰熊。

  连马刺都改了——用兵如鬼神的波波维奇早改了,马刺早就比从前更快,更机动,也更倾向进攻。只有灰熊,始终在用20年前的方式和理念,对抗着这个世界。

  而新赛季开始两周之后,给我最深的观感是,灰熊的方式和力量正在崩塌。崩塌的不只是他们的实力,也是当今世界老派篮球的最后一道堤坝。

  在昨天败给爵士之后,灰熊的战绩来到了3胜4负。可怕的不是暂低于50%胜率的战机——谁还没个开局不利,马高蹬低,而是他们输球的方式。他们输掉的前三场,第一场输给骑士30分,第二场输给勇士50分——如果说这两场是输给东西部卫冕冠军的话,第三场他们在波特兰输了19分,比赛再次在第三节就彻底失去了悬念。输给爵士,他们前三节又落后20分。是的,赛季才刚刚开始,调整的时间还多得是。但这样连续的惨败,崩溃般的被狂扫,连续发生在灰熊身上,实在不可思议。

  灰熊,是一支怎样的球队?在过去数年里,他们都是整个联盟最坚韧和最难缠的代表,他们打得是绝不美丽,但凶悍、顽强的比赛。他们的主场,被称为磨碎之屋,谁来到这里,都要经历身体和意志的锤炼,灰熊都要试图碾碎了你。他们不是一支能得高分的球队,但谁要想在灰熊面前得高分,也难比登天。

  灰熊的内心,充满了骄傲——如果你与整个世界的流行背道而驰,你必须充满骄傲,才能坚守着你的原则。上赛季联盟投三分球最多的四支球队最终会师在分区决赛(勇士,火箭,骑士,老鹰),这是新时代的重要印记。而灰熊的出手三分球次数,排名联盟第29,场均出手次数仅是火箭的不到一半。他们的标志黑白二熊,加索尔低位单打次数联盟第三,兰多夫低位单打次数联盟第四,全队低位单打联盟第一。他们的比赛节奏是联盟倒数第五,而在此前两年,他们都是联盟最慢的球队。

786_1631270_719270_看图王.jpg 黑熊兰多夫上篮

  灰熊,就是那么坚信他们先前的老派主帅霍林斯的方式和哲学,黑白二熊,又是最好的展现缓慢的阵地进攻的哲学的人选。他们屹立在这个越来越快的世界里,继续缓慢而坚定的行走。他们从来不是一支真正能竞争冠军的球队,但谁想拿冠军,都要迈过熊的身体,都要让熊扒层皮。他们曾经2比1领先勇士,还记得勇士被防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景么?灰熊的历练,让勇士完成了向冠军的进阶。再往前数,他们曾经3比2领先飞天遁地的雷霆,直到兰多夫被停赛;他们曾经击败过空接大队快船,格里芬一见兰多夫,就再也跳不起来了。

  但现在,新一季开赛两周之后,仿佛一切都不同了。黑白二熊仿佛从赛季一开始就进入了疲惫期,加索尔的疲惫从他的眼神里,从他所有的肢体语言里透露出来,而兰多夫很少再摇晃着他的黑脑袋。黑白二熊在比赛里很少再去杀伤内线,他们的技术统计和以往相比几乎都打了六折。当熊的领袖不再杀伤,他们就像失去了熊掌和尖牙。他们篮板失守,退防不力,强度不济,状态低迷。他们被那些能快速奔跑,能精确远投的对手们轻松的击穿了,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当他们被轻易攻下110分以上的时候,灰熊还有什么生存之力?

  很难解释灰熊竞技状态的如此低迷。他们并没有运动员在夏天参与国家队的赛事。这也不像是火箭遭遇的问题——哈登他们纯粹是玩大了,没有为新赛季做好准备。随着赛程密集,比赛深入,以赛代练,哈登的竞技状态迅速复苏了,这就是竞技体育的规律。但灰熊并不如此——他们的运动员并不那么爱玩,也没有随着赛季深入而状态复苏,反而越打越累。他们的防守,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在每个回合里跟你磨豆子了。

  看上去,灰熊就像耗尽了真气。是的,他们还能击败像国王(没有考钦斯)和篮网那样的弱队,但他们不再像过去那样令人恐惧。你可以想见的是,这样一支球队,在过去几年磨碎对手的同时,他们自己的消耗也超过了联盟中的绝大多数球队。奔跑,投篮,才是轻松的比赛方式,半场阵地、寸土必争、激烈的对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那样鏖战了五年之后,灰熊仿佛也磨不动了。他们最大的武器——熊掌兰多夫,已经34岁,场均罚球降到不足3个,7场球里有3场完全没有罚球。

  失利里比战绩更大的伤害,来自对他们的内心。他们非常清楚,这是个怎样的世界,别人都在怎么打球,而他们自己在怎么打球。当你一场球输掉30分50分的时候,当你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标志——内线杀伤和防守之后,你一定会思考:我们这样打还行么?管理层的思考和动作也许会更迅速:我们还要这么继续坚持下去么?

  在洪流里不受裹挟的人,不但要有自信,更要看到坚持的效果。像我今天开头问的第一个问题:还有多少人坚持着用诺基亚呢?我指的是那样的老式非智能机。我是一个很害怕改变的人——从iphone4s开始,我才开始改用智能机。我仍然喜欢诺基亚的操作系统,我仍然想坚持我的习惯,但我非常清楚的知道,如果我想用那些对我有用的软件,如果我想更有效率的使用一台手机,是到了换它的时候了。

  同样,我尊重匠人的沉静和钝感。他们不那么快的感知世界,就做一个自足的手艺人。但当门外的各种消息都是哪家店铺又融资几千万,谁玩股票又挣了1个亿,要不谈个5000万以上的买卖都不好意思去漫咖啡的时代到来,你不会听不到的,你很难心头没有波澜。

  几个月以前,我的一个大姐和朋友在北京郊区怀柔开会,中午没来及吃饭,敲了个农家院的门,想进去买几个蒸玉米。就在主人进屋拿玉米的这1分钟,旁边窜过来一个小伙子——他刚才一直蹲在地上剥蒜——他从兜里掏出一张揉的像手纸似的写满了字的纸,用不知是哪儿的话问我那大姐:大姐,我看你是个精明人,你给我看看,我这个商业模式能不能上市?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我大姐落荒而逃。买俩玉米,差点儿交了笔融资。

  我猜想,灰熊的管理层——他们的老板,也一定会思考,或者早就在思考,我们要不要跑起来?我们跑起来打会怎么样?所有人都跑,就我们不跑,我们还行么?

  可要灰熊完成转型,是一件太艰难的事情。他们的所有主要运动员,都是围绕着最古典的半场阵地进攻组建起来的。黑白二熊,运动能力不佳,移动速度缓慢,无法在快速的攻防回合里立足;托尼阿伦,联盟里攻防最失衡的锋线,在一支强调速度和投篮的球队里,他根本没有机会生存;康利,一位在俄亥俄州里大学跟奥登一起打出来的核心后卫,习惯了和大个子一起打球,是联盟里最传统的后卫之一。如果你想改变灰熊,就意味着要把原先的一切全都打碎,打碎你的阵容,打碎你的文化,打碎你原有的骄傲。

  谁也没有办法保证,你能在交易里得到你想要的运动员,你在打碎原先的体系和球队之后,能建立起一个更好的体系和球队。

  这就是灰熊的进退维谷。不改变,他们的巅峰已经过去,正在缓步迈上下坡路;改变,遵从,或者说盲从时代,失去自我鲜明的风格,也没有人能保证改变的效果,可能更糟,四大皆空。

  灰熊只能在犹豫里前行,但没有人会等待他们。当我看到他们渐渐失去了自己的风骨,我的心中满是哀婉。如果灰熊不那么打了,就是一页历史的终结。再也没人那么打了。

  在马刺、快船、勇士、火箭、雷霆五强争霸之外,灰熊一直被视作西部季后赛不会缺少的力量,是威胁西部五极的第六极。但现在,也许西部固定的季后赛门票已经少了一张。

  我祝愿他们,再咬咬牙吧。

 

灰熊  /   NBA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