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令科比敬畏 令对手胆寒的人——维斯布鲁克

李淼11-17 15:52 体坛+原创

韦我独尊

  在俄克拉荷马城南部25分钟车程远的地方,有一所名叫纽卡斯尔的高中,这是一个远离现代都市喧嚣的僻静场所,顺着62号公路,你能很轻松地找到这个地方。不过,在高中球馆里,却是人声鼎沸,确切地说,总有一个人在大喊大叫。那个运球疾驰的年轻人并不瘦弱,肌肉线条如石凿刀刻,他完美地结合了力量与速度。拧眉立目、牙关紧咬……他的脸上清晰地表达着自己怒不可遏的心态。脏话成串地从他嘴里冒出来,这一定会让你质疑他到底有多不开心。这是雷霆的公开训练,场地边上坐了不少前来观看的球迷。不过,拉塞尔·韦斯特布鲁克可完全不在意,他依旧会大声斥责几乎每一次哨声。韦少对队友伊巴卡的失望情绪,似乎已经增长到了顶点。这不过是雷霆新赛季的第一次训练课,正常来说,经过了一个夏天,每个人的默契程度都需要进行调整才会达到最佳。所以,在挡拆防守中,略显生疏的配合,并不足为奇。

1111-russell-westbrook-launch-4_看图王.jpg

  “拜托,要么我们就打回小个阵容。你看看伊巴卡那份愚蠢的样子,”韦少咆哮着。

  站在一旁的杜兰特走了过来,像以往任何时候一样,用大手胡噜着韦少的脑袋,试图让后者的情绪安静下来。负责首发一方训练的助教达科·拉贾科维奇也试着安慰韦少。“告诉我你需要什么,告诉我,我马上调整。”莫里斯·奇克斯也走了过来。“到底怎么了?”这时,愤怒的韦少终于说话了:“压根没人协防!如果我从这边过去,应该有人站在身后来跟我协防,这就是我XX的为什么不绕前的原因!”

Durant-westbrook.jpg 杜兰特和韦少

  “可这样防守会给对方留下三分空位。”奇克斯回应道。韦少沉默了几秒钟,狠狠地骂了一句“FXXK”,然后重新投入到了训练之中…… 

  看吧,虽然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训练,可韦少还是如此认真。这样的性格,从他儿时就已经铸就。

来自康普顿的孩子,他不是控卫,但他真的很能打

  康普顿是不可毁灭的,一直以来从未改变。这里有自己的节奏,有自己的历史。这里承受着人们想象不到的负担,也因为苦难而被人熟知。当然,不是所有的痛苦都像魔鬼一样。有时候,这里也会诞生希望,不过,不是来自这里的人,是不会理解的。

3C35.tm.png 韦少高中时期

  是的,这就是韦斯特布鲁克出生的地方,这个天生带有高颧骨的孩子,只要心有不悦,就会立刻表现在脸上,看上去很愤怒。他了解康普顿的历史,熟悉这里的节奏,更清楚什么叫做痛苦。

  韦少非常特立独行,他能戴着从超市买来的太阳镜,也会用令人咋舌的扣篮彰显自己的能力。他的激情无与伦比,而另一方面,他在流行文化或者时尚上的品位,也令人捉摸不透。不只是他自己,实际上,没有人能准确解释这是为什么。

  康普顿是这一切的起点,又或者杰西·欧文斯公园,又或者韦少童年时的狭小卧室。“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进入NBA,”韦少说,“NBA里有很多球员在他们八岁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牛逼了,可我在17岁之前,还什么都不是。”

  康普顿和美国很多城市一样,有破败的建筑,有那些永远闪烁着警灯的街道,生长着荒草的废墟,比比皆是。可再破,那里也是家。“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真的很不容易,”韦少说,“在那里的成长教会了我很多,而且对自己的出生,我始终很自豪。”

  沿着康普顿大道一直走,在41街的位置,你会看到关于韦少故事的起点。

  大清早六点半,本·霍尔兰德走进卢欣格高中破旧的球馆里,让这位UCLA主帅最为兴奋的是,正在球馆练球的韦少让他眼前一亮,一扫之前的困意。那个时间点,除了韦少,体育馆内再无第二人。在此之前,霍尔兰德听说过韦少的速度很快,也知道韦少的防守很卖命。那时候,主教练只是以为,这个孩子或许能给大一新生达伦·科利森做个替补。

  几分钟之后,卢欣格高中教练雷吉·莫里斯见到了霍尔兰德,两个人简单地聊了聊,莫里斯向霍尔兰德保证,征召韦少一定不会后悔。

  两个人说话时,韦少正在更衣室里拉着队友们开会,韦少充满激情的演说,让每个队友都很兴奋,就好像一会就要在球馆内进行全美大赛一样。不过,那只是一场普通的训练,韦少说完,带着队友们踏进球馆后,迎接他们的只是又一次不同的训练。

  “这孩子天生就像个领袖,真的印象很深刻。”霍尔兰德说。后来,当他回到UCLA之后,立刻与之前引荐韦少的助教凯里·凯汀聊了起来。

  “那个孩子不是控卫。”霍尔兰德说。“我从来也没有说过他是控卫,”凯汀说,“我只是说,这孩子真的很能打。”

继承父亲的基因,疯狂单挑手,打造更强的战士

  真相是,霍尔兰德和凯汀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拥有什么,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喜欢韦少,凯汀已经观察了好几年,要知道他很久没有这么认真过了。凯汀的同事,助教丹尼尔斯也看过韦少的高中比赛,投了两个三不沾,做出一连串糟糕的决定,比赛中总是很沮丧,看上去很不情愿——通常情况下,这会导致孩子们失去奖学金。不过,丹尼尔斯的意见和凯汀一样:“这孩子绝对能行。”

Russell-Westbrook-Dunk-Wallpaper-35_看图王.jpg

  韦少的好胜心、专注程度让他在每个回合中,看上去都是主宰;他的速度和臂展轻松就能统治防守,大多数情况下他所犯的错误都是因为他想让队友们也参与进来。另外,韦少的轮转意识、起跳,包括投篮动作,都远比预期的好很多。只是在场上显不出来。

  “你不能因为一场糟糕的比赛就下定论,”丹尼尔斯说,“你得看到韦斯特布鲁克的潜力,这小子能轻松把球放进篮筐里,他就是块璞玉。”

  韦少在场上近乎疯狂的风格,很大程度都是因为他老爸的缘故。当年,作为康普顿的一号单挑高手,韦少总是被带到各处球场看着老爸用华丽的进攻撕碎对手,当然,还有那股流淌在家族血脉里的狂热。

  老爸经常逼着韦少做俯卧撑、深蹲,让孩子带着沙袋完成各种各样的训练内容。“你要比所有人做得更好,知道吗?所有人!”韦少现在还能想起老爸当初的咆哮。

  除了练球,少年时代的韦少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宅着,原因很简单,父母想让他远离街头上的那些烂事。当时,韦少想去华盛顿高中,但是老爸坚持认为那不是什么好学校,于是,韦少选择了卢欣格高中。

  韦少刚入校的时候,身高也就1.8米出头,但鞋子却要穿47码,那时候他能力平平,根本就没什么业余联赛愿意吸纳他,而韦少也不想去看报纸上那些记载球员们取得成功的故事。“我不在乎谁是这座城里最好的球员,老实说,从来没有关注过,”韦少说,“那时候,我没有想过成为什么样的球员,我选择打球只是因为我不想惹上任何麻烦。”

  韦少的进步很快,场均25.1分8.7个篮板3.1次抢断,让他很快成为加州联赛第三阵容的球员。不过,凯汀很清楚,要想让韦少获得奖学金,除非是当时在UCLA能轻松打爆科利森的乔丹·法玛尔宣布参加选秀,否则韦少不可能拿到奖学金。

  好在,一切都很顺利,法玛尔进入NBA,这给凯汀、霍尔兰德充足的机会去征召韦少——本来,韦少准备好加盟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但是法玛尔的离开让他回心转意。霍尔兰德说,他到现在都忘不掉去韦少家里时的样子,韦少坐在父母中间,一双大手扶在腿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身高的孩子有这么大的手和脚,他绝对还会再长个,会变得更厉害。”霍尔兰德说。

踏进南加州的温暖,疯狂单挑手,打造更强的战士

  韦少的生活圈子很小,但他在UCLA交朋友却非常容易。当他在17岁踏进校园之后,他也充满了对南加州之外事物的好奇与渴望。

  在他大一之前的夏天,他遇到了来自波诺马的女孩,妮娜·厄尔。两个人都是作为校队新成员进入校园的,而且妮娜也经常和韦少分享着对篮球的爱,当然,两人很快就坠入了爱河。霍尔兰德说,那是他见过最美好的一对情侣,两个可爱的人手牵手,美极了。

0.jpg 威少和他老婆海边度假

  韦少在大学时代里,再也不宅着了,他游荡在校园里每一个角落,在不用训练、学习的时间里,充分享受着校园生活带给他的乐趣。他喜欢看田径比赛,也喜欢看软式棒球比赛,当然,他也不愿错过女篮比赛,至于UCLA的橄榄球比赛,更是一场没落。

  “这家伙简直就是校园里的头号明星。”霍尔兰德说。

  韦少的性格吸引了很多与他并不相同的朋友。那时候,韦少和卢克·巴莫特是形影不离的朋友,高他一级的巴莫特经常开车载着韦少去球馆训练,但真正让韦少感兴趣的,是来自喀麦隆的巴莫特让他了解到了另一个国家的文化——巴莫特让韦少成了hip-hop高手,还录制了不少音乐。

  在大一的时候,韦少在客场比赛中,经常和二年级的阿隆·阿夫拉洛同住一室,学长回忆起韦少时说:“这小子真是太活泼了,性格也不错,话匣子打开之后就再也合不上了。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很多欢乐的时光,相处得也非常融洽。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被分在一起,但这小子真是个不错的室友。”

  韦少不止和队友们相处融洽,在校园里,他对每个人都非常谦虚、和善。他会与到访的中国留学生一起玩自拍,也会和七八十岁还愿意继续读书的老人们,一起愉快地谈天说地。

  为了更好地了解自己手上的球员,担任UCLA助教的丹尼尔斯经常和球员们聊天,话题很随机,想起什么说什么。

  有一次训练课结束后,丹尼尔斯问韦少:“谁是你最喜欢的球员?”

  “保罗·加索尔,”韦少不假思索地说,“我就是喜欢他的比赛。”这样的回答让丹尼尔斯很吃惊,他从来没有想过,像韦少这样一个能飞善扣,跑起来就像闪电一样的球员,居然会做出这样一个选择。但仔细回想,这样的答案并不吃惊。

  “从他对比赛的了解以及对比赛的热情,那个回答并不太令人吃惊,”丹尼尔斯说,“他对所有的事物都很感兴趣,那不仅是因为他在UCLA读书打球,那是因为韦斯特布鲁克本身就是这样充满好奇的一个人。你不可能随便就给他贴标签,完成对他的定义。”

迈入NBA的大门,就是不减速,用自己的方式成功

  韦少是个很乐观的人,不过,在他初登球场的前两周里,韦少却迷失了很长时间。“我那时候对他要求有些太严苛了,”霍尔兰德说,“我不断催促他,有时候甚至给他太大的压力,让他一时间透不过气来。”

66587b9685147dbdd25c3773d629c7bd_看图王.jpg

  在防守训练中,韦少本应该在完成投篮之后迅速回防,不过,他几乎每次都试图去拼抢进攻篮板球。霍尔兰德纠正数次无果后,直接把韦少赶出了训练场。坐在场边,韦少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几天之后,凯汀重新关注韦少,对他的所有肢体语言都细心观察,然后对韦少的语气、反应,做出了一番新的评估后,助教拉着霍尔兰德说:“教练,不要去听韦少怎么说,听他说了什么。”

  这就像是打开谜题的钥匙一样,韦少突然间在霍尔兰德手上变得好用起来,UCLA也因此开始取得不断的胜利。当然,霍尔兰德还是更相信阿夫拉洛-科利森这对组合,他们对主帅所倡导之体系执行得很到位,而且,他们也没有办法让韦少能够慢下来打球——这样一来,韦少在球队中的存在,还是显得多少有些突兀。

  “他实在太快了,那种速度只有他自己才能有。”霍尔兰德说。

  结果,大一时期的韦少场均出战9分钟,数据只有可怜的3.4分0.8个篮板以及0.7次助攻。

  不过,在大一之后的夏天,韦少拿出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训练中,每天早上六点就起床,然后一头扎进球馆里玩命练习投篮,下午则进行力量训练。这样一个夏天之后,韦少开始找到了不少NBA球员所在的球馆,试着与他们交手,其中不乏科比、加内特、安东尼这样的大腕。然而,并没有多少人能够跟上韦少的速度,在他的运动能力面前,NBA球员也无能为力。

  到了大二,韦少成了首发,比赛尽在他的掌控。对着密歇根州立大学,韦少出场40分钟只有一次失误,进攻端他随心所欲。这一年,韦少在极少犯规的情况下,成功夺走了PAC-10最佳防守球员的奖项。

  也正是在这一年之后,霍尔兰德极不情愿地送走了韦斯特布鲁克,看着他进入NBA选秀并拿到不错的顺位后,霍尔兰德说:“这正是你一辈子最渴望执教的球员,是不可思议的领袖,总是充满了正能量,愿意拥抱一切,球打得好,人品也好,真是太想念这小子了。”

  宣布选秀之后的韦少,曾经和训练师罗伯·麦克克拉纳格一起练球,不过,带过科比、诺维茨基和勒布朗的麦克克拉纳格却强烈建议韦少把速度降下来。“在这个联盟里,慢就是快,比起让你跑得像飞一样,我更希望你们能慢点打。”训练师说。

  不过,韦少却努力用一周七天的训练节奏,与麦克克拉纳格的理念抗争。后来的结果是,韦少按照他的速度全力冲刺,然后在指定的区域将速度突降到零,完成罚球线附近的干拔跳投。

  那时候,超音速老帅卡莱西莫不想选韦少,他更希望挑一个像布鲁克·洛佩斯这样的大个子,但是总经理普利斯蒂在看过韦少选秀前最后一次训练后,就坚持认为:非他莫属。再后来,卡莱西莫虽然也认可了韦少的能力,但是因为开赛之后1胜12负的成绩,让他根本没有机会再去执教这个神奇的少年。

  是的,如你所见,斯科特·布鲁克斯来了,他也用了很长时间才和韦少建立起了信任,并且把韦少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这个来自康普顿的孩子,一个在大学里并不被看好的少年,成了MVP候选人,并且四次入选全明星,拿走一次全明星MVP、一次得分王,还有一枚奥运金牌。

尾声

  回到文章开头所说的那次雷霆公开训练里,伊巴卡因为掩护之后换防不及时,留给史蒂夫·诺瓦克一个大空当,结果新秀卡梅隆·佩恩的传球让诺瓦克轻松投进了压哨三分球。

  “FXXK!什么狗屎玩意儿!”韦少暴怒,他的眼睛死死盯着伊巴卡,恨不得把后者生吞活剥。

  回到替补席,韦少已经很愤怒,坐在离队友一米远的地方。韦少双目怒视前方,实际上他什么也没看,双臂扶在膝盖上,双拳紧握。他的身体周围似乎燃烧着因愤怒而起的火焰……

  杜兰特走了过来,拍了拍韦少的脑袋。“路还长着呢,零号先生。”杜兰特说。那之后,不少队友也走来用各种方式安慰韦少。新任主帅比利·多诺万走了过来:“我觉得你最后一攻时的那次传球真是很棒,意识真不错。”

467D.tm.png 杜兰特(左)和韦少

  韦少仍旧没有任何反应,任凭新主帅拍着他的肩膀,一动也不动。站在一旁的多诺万有些尴尬,很快便离开了。

  这就是韦少的处理方式,从他开始打球那天起就没有改变过,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但他清楚如何打出更好的比赛,“我不在乎其他人怎么看待我,永远不会。”韦少说。

  你没法改变他,没法改变这个来自康普顿的少年,没法让这个坚不可摧的人就那样轻易倒下。因为他是拉塞尔·韦斯特布鲁克,因为他知道自己该做好什么。

维斯布鲁克  /   雷霆  /   杜兰特  /   NBA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