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斌:荷兰陷低潮急需后辈补充 推行校园计划2.0

张斌11-19 11:38 体坛+原创

灾难不仅属于我们,再强大的足球巨人都有泥足之时,2015年,荷兰哄然倒地在欧洲杯扩军之年。在土耳其、捷克和冰岛的围攻之下,橙色军团步履维艰,缺乏想象力,防守疲弱,进攻迟缓,没有胜利实在可怕。

错失一届大赛并非是悲剧的全部,原本引以为傲的进攻体系不再火力四射,更为悲催的是以阿贾克斯为代表的青训文化显露颓势,罹患肺癌的克鲁伊夫发出警告,荷兰作为一个伟大足球国度的时代正在过去。此时的场景多像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度低迷的法国,多像本世纪初败走欧洲杯的德国,一次荷兰足球的再出发悄然开始。高傲的荷兰人逐渐安静下来,哪怕如今再有多少自家球星在豪门闪耀着,但眺望通向未来之路,后辈才俊并不如期待一样澎湃成长,以至于荷兰媒体悲叹——“荷兰足球跌入代沟之中”。

46C6.tmp.jpg

学习好榜样,说干就干,法国人和德国人可以做到十年之内救赎自己,荷兰没有理由就此沉沦。往事不要再提,“全攻全守”深刻变革足球世界的时代太过遥远了,如今要敞开心门,以谦卑之心学习近邻。荷兰足协似乎早有准备,推出即将年满60岁的名帅滕卡特主导此次变革,这位曾在阿贾克斯、切尔西、巴萨和山东鲁能执教的名宿需要尽快先给出答案,到底荷兰在青训体系建设上与近邻国家存在怎样的差距。明年五月,依据分析结果将在荷兰全境推行一项崭新的举措——“荷兰校园2.0计划”。而这份计划也绝不仅仅限于青训层面,想必也会深入设计到荷兰足球的基因再造问题。

目前,2.0计划还处于蓝图阶段,费尽心思也找寻不到完备的文本,从字面理解,是否荷兰也要通过教育体系来解决足球青训的基础问题呢?此前有机会接触来华培训中国在校生的荷兰海牙俱乐部教练,问过他们荷兰的校园足球是不是很繁盛,得到的答案是荷兰没有什么所谓的校园足球,孩子们在校园里上好体育课就好了,如果想课余踢球的话,各个城市都有数量充足的职业俱乐部青训学院可供选择,这是荷兰足球后辈人才最有效的孵化器。

英国人也在找寻2.0计划,也是求而不得,但他们还是很钦佩荷兰足球务实之处,他们的媒体并没有“吊打”明显有短板的主教练布林德,因为没有人发自内心认为这位过渡性人物是这次灾难的真正元凶,因此上下可以达成共识做深度改造。而英国人以往的做派是,一定要先埋葬肇事主帅,然后在争论继任者人选时耗费掉所有的心力。

荷兰人平心静气复盘欧洲杯预选赛全过程,关键败因只有一个——就是没有后辈英才可供补充,在与捷克队最后的关键一役中,主场阿姆斯特丹2比3憾负,90分钟拼争中居然派不出一个25至31岁的球员出场,这就是所谓的“代沟断层”之说。当斯内德和范佩西体系低效后,德佩一代成色不足,尚不能担当重任。如果再不能从根本上系统再造,荷兰沦为二流并非危言耸听。

荷兰足协的急就章上个月出台,滕卡特领衔,辅佐他的还有荷兰足协足球发展协调官鲁伊文和U16国家队主教练埃德温,未来还会有三位顾问加盟。荷兰足协技术总监古斯在评价滕卡特时用了几乎完美的评语——“他拥有非常体面的执教经历,尤其是在著名俱乐部执教的经验可以帮助我们彻底搞清楚如何将青训学院与强队的更衣间连接起来,他有着真知灼见。”与一线名帅比较起来,滕卡特执教生涯大多是平凡的日子,他并非是荷兰传统豪门打造,虽有战术大师的美誉,但最近几年始终不太得志,因此也才有机会被荷兰足协选中来参与复兴大业。

12月份,荷兰足协将召开代表大会,会上将会着重听取“荷兰校园2.0计划”的第一版,并着手壮大滕卡特的团队。在这份计划中预计将有一部分谈及最近几年中荷兰足球风格的偏差之处,长久以来,克鲁伊夫和米歇尔斯两位大师清晰地定义荷兰足球的核心要义就是“传球”,其余皆是次要因素,因此荷兰足球一向强调控制,但是近来对于控制的追求愈加偏狭,一位足球记者根据技术统计得出结论,荷兰队之所以进攻速度缓慢并非完全是受制于技术欠缺和热情缺失,关键是在本方半场传球消耗太大,此种踢法被温格戏谑地喻为“不育的控制”,专指踢得漂亮但进球匮乏的窘境,克鲁伊夫则将荷兰队讽刺为“世界传球冠军队”,同样有此基因的巴萨恐也有困境。

打法反思容易,但改变太难,找寻到闪亮新星则是更难。当下的荷兰人实在是嫉妒比利时、德国和法国青训锤炼出来的技术出众且创造力蓬勃的新新一代,而在以往这类型球员往往会被冠以“典型的荷兰人”,可如今荷兰青训总有力不从心之感。公允地讲,哪怕荷兰队输得如此难看,但是人们依然认同荷兰青训尤其是10岁至18岁堪为模范,但是18至21岁的职业球员关键的转化期则水平较低,教练员普遍缺乏将好苗子转化为高等级职业球员的超级能力,“荷兰校园2.0计划”对此将重点发力。

荷兰足球走向强盛大约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在阿姆斯特丹流行的叛逆对抗文化塑造了在街头踢球的几代孩子,让叛逆和对抗的色彩成功添加进了足球基因乃至国家现代化之中。荷兰足协不仅调整打法,还要再度激活荷兰社会中的个人主义风潮,让每一个踢球的孩子可以再个性化一些。

足球观察家奥克最近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论断,我们读来都有些小的心理呼应,“荷兰是一个自由的贸易国度,但在一些最重要的事情方面则显露出更像一个共产党国家,比如灌溉和修建堤坝。如今,这一切又都发生在足球领域里了。我们需要一个完美的计划,一切好像就能成功了。”如果真是如此,那就看“荷兰校园2.0计划”吧。

荷兰  /   校园2.0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