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泽马涉嫌性爱视频外流丑闻 公布录音能否还清白

体坛Plus11-14 13:02 体坛+原创

11月10日(周二)早间,法国欧洲广播一台(Europe1)公布了一份本泽马与发小泽纳蒂长达20多分钟的电话录音,对话发生在10月5日,由警方监听本泽马的手机而得到。

本泽马的律师科尔米耶对此声称:“公布节选的电话录音是个丑闻!我发现一些片段被断章取义了……我们不能公布一些筛选后的片段,故意抹黑当事人。”科尔米耶还表示:“亚库伯维茨(本泽马的另一位律师)和我已经要求法官以‘泄露庭审秘密罪’进行补充审理。我们想知道向媒体透露录音内容的人的身份。如果他们是想通过这种手段影响证人(瓦尔比埃纳即将出庭),我们决不能袖手旁观。我们将会证明本泽马的绝对清白,对此我毫不怀疑。”

B~@R0%]S`C3P[CRM)NU{T69.png 2014年6月4日,法国队在克莱枫丹基地备战世界杯,本泽马搂着大笑的瓦尔比埃纳。但本泽马真的把瓦尔比埃纳当朋友吗?

正是出于还原事情真相的目的,我们决定几乎全文公布双方的对话录音。

本泽马:我已经和他(瓦尔比埃纳)见面了。

泽纳蒂:你觉得怎么样?

本泽马:我的真实想法?

泽纳蒂:是的。

本泽马:我觉得他没把我们当回事儿。

泽纳蒂:不会吧……

本泽马:是的。

泽纳蒂:也就是说实际上他绝不会让步?

本泽马:是是是,他没把我们的话当真。

泽纳蒂:他跟你说啥了?

本泽马:他开始认为这是个玩笑……我说,“我会安排好,只要你去见那个人,我向你保证不会有视频备份。”他问我视频里能否看清他的文身,是不是全都能看见。我跟他说,我是认真的,在视频里我什么都看见了。他说他明白,但他想知道他们(掌握录像的人)想得到啥。我说对此我一无所知。他说,“恩,他们想要钱。”我说如果我有这样一份视频,肯定还想制造点舆论影响,如果男主角是你,那影响还不一般呢。

泽纳蒂:对。(笑)

本泽马:兄弟,兄弟,你会终结他的生涯。他出门会被扔西红柿。我跟他说,这不是舆论影响问题,而是事关面子。

泽纳蒂:嗯。

本泽马:我还跟他谈到了家庭。我跟他说这和舆论没关系,我们都不在乎。我说,“如果他们把视频和图片流出,对你来说没啥,你妈妈、爸爸以及你妻子,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总之被他们看见的话……”我这么说完,他就一直在思考。我说,“你随便,我在国家队呆到周日,如果你给我电话号码,我就把号码给我朋友。他会来里见你,你和他聊聊。如果你不想的话,也可以,我就是提醒你一下。”

泽纳蒂:好的,兄弟,你干得漂亮。

本泽马:我就是这么跟他说的。我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应该会给经纪人打电话,告诉他别人手中有他的视频。我跟他说,别找中间人、律师、朋友、经纪人、警察,你能想到的人都不要有。

泽纳蒂:嗯。

本泽马:我告诉他:“如果他想视频被销毁的话,我朋友可以来俩,你直接跟他见面,不要派任何人去。”

泽纳蒂:继续,干得不错。

本泽马:他问我视频是哪来的,我跟他说我对此一无所知。

泽纳蒂:他睡觉时,会发现你说的都是事实。

本泽马:不会的,我跟他说的时候他已经吓得煞白了。

泽纳蒂:嗯。

本泽马:他问我在哪看到的视频,时长多少,情节是啥样的……我看到他简直快被吓死了,都快呼吸困难了。

(泽纳蒂笑)

本泽马:你见过他震惊的样子吗?你见到了吗?他跟我说,“你知道是谁最先跟我说这件事的么?是西塞。”我跟他说,西塞也遇到过这样的麻烦。

泽纳蒂:嗯。

本泽马:我跟他说,西塞是怎么做的?他回答,“西塞付了钱。”我问他,“那他的视频外流了么?”他说没有。我说,“当我向你保证视频不会外流时,就不会外流。我跟你说这事,因为当我看到这个视频时,我没法在更衣室里跟你说。他们想什么时候放出视频就什么时候放出。欧洲杯时?我跟他说,“欧洲杯是好时机。如果我有这个视频,才不管你要钱,我会把它卖给记者。”你看,我是这么跟他说的。

泽纳蒂:嗯。

本泽马:他跟我表示了感谢,并说给他一两天的时间思考。他会给我打电话,让我把联系方式给他。(笑)

泽纳蒂:(笑)这是为了他好,兄弟,我们是在帮他。

本泽马:我是在帮他。我跟他说,“这事与我无关,我是来告诉你的。”他说我够意思,还问我,“他们想要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与我有关的事到此为止了,现在我的朋友(泽纳蒂)将接过接力棒,他认识握有视频的人。掌握视频的人只有一个,我不认识,但我朋友认识。现在你想解决问题,就给我你的电话号码,我转交给我朋友,你和他会面。”

泽纳蒂:太棒了。

本泽马:我跟他说,“(泽纳蒂)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我兄弟一样。”

泽纳蒂:嗯。

本泽马:他问我,如果是我会怎么办?我回答,“我不在乎外面的风言风语,所以我会为我的家庭付这笔钱。”我跟他说,“如果因为担心舆论压力,你事先通知你家人,而他们不在乎的话,那就让他们放出视频吧。”我跟他这么说的。

泽纳蒂:嗯,兄弟,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跟他说。(笑)不管怎样,兄弟,我们可以解决这件事。如果他不想付钱,那就让去对付那些“食人鱼”吧。

本泽马:他们会朝他身上尿尿的。

泽纳蒂:他们会朝他尿尿,兄弟。

本泽马:那些“食人鱼”会把他吃了,兄弟。

泽纳蒂:是啊,你跟我说他是个好人,他们或许只想管他要两张球票呢,反正让他自己去应付吧。

(本泽马笑)

泽纳蒂:恩,只能帮他到这了,剩下的就看他怎么想了。

本泽马  /   瓦尔比埃纳  /   法国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